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张在本地论坛引起争议的人像片

发布于 / 摄影杂谈 / 0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7-11_234037-0.jpg[/align]
  【摘要】忽视他(她)的某种状态,而以所谓的创作之初衷,去引导、勾起拍摄对象进入自己设定的状态的拍摄手法,是摄影的一种手法,但绝对不会是全部。
 
  先说说这照片的拍摄经过。
 
  那是去年春天,我们去一个山乡采风。在拍摄一座古朴的石桥的时候,遇到了这位正在当地打工的外来妹,她干的是我们最传统的体力活。她对我们这样“无所事事”感到很惊奇。我说想说给你拍一张照片行不片?起初她不同意。在我给她看了相机里为别人拍的相片后,她同意了,我拿起相机,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腼腆的微笑……
 
  过了一段时间,我把这张照片贴在本地论坛上,取名为《外来妹》,未加任何文字说明。没想到,这张照片引起了一段争论。一个新从学院出来的年轻摄手,认为这张照片拍摄很不厚道,没有一点起码的创作精神和尊重精神。他质问我“请你说说你想拍出什么?你是否拍出了她身上深层次的很感动的平凡的特质?”接着他解释自己的观点道:“我的意思是表达:先不管这人物头发如何、额头如何、衣服如何, 如果对于你真的热爱摄影,创作摄影, 首先请作者扪心自问,挖掘自己内心,是否真的带着创作精神和对被摄者的尊重,很用心的去拍,并且用心地去努力拍好,抓好对方的特质(当然特质不是要抹煞什么事实的),用心地构图!”
 
  这个质问提出来之后,为了不使争议升级,我一直回避回答。许多坛友间虽有争论,但谁也没说服谁,最后不了了之。事后,我作了反思,综合年轻人提出的问题和坛友的争论,不处乎三个焦点,一是该如何拍人像,二该以怎样的心态拍人像,三是拍摄对象与摄者的关系如何处理。回想当时我拍这张人像的时候,一是绝对地抱着与她平等之心拍摄的,拍摄的时候也征得了她的同意。二是拍摄的时候,我认为抓住了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的时刻按下的快门,这对她来说,是个很生动的表情。三是这是张在自然状态下拍摄的照片,没有经过任何摆布、引导、暗示。我自己认为这照片的拍摄手法和构图虽然都很落俗套,但还是抓住了这位外来妹的某种特质:那就是她在艰辛的生活状态下,还有被对外来自外界的某些东西所触动的心态。
 
  我觉得,近年来,表现社会底层人物生活场景和生存状态的照片,许多摄者都是抱着居高临下的姿态去拍摄的,仿佛不拍出她们的满脸风霜和苦难就没拍出他们的“特质”。其实人是有许多种状态的,而每种状态下的表情,都是构成这个人的特质的一部分。底层人物的生命中不全是苦难。他们也有自己的快乐和憧憬。忽视他(她)的某种状态,而以所谓的创作之初衷,去引导、勾起拍摄对象进入自己设定的状态的拍摄手法,是摄影的一种手法,但绝对不会是全部。
 
  看过我的照片的朋友,都说我的拍摄太过顺便。拿着相机,轻轻松松,看见什么拍什么,拍不出特别的东西。我倒是以为,生活本来就是平常的、随意的,能以平常的心态去对待这个世界,随意拍摄这个世界,是一种手法,更是一种境界。任何文艺作品都作者心态的外化,有什么样的心态,就会在他的作品中发现什么样的影子。拍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照片,屡试不爽。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我的一张在本地论坛引起争议的人像片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