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是好官有升坏官撤了不少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4 条评论

——2006年第七周的事情
(2月12日-18日)

  12日 元宵节。看到《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文章,题目是《从仇和意外擢升江苏副省长反思人治限度》,大意是针对国内有人说提拔仇和就是肯定人治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如仇和所言的从“人治”到“法治”这一演变过程,只要不被歪曲或扭曲,的确要算是一种高明的理解和高效的模式。恰如宿迁市委副秘书长刘斌的理解,一些改革本身就是破除不规范的东西,“在制度无法推动制度建设的情况下,大约也只能用人治的方式最终推动制度的建设、健全。”中国人过去只有人治,法是随意可以改变的东西,现在崇尚法治,又一概反对人治,殊不知法律本身就是由人来制订的,更是必须由人来执行的。当诸多法律制订后,却无法落到实处的时候,这法律比不制订更糟糕。因此通过高压手段,保证这些法律的落实,在中国的当代来说,实在是太稀有了。仇和的所作所为,不能说是全部都是正确的,但更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的铁腕治市,满足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清官情节,也给了普通老百姓以新的希望。仇和不是太多,而是实在太少了,对仇和有异议的,恐怕主要也是官僚阶层为主,因为铁腕所触及的,许多正是官僚的利益。

  13日 今日公开发表的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会上的工作报告中透露,2004年12月至2005年11月,中共各级纪委共立案147539件,结案148931件;给予党纪处分115143人,占党员总数的1.7‰,其中24188人被开除党籍。中国共产党对于党员的纪律处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比较宽容的。党员犯罪,只要没有被判刑,一般不会遭到开除党籍的处分。国际上其他党派开除党籍,一般是从政见、认知的不同的角度作出的,对于一个党来说是处分,对党员本人来说则不一定认为是处分,属于正常的情况。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党章中规定了先锋队的性质,因此,开除党籍,等于是宣判了政治生命的死刑,因此,有人就形象地将开除党籍与战争年代伤亡减员来比较。也正是从这一角度看,党好象不大公开开除党籍的情况,今年是一个例外。如去年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原本试点时曾经想搞人人过关,后来据说鉴于境外媒体的报道,怕给人以口实,也怕有人误解,后来在活动全面铺开时,取消了这个内容,而仍然跟过去的历次活动一样,仍以搞正面教育为主,使党的队伍未受任何改观,当然党员的思想也不可能得到太深的触动了。这次公开开除党籍的情况,是不是会有后续的动作跟上来,个人认为是值得观察的。

  14日 情人节,大街小巷里的花店生意很好,到处可见少男少女捧着鲜花。看到媒体报道,2月13日上午11时许,两院院士、北大教授王选病逝。王选是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创始人和技术负责人。他所领导的科研集体研制出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为新闻、出版全过程的计算机化奠定了基础,让中国印刷业“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被誉为“汉字印刷术的第二次发明”,而王选本人被称为“当代毕昇”。1987年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们的计算机老师说,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计算机上运行汉字,他还列举了科学家们正在探索的汉字输入的几个思路。今天计算机处理汉字是平常事情,方正排版系统也是耳熟能详的东西,现在的好多新的处理系统,都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更上层楼。但是当初的研究,肯定是充满了艰辛,对这样的科学家,全人类都应该致敬。

  15日 媒体报道,14日,德国、奥地利以及伊朗都表示,他们已经在死禽尸体上检测到了禽流感病毒。到目前为止,H5N1在全球已经造成91人死亡。这两天有关禽流感的报道又一次多起来了。虽然禽流感算不上是什么新的疾病,但高致病性禽流感感染人后的高死亡率,却令各地高度戒备。2003年的非典,以及口蹄疫、疯牛病等等,古老的疾病在变异,人类总是在克服一个难题后又遇到另一个新的难题,有专家说,禽流感病毒再变异两次,就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这时候,控制的难度可能会比非典更加大。

  16日 青岛早报报道,青岛市公安局户政处暂住人口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曹刚昨日向记者透露:“从今天开始,我市120万名外来务工人员要换新称呼———‘新市民’。”据了解,取得“暂住证”的“新市民”可享受保险、房贷、购车挂牌、考驾照、出国旅游、子女入学等待遇。近年来,各地在城市化过程中,为农民进城开放了不少口子,如奉化在2000年的时候,就放开了农民进城转为非农业户口的政策限制,规定只要在城里有住房,有稳定收入的均可转为正式城市户口,第二年又进一步开放政策限制,进城条件放宽为,只要在城里有居所、有工作即可,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城市人口增加了20%左右。事实上这个条件基本上已经实现了入城的零门槛,奉化也曾因此被称为户籍制度改革的“小岗村”。这是小城市的做法,而同期许多大中城市也开放了户籍制度,不过他们的门槛要高得多。城市人口的增加,不只是户口薄上多几个人名的事情,城市的基础设施也同样需要扩容。而最难的恐怕是子女的入学问题,以及后继的就业问题。开放户籍,实质上涉及的是城市财力的承受能力问题和城市生态的平衡问题。因此,从2002年以后,绝大多数的大中城市在户籍制度改革中并未走出实质性的新步子。而小城市由于城市优惠条件不多,城市户口的吸引力明显下降,到现在为止,许多转型的人员还在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青岛此举属实的话,恐怕是国内改革力度最大的城市了。取得暂住证不难,农民既可享受在城里的种种待遇,又可保持在农村的各种权益,那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情,肯定受农民的欢迎。只是不知道在这后面会有其他的限制呢?否则,凭青岛市的实力,不大可能承受如此大的压力的。

  17日 《燕赵都市报》报道,河北顺平县医院医生吃回扣被检察机关摄下录像,包括药商及70余医生均被挖出,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查处中。医药行业的种种“猫腻”,民间早已传道有血有肉,被相关部门查出来的也不是个别。可以说这也成了这个行业的潜规则。有良心的医院,将这部分收入纳入小金库管理,作为集体资金,多少还有一些用在业务中;但估计有更多的医院,这部分收入是作为医生额外收入的重要来源的。其后果是恶化了医药体制,剧化了医患矛盾,毒化了社会风气。凡此种种情况,现在好象各个当事人都在推责任,医生有医生的理由,经营商有经营商的说法,医院有医院的难处。就是患者只能发发牢骚,却无法改变现实。去年,卫生部、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将医生收受回扣、红包的行为等同于国家公务员受贿,希望这一规定能够给这一问题的缓解提供点法律保障。

  18日 家里的宽带坏了一个晚上,是电信机房的问题,鼓捣了一个晚上,这里的文章只好空缺一天。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好消息是好官有升坏官撤了不少
  1. avatar

    我咋知道?你家丫头不跟你一样,倒跟我一样,真是晕菜[razz]

  2. avatar

    哦,这些天俺家丫头也一直生病,你咋和她一样呀

  3. avatar

    咳!咳!感冒了

  4. avatar

    最近你偷懒吧,一直不见你更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