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台风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DSCF4356
  前段时间,最热闹的事情,一是股市,二是台风。
  
  7月初,海上三个台风打转转已经有段时间了。原以为海上台风再多,也不至于在七月初,梅雨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刮到浙江来,即使来,我想也就是点外围影响,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不过,上周,三个台风中的一个,9号“灿鸿”真的就直奔着浙江而来了,而且预报风力强劲,说超过计划7级。有人开玩笑,说12级台风,你站在山下,张嘴可以吃到山上的杨梅;17级台风,你站在山下,张嘴可以吃到山上的杨梅树!
  
  来得早的台风,往往威力特别大。奉化历史上比较早的台风,1956年8月1日的“八一”台风,死伤人员无数。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8月7日的七号台风,在近海生成后突袭浙江,狂风暴雨折腾一夜,独自一个人在单位的我,胆战心惊、提心吊胆过了一夜,印象深刻。那年,奉化刚刚遭受过百年一遇的“七三○”大洪水,一个星期后的这次台风,简直是雪上加霜,又给奉化造成惨重损失。
  
  今年呢,这个台风来前,还没出梅。今年的梅季雨水充沛,水库山塘都满了,平原河网水位也高,所以,这回的台风明显是来者不善,不得不让人高度警觉,小心提防。自然,台风来前两天全省大动员,现在做的事情,主要是危险地段的人员撤离。我老家隔壁的栖霞坑村,全村百把人,全部撤离到镇上的剡溪中学。力度之大,我闻所未闻。
  
  台风来之前两天,连着跑了好几个地方,只是常规性看看,叮嘱场所要小心。不过怎么跑也跑不了多少地方,让同事通过短信平台发了两通提醒短信,又打了许多个电话,对一些可能会出问题的场所再叮嘱一遍。台风是自然灾害,肯定会造成损失,无法抗拒,要做的只能是能避则避,小心为上。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每次大台风造成的人员伤亡,许多都是当事人大意所致,大部分是可以避免的。
  
  不过,还好,星期六“灿鸿”在接近大陆的时候,风力慢慢减弱,然后在舟山朱家尖擦了一下之后,径直往东北方向去了。从受外围影响到结束,台风对奉化的影响时间也就30来个小时,沿海最大风力有12级,山区雨量最大的超过400mm,还好,不是特别集中,损失没有原先预计的大。
  
  同时在海上生成的三个台风,莲花先在广东登陆了,还有一个在“灿鸿”过去之后,也往北而去了。奉化也算躲过了一大劫。我记忆中,接连数个台风影响奉化的情况,过去也发生过。查了一下工作笔记,发现是1990年就有一次。那年,第一个台风8月31日影响奉化。9月4—6日,又是一次。9月10日左右,来了第三次。当年我在政府办公室工作,是联系农业的秘书,抗台首当其冲,经常是整夜值班,通宵达旦,整整十天,基本没有消停过。不过,当年我才二十五六岁,年轻,能扛住。当年抗台,没有专门的指挥中心,政府办公室就成了中枢指挥系统,单位有一大半人员加班。台风前后,整个办公楼总是灯火通明。当年也没有先进的设施,传递情况只有电话,还不能直拨到乡下,台风来的时候,最热闹的就是打电话的声音。那个时候,大家累是累点,但台风影响通常就一二个晚上,熬一熬问题不大,再说领导和小兵们能聚集在一起,像打仗一样热闹热闹,说实在的,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挺过瘾。
  
  但是1990年那次就不一样了,第一个台风的时候,单位还是一样热闹。到第二个的时候,大家稍稍有点倦怠。第第三个台风影响那个晚上,从领导到同事,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到了后半夜,单位只剩下我和另外一年轻同事两人值班了。也是巧,那天晚上,那些年中奉化最有名的桑园新村,又一次进水了。有个居民带着哭腔打来电话,说水又快没上一楼的眼镜窗了,快来救救我们吧。看着静悄悄的楼层,我们想,拿啥去救人?只得告诉他,你们到楼上呆着,不要贸然出来,有情况再打电话。
  
  第二天早上,雨已经歇了,领导们来上班,我们汇报,说昨晚桑园新村又进水了。领导说:“喔,又进水了?”然后,再没话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台风台风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