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遇台风——小镇日子(16)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2009-11-05_003906-0.jpg
 
  七三○洪水给奉化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最直接的是房舍的倒塌和水利工程的毁损。洪水过后,从上到下都发动起来抗洪救灾。那可能是建国之后最严重的一次突发性灾难,洪水降临时,我感觉区、乡政府好象没做什么预防措施,发大水的时候好多干部都在看热闹。不过,从那年开始,再有台风来,大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洪水过后,稻田病害开始流行,最严重的是水稻白叶枯病。这是一种细菌传播的病害,大水过后,病害很容易在被水浸泡过的稻田中蔓延。所以,洪水过后的头一个星期我们非常忙。六个乡镇,里三乡的道路冲毁了,暂时没办法进去,外面的几个点我都跑了一遍。一个星期里,白天几乎没好好的在单位呆过。
 
  8月7日傍晚,接到区公所电话,说今年第7号台风晚上可能影响奉化,各单位要加强值班。台风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每次接到台风警报,总是隔上一两天才真正影响我们,所以,虽然接到了通知,但大家心里都不以为然。下班的时候,站长吩咐我晚上小心一点。到了晚上,仍然只剩下我一个人独守单位。
 
  傍晚,天阴了下来,风雨开始逐渐加大,不方便出门了,我呆在寝室里,看了一会儿书。耳听着这风越吹越猛,没多会儿,停电了。
 
  没有了电,只好上床睡觉。只听着这风一阵紧似一阵,雨声哗哗。我的窗户是朝北的,前半夜北风刮得窗户咯吱乱响,我当然不可能安稳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户响的声音小了许多,风转向了。我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感觉风已经停了。起来,走出门口,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院子里的树被吹得东倒西歪,断枝残叶满地都是,一付七零八落的样子。单位门口的一块大木牌也横阵在地。我倒抽一口冷气:这晚上的风有这么厉害?
 
  同事来上班,第一件事情是合力将牌子复位。那木牌子是挂在一个大钉子上的,两三个人抬起木牌子,化了好大劲,才将牌子顶端的那个圆圈对准钉子,将牌子挂了上去。我们挂上去这么费劲,这风要将牌子吹下来,挺不容易啊。
 
  过了几天,得知了这个台风的来历。一般来说,影响浙东沿海的台风都是在南太平洋形成后,慢慢地往西北方向走。可1988年的这个7号台风,却是在东海生成的。生成后的台风,不仅强度大,台风中心附近最大风力超过12级,而且移动速度极快,没几小时就直接在象山港登陆。台风中心在我们头顶快速经过,因此我感觉前半夜刮的是北风,后半夜就刮南风了,这是台风中心附近气旋的特性,台风外围风向的变化就没有那么容易体会到了。
 
  台风从我们头顶过去后,一路从宁波、绍兴北上,穿过杭州,横扫浙江省全境。台风所到之处,无以计数的树木被刮倒,省会杭州几乎全城瘫痪,局部地区停水停电达5天。据后来的报道说,全省因灾死亡162人,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奉化因为一个星期前刚刚遭受过一次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这么一来,雪上加霜了。水毁工程的修复一直持续到1990年代初还没完成。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在网上搜索那次台风的情况,有杭州人回忆说,那次台风过后,杭城到处都是死麻雀,有人捡死麻雀都拿篮子装,还有人说吃麻雀都吃腻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又遇台风——小镇日子(16)
  1. avatar

    那你现在就没这口福了,嘿嘿
    [reply=大道,2009-11-07 09:10 PM]确实,动物都保护了嘛,嘿嘿[/reply]

  2. avatar

    那几年感觉台风特别的厉害,记忆犹新啊。在我小时候,在那偏远的厂区,对台风的记忆有几个画面留在我脑海里是不堪回首的。
    “有人捡死麻雀都拿篮子装,还有人说吃麻雀都吃腻了”有这等好事,小时候我曾吃过麻雀肉,可好吃了。嘿嘿
    [reply=大道,2009-11-06 10:47 PM]麻雀肉确实好吃,不过我也没碰到过这等好事,呵呵[/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