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生存还要快乐的秘诀是和谐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06年第六周的事情
(2月5日-11日)

  5日 长假后上班第一天。看到知名国情研究专家、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已增加二十多岁,建议适当延长劳动者退休年龄,男女均延长到六十三岁或六十五岁,甚至更长年龄,对个体、私营从业者的退休年龄则不做限制。中国其实好多人是没有退休这个概念的。农民到了八九十岁还在从事劳动,许多在个体私营企业工作的也没有在规定的年龄退休。因为工资标准低,好多人不得不超龄工作。这不仅剥夺了年轻人工作的机会,而且也使国民身体素质低下。究其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没有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倒是在机关事业单位,一到五十岁,差不多就成了废人。不管他有没有多强健的体魄和精力,反正到了年龄职务全退,职务退了之后就半退休了,基本上只领工钱不干事了。这一方面使单位里的人头济济,经费开支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干活的却很少。老的不高兴,年轻的更不高兴。这恐怕也只有在中国才有的“中国特色”吧。

  6日 国家发改委的调查称,当前我国城市居民收入分配的差距已比较大,而且这种收入分配差距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合理的。发改委认为,总的看我国城市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已达到合理值的上限,在0.4左右。城市居民中的收入分配差距如此之大,如果加上农民,那我国国民的收入分配差距会更加惊人。近年国家多次称要加大人民的收入水平,无奈出台的政策,除了公务员一块是100%以上的实行了预期目标,其他的效果很不理想。印象中,近5年来,公务员工资大概翻了一番有余,而普通工人的工资增长最多只有三成,农民的收入由于年成不同,有的可能还不如五年前。这样下去,这个社会潜伏的危机怎么会不越来越大? 

  7日 京华时报报道,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医疗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涉嫌受贿案发后,与之有相关联系的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等多名官员也因涉嫌经济犯罪,春节前被西城检察机关刑事拘留。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在涉及特殊商品生产经营过程中,国家有关委局的受贿问题,其实早已经是公开的潜规则,你要获得这个权利,不行贿根本是行不通的,在行业内部,药品生产基本上有个明码标价的经费尺度。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产生了一大批围绕着各个环节的掮客帮助运作,有关人士还可规避风险。这个问题还涉及到干部的升迁领域。由此还产生了一大批骗子,好多人受了骗上了当,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京官腐败,比起地方官员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数目更巨大,为害更深远,损害执政基础更厉害。

  8日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国务院最近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决定从今年起,每年六月的第二个周六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中国的文化遗产,经过历次战争、自然灾害和政治运动的浩劫,出现过许多次的断层。上个世纪中叶以来,“文革”算是一次人为的大劫难,上世纪最后二十年延续到现在的的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算是一次,有许多优秀的文化遗产在急功近利的行为下消失。国务院出台此举措,可能会给部分文化遗产提供一个苟待残喘的机会,但是很难完全扭转历史文化遗产加速消亡的总趋势。

  9日 南方新闻网消息,环保总局再掀环保风暴,称决不虎头蛇尾。2月7日,国家环保总局打出重拳:从即日起,对9省11家布设在江河水边的环境问题突出企业实施挂牌督办;对127个投资共约4500亿元的化工石化类项目进行环境风险排查;对10个投资共约290亿元的违法建设项目进行查处。环保是近年来引起全民关注的问题,当人们衣食无忧后,首选要考虑的必将是生活的质量问题,而环境正是生活质量的重要保证。由于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要求非常迫切,他们往往不会把环保放在第一位的问题要考虑,而由于环境问题的复杂性,也极有可能成为生态灾难和社会稳定的诱发剂,因此,对于中央政府来说,这个问题是必须作为头等大事来考虑的事情。环保总局甚至指出:“环保事关全民利益,最易达成社会共识与共赢,是进行民主法制试验的最佳领域。”这个高度是非常高的。但是,和许多中央和地方政府间的存在的矛盾一样,环保风暴能不能奏效,也是有待于观察的事情,因为在中国,好多问题,“办法总比困难多”,地方政府的一些项目遇到环保问题阻拦,极有可能只是为项目的启动增加些难度,而通过一系列的“攻关”后,绝大多数问题还是能迎刃而解,最后是环境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反面增加了社会成本,所以此举是否有确切效果,不能太乐观。

  10日 中国新闻网说,对于哈尔滨医大二院的天价医疗费事件,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毛群安透露,有关部门将对这件事情做调查结论的公布和处理结果的公布,目前正在对最后的结论和处理意见进行核查当中。去看底,哈尔滨医大二院的天价医疗费事件,震撼了整个中国,激怒了全国老百姓。由此引起了对中国医改成功与否的大讨论。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中国彻头彻尾是失败的,另一种这些现象的由于改革不彻底引起的。但有个共同的看法是,目前这种现状是必须尽快改变的。从表面上看,中国的医疗体制从过去由集体和单位大包大揽转向由部分个人负担,对医院的财政补贴也基本上微乎其微,从政府的层面上看是卸下了包袱,但随之而来的大大超过财政收入增长幅度的公费医疗开支却从另一个方面加理了财政负担,而没有公费医疗和医保的普通老百姓更是处于无钱看病的境地。使老百姓对于改革的信心大受挫折。卫生部去年底以来强调要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管,但这根本不是治本之策。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有许多弯路要走,也还会有好多老百姓要为之付出沉重代价。

  11日 春节以后,网络上突然红起一位相声演员,他的名字叫郭德纲。昨日南方周末以“郭德纲相声火遍京城 德云社演出一票难求”为题目,报道并剖析这一现象。中国的相声从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就走入了每况愈下的境地。没有了包袱,没有了妙语,相机表演就是几个熟面孔,费力地在台上卖弄一些雕虫小技,笑则笑矣,笑了之后却没一点印象。昨天特地看了几个网上放着的小段,感到郭德纲的相声还是有些嚼头,一是功底深,好久没见到口齿这么清楚、说学唱这么好的相声演员了;二是段子虽然以传统的为主,但揉进了现代时尚的内容,让人听了之后没有落伍之感;三是弟子众多,全有好功夫。有人说郭德纲也是靠网络起家的名人,怀疑其能红多久,但是他的红,毕竟是有后劲的,是依靠硬功夫作基础的。看了昨天的段子,有一点不快是的太会调侃人,而且有的调侃格调不够。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要生存还要快乐的秘诀是和谐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