学校的收费与总理的大衣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4 条评论

--2006年第八周的事情
(2月19-25日)

  19日 今日,网站点击数突破2万人次。
  晚上,在奉的部分高中同学聚会。通报近期同学工作、生活动向,同时谈天说地、针砭时弊。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19日曝光了八所教育乱收费学校,乱收费金额总计2270万元。其中奉化中学不幸名列其中,具体情况是,在公办学校设立“校中校”,去年按照民办学校的学费标准,招收学生869名,初中每生每学期收费2000元至4700元、高中每生每学期收费6000元,合计多收345万元。教育收费问题,已经被国人痛陈为国人脱富致贫的主要原因之一。前些年,教育的以市场化为取向的改革,一方面大大地促进了教育的飞速发展,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教育超前发展所带来的政府难以承受的负担。奉化中学是因为需要创建省重点中学达到硬件而负债建设,显然超出了现阶段政府的承受能力,没办法,只好将负担转嫁到家长和社会身上。可以说市场化助长了教育的高档、贵族化,反过来又直接导致了家长负担的增加。现在的中学,学生的主要内容就是读书,好多附属设施除了应付上级检查,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如体育场,简陋一点,豪华一点,与学生的身体素质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图书馆、音乐厅等,本来就是为少数学生服务的,有没有跟整个学校的学生素质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关系,但为了应付上级的规定,要上等级,非搞不可。这样只能铺开摊子,由家长来买单,政府也变成了商人。可以说,类似的问题全国很少有地方没有的,但是今天谁曝光了谁倒霉,难怪有网友说,奉化中学,你一路走好。

  20日,中华网报道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日上午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结业式上强调,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须实行城乡统筹,加大对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支持力度。温家宝说,要认真贯彻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方针,坚持“多予少取放活”,尤其要在“多予”上下功夫。下决心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范围,加强政府对农村的公共服务,将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转向农村。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梦已经做了五十多年,但是农村的面貌,近些年出现了严重的二极分化。富裕的农村已经跟城市无异,在东南沿海地区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由农村一夜之间演变为城市的神话。但是也有一些农村,几十年来面貌依旧。有的地方的基础设施甚至还不及人民公社时期健全。现在中央又重提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提出了建设新农村的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只是不知道到具体一个农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对于农民来说,一万个农民以上中有一万个新农村的希望和要求,但是如果要实现这个些个梦想,不知道应该付出多少成本。农村如果要实现与城市完全一样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本要双城市集中建设大得多,曾经听说过为了让偏远山村几十号人通上公路,不惜化费巨资辟山造路,人均公路费用够每个农民在城里安一个家了。这样的去建设一个新农村,真的不如让其自然消失,将农民引入到城镇的好。现在有一种共识,那就是农村的问题不在于农村,而在于城里。城里经济不发展,没有让农民就业的机会,农民窝在自家一亩三分田上,就是种金子也不可能跟上时代的发展。因此,对于一个地区的决策者来说,必须找准城市化与新农村建设的平衡点和结合点,那才有可能真正的实现社会和谐。

  21日 新京报载文说,发改委曝光八所学校乱收费一半不认账。这两天,学校收费问题又一次引起全国高度关注,新浪网上网友热评第一位是这事,街头巷尾议论的热点也是这事。对出事的学校来说,他们都说是运气不好,也有网友评论说,有这种事情的学校何止八所,八千、八万也有。可以说教育乱收费已经是社会的普遍现象。除了被抓得太准没办法不承认的,其他学校都有自己的说辞,说白了,这事是为公家而作的,不是私人行为,顶多是给些处分。教育乱收费的背后,是教育发展过于超前,政府投入难以跟上,学校不得不想方设法挣钱,政府在背后默默支持。

  22日 新华网对2004年“7·5”广西第一盗版大案的分析指出,党政机关违法违规发行图书是一个由来已久、十分严重又未引起人们重视的问题。据了解,权力部门经常发行政治学习类、业务培训类、中小学教辅类和文秘类等图书,据图书发行业有关人士保守估计,我国每年从党政机关这一渠道发行的图书超过70亿码洋,其中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属下经营的进校书刊占60亿码洋以上,事实上已成为继新华书店之后的第二大发行(经营)单位。党政机关发行图书全都偷税漏税,每年偷漏营业税、增值税超过6亿元。这是近年来媒体向社会公开的又一个公共黑洞。党政机关利用公共权力,不仅滥用公共财力,而且干扰市场经济秩序,前者的危害有全国人民口诛笔伐而没有什么根本改观,后者的影响却对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赞成更加混乱的影响,而目前还未为人们所认识。治天下必先治吏,党政机关对看到的问题都难以治好,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问题又怎能加以整治,而治不好自身,又何以面对天下?

  23日 据中国公安部消息,2月22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部署。黑恶势力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治安严重不稳定的重要因素。黑恶势力除了为害社会外,还渗透入政府和司法系统,割据市场,损害市场竞争环境,其影响是全方位的,为害是深刻的,特别是当前社会层次分化,贫富差距拉大,社会矛盾重重叠叠的关口,黑恶势力有可能成为代替政府控制社会的重要危险。因此,加强对黑恶势力的打击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中国要打击的难点和重点,正是由于保护伞的存在。打不了保护伞,打黑也是一句空话。

  24日 近日有一条消息在网上炒得火热,温总理一件羽绒衣穿了10年,被一个细心的记者发现了,在某个BBS发了个不到200字的贴子,结果没几天就传遍了全国。[color=Purple]一件普通的衣服,如果穿在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身上,别说是穿了十年,就是穿它个二十年、三十年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本人冬天晚上上网时御寒的大衣绒裤,就穿了七八年;单位办公室放着的一件滑雪衣,1996年的时候买的,平时中午休息的时候盖一下,冬天大风天偶尔出门去套一下,也是挺管用的,可是这是不会有人也报道你的,而且大家觉得也挺正常。温总理也有六十多岁了,他这个年纪的人,经历过物质严重匮乏时期,有时候为了买一件在今天看来值不了几个钱也随处可以买到的东西,可能需要尽几年努力才能实现,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是生活的印记生命的历程了,他们特别不容易忘记,也特别不甘心扔掉。我父母的衣柜里放着的几件大衣围巾,有的年纪比我还大。所以这样的事情摊在你我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在总理那里就不一样了。由此想到,同样的道理,官员做坏事也好做好事也好,它的效应就是被媒体和公众放大了的。做官的如果没有能够让人感动的东西,那就是没有什么特色的官。

  25日 卫生部今日通报又确诊两例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其中浙江省安吉县一9岁女学生,2月10日发病,临床有发热、肺炎表现。禽流感病毒(A/H5N1)核酸均为阳性。目前, 患者病情危重,正在积极救治。与2003年的非典不同的是,这次高致病性禽流感发病范围不小,但传染没有非典那么迅速,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紧张后,现在好象都缓过气来了,鸡鸭蛋肉该吃还吃,外出该玩还玩,这次安吉病例一来,好象这病又离我们近了一点。有专家说,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再经过两次变异就有可能会在人际传播,真如此那麻烦就大了,现在谁也不知道,变异两代需要多少时间,说不定下个感染的就是会在人际传染的病毒呢?非典期间国人已经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过了这么三年,大概也都淡忘了。人们总是要在亲历痛苦时才会痛悔过去,政治,经济,疾病等等,莫不如此。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学校的收费与总理的大衣
  1. avatar

    呵,这位风水师真象个愤青.

  2. avatar

    看来凤水先生久居美国有点不熟家乡风水了,国内要是所有的地方都象奉化这样,早就赶美超英了。现在是看坏样容易看好样难,好在时代大潮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向前行进的,你承认也好否认也好,今天完全要比昨天好得多。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把个人的仕途进退看得太重,更没有必要把个人的升迁与否看得跟天阴晴月圆缺一样重要。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只要对得起良心即可。

  3. avatar

    事情没有如你风水先生所说的那么简单,如果你知道“进取”是怎么回事,有时候就不想再进取了。呵呵

  4. avatar

    放着大道不走走小路,你也真有点自得其乐啊![smile]
    你有思想没魄力,不能算是好官!
    卸责,独善其身都不是办法,你应该有所进取才对!
    爬爬高山,看看大海,你虽不再后生,却可能老有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