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福建做生意(1)——小镇日子(17)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2009-11-07_235929-0.jpg
 
  随着天气转暖,那一年物资的紧俏程度也越来越严重。
 
  城里乡下,大大小小的商场部门,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排队抢购东西,这东西可能是彩电、冰箱,也有可能是毛巾、被单,甚至食盐、肥皂。物价也逐月飞升。那一年,只要你手头有什么卖的,放上一两个月,稳赚不赔。
 
  农村最紧缺的,要数是农资了。上半年我们一笔农药生意赚了几千元,尝到了甜头,站长决定再接再厉,争取再做上几笔。但是向上级要物资的路很难走通。商品经济社会,上级部门也有虎狼之心,雁过拔毛,物资一层层转下来,到了我们最基层,剩下的只有几口汤水了。所以,要挣大钱,必须自己出去找商机!
 
  7月份的时候,站长就计划派出我们单位头脑最活络的那位同事,到外面闯荡一下。“七三○”洪水过后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发了,以至于他没能看到31日那天全民逃命的景象。
 
  他一出去就是十来天,我们其他人没什么感觉,该干嘛还干嘛,站长却总是心神不定,每天一上班就问我,有没有电话?到了10日左右,同事来电话,说人到了福建,在那边联系好了农药,只要我们带钱过去就可以提货。他人生地不熟的四处瞎转,居然真的联系上了货源,我们不禁暗暗佩服。
 
  站里拼拼凑凑才几千元现金,那边来电说要一万多,这就需要去借了。站长去农业银行尚田营业所联系,想贷1万元款,营业所说得县行长签字才行。说来也巧,在营业所的院子里,恰好碰到来下乡的行长在院子里跟人说话。站长跟他有点面熟,上去说了事情原由。行长没多说话,掏出笔,一只脚搁在花坛上,就着膝盖,在一纸小纸条写了几个字,贷款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台灾洪灾刚刚过去,单位要多派出人员有些困难。而我一个人带着一万多元巨款出门又不方便,因此,站长决定让他在家待业的儿子与我同行。8月11日,我跟站长的儿子一起出发去福建。
 
  我们坐客车到宁波,从宁波坐火车到杭州,换乘开往福建的火车。到福建的建阳下车,再搭客车到建瓯。福建那个时候占了改革开放的先机,坐汽车不用预先买车票,车子都在站台边等客,每辆车上都有售票员热情揽客,这待遇,跟我们那时候的情景判若两个天地,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们此行的任务是送钱,因此,保证现金安全是我们俩的重点。夏天衣着单薄,口袋里只能放些零钱,1万多元现金用纸包了之后,塞在我的一个牛津包中。一路上,那个包是我们重点照看的对象。火车照例挤得过道上都站满了人,我们两人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包,生怕让人给偷走了。旅途劳顿,免不了瞌睡,我们怕一不留神让窃贼偷了,事先商量好一个打瞌睡的时候,另一个眼睛必须大睁着盯着。我把包放在脚下,两只退死死在压在上面,这样,一方面不让人注意我这个包很重要,另一方面确保有人动包的时候我有感觉。这样,一路战战兢兢的,终于安全到了目的地。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去福建做生意(1)——小镇日子(17)
  1. avatar

    那时应该可通过银行汇票或本票啊。瞧,一大把现金把你们搞得紧张的,嘿嘿。
    想想那时的人都那么简单、负责,把单位的事当自家事来办,站长把他在家待业的儿子都用上了。现在可能办事就没想得那么简单了。
    [reply=大道,2009-11-09 11:22 PM]一听就知道你外行,当年做生意都是通过个人的,俗称“倒爷”是也,哪来的户头、帐号啊。哈哈[/reply]

  2. avatar

    那时候一万多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啊,这样带出去可真是难为你了。
    [reply=大道,2009-11-09 00:04 AM]所以是战战兢兢的嘛,哈哈[/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