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个命题作文:民情日记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2 条评论

2014-04-23_000438-0.jpg
 
  很少在博客中上谈工作,这篇东西是单位同事要求写一个民情日记,说要上交。反正已经写了,就在此发一下。
  
  民情日记
  
  2014年4月5日,晴。
  
  今天是清明节,本该小长假休息的日子,可让居敬社区的倒楼事件给搅了。
  
  上午,再次约了大桥教堂的负责人商量教堂的安全观测问题。这已经是近几个星期的第三次了。2011年下半年,我刚上任现职不久,在准备圣诞节活动时,了解到位于城区岳林路的大桥教堂,已经容纳不下信徒过礼拜,重大节日期间更是需要分班活动,而且教堂因为已经建了快20年,许多设施老化,一些地方出现裂缝,存在一定危险。我们商量后,打算赶紧做好市领导参谋,找地方改建教堂。这工作连续奔波了两年,屡次反复,有一次甚至已经看到曙光了,后来又落了空,至今仍没有结果,心里不能不急。上个星期,宋达军副市长刚刚召集过一次协调会,要求规划、土地、街道抓紧提出新址方案,同时要求我们督促教堂落实安全观测措施。就在这节骨眼上,居敬居民楼出事了,我们的心绷得更紧了。
  
  教堂王主任还没到,宋市长紧急约见我们与岳林街道的领导一起再次商量这事。我汇报说已经督促堂委会落实人员,保证一周观测一次,并且逐周登记裂缝部位有否变化。如发现有变化,必须立即汇报,并采取相应措施。宋市长提出能不能让教堂马上停止活动。我说这个难度太大了,平日星期天参加宗教生活的信众有千人以上,一下子无法找到这么大的地方,将人员分散活动,也不利于管理,教堂的传道人员安排也有困难。正说着,教堂负责人王主任到了。他说,教堂的开裂情况,这几年没有明显的变化,加上他们平时非常注意安全问题,他自己也是建筑行业出身,目前应该没有到非常危险的地步。从前段时间起,他们已经按照局里的要求,落实了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人员,做好观测登记工作。对于停止活动的提议,他表达的意思跟我一样,这么多人分散活动有困难,也不利于今后的管理和新堂的建设。同时,他带来了堂委商量后的又一个提议,即要求对他们教堂也进行一次安全检测,如果确实属于高等级的危房,或者先拆除教堂,在原地搭棚临时过渡;或者只好分散活动。他再次要求,市领导能够加强协调,支持他们落实新的地块,抓紧开始新堂建设的前期准备工作。
  
  与会的岳林街道领导也同意加强观测、抓紧检测、争取迅速确定新堂用地的方案。宋市长再三要求我们帮助联系安全检测单位,同时,要加强安全观测,确保安全。岳林街道要抓紧协调有关部门落实新地块。
  
  下午,全局三位同事全部出动,一起下乡检查佛教寺院的安全问题。前段时间,莼湖镇的九峰禅寺、静修寺、仙梅寺都提出要求改建部分建筑的要求,因今年“三改一拆”行动期间,省、宁波市要求各地暂停审批新的建设项目,我们无奈停止了审批,但要求他们必须确保自身和信众的要求,不得在危险房屋内开展宗教活动,这些场所落实得怎么样?今天,我们打算再次去巡查一下。
  
  前不久,九峰禅寺传统的牡丹花会刚开过。莼湖镇政府提前一个月就在马路边树了大型的广告警示牌。活动当日,我们在现场看到,参加活动的人数较往年大为减少。去年菲特台风影响后,九峰寺内除了一个前两年新建的牡丹仙子殿保持完好外,其他的几个大殿、厢房已经全部成了危房。我们已经督促他们在各个建筑上贴上封条,严禁人员出入。其中情况最严重的大雄宝殿已经拆除,他们一边开始准备基础,一边向我们提出新建要求。但由于“三改一拆”行动,工程已经被镇政府叫停,我们也明确今年不能审批。现在,寺院的几个出家人只能在山门旁边的厨房内安身,想起来也挺艰难。居敬倒楼后,同事已经在上午打电话给几家寺院当家的,要求他们自己注意安全。所以这九峰禅寺今天就不去了。
  
  车经过隧洞,往白杜方向行走,经西坞街道税务场村,想去看看税务场的教堂教得怎么样了。去年下半年,村里因新农村建设需要,要把处于启动地块居民区中的老教堂拆了,新教堂新选地址,由村里负责建好。这本是件好事,可因为村里要将事先谈好选址小作调整,一些信徒不理解,出矛盾了。村支部的戴书记打电话给我,要求我们做些调解工作。我和街道宣统委员一起,在村中足足呆了大半天,苦口婆心,终于使新的堂委主任接受了新址方案。时间过去半年了,我们找到村中建教堂的位置,看到教堂的主体建筑已经完成大半。税务场村是被称为“中国奥运之父”的中国首位国际奥委会委员王正廷先生故居故乡,王正廷还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外交家,他本身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现在还有许多亲属和故交都在海外,不时有海内外的著名人士来寻找故迹。老堂的地基就是他的故居,是他家人赠送给村里的信徒,改建成教堂的,这在村里保留一所比较好的教堂,对展示我党的宗教政策、做好统战工作,还是有一定意义的。看到新堂建成在即,心里甚感欣慰。
  
  离开税务场,来到位于楼隘村东的静修寺。看到寺院原来的山门已经被封,我们经寺院外围的一条便道,进入寺院,见寺院里面一片狼籍。一位法师出来迎接,说住持今天不在。我们察看了一下寺院房屋情况,发现东厢房的情形非常危险,法师说这房已经不住人了,本来打算今年把前面的大雄宝殿建好,将这厢房也改造好。但前段时间被镇政府叫停,民宗局也不批,没办法做下去了,只能维持这么一个现状。我们见到这厢房檐前虽贴了一些警示标语,提示外人不准靠近,但安保措施还不够有效。于是提醒他们要在房子前面拉些警戒线,保证所有人员不靠近这建筑。同时,我们察看了一下他们打算建大雄宝殿的地块,这地方原来是寺院的围墙,他们把老围墙拆了,底下一层基础已经完成,从现场看,计划要建的是一座五开间的大殿。我问你们的规划怎么样?法师说,大雄宝殿建好后,前面中轴线上还要建座天王殿,土地已经向村里谈妥,政策已经处理好。我看着寺院前面一片菜地,说,你们向村里买地的行为是不规范的,农用地不能随意改变使用性质搞建设。我们建议他们:寺院改造建设在寺院原有范围内,不要再扩大;已经跟村里处理好政策的这片土地,就种些蔬果补充寺院日常所需;现在想建的大雄宝殿这个基础,改成天王殿;现有的大雄宝殿也是20多年的老建筑了,也存在危险,以后仍然建成大雄宝殿。总体上说,寺院保持现有规模,建筑搞得精致点。在场的法师说这个方案可以实施,等住持回来后马上转告。我们叮嘱他,等住持回来后,赶紧到我们局里来一趟。
  
  再三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后,我们来到楼隘村西的仙梅寺。
  
  仙梅寺原名西梅庵,宋雍熙二年(985年)初建,距今已经有千年以上历史。这寺院10年多前是市里的规范化寺院,当时的住持是一位老尼,道风很正,寺院也收拾得干净整齐,当时局里曾当作样板,请全市的寺院住持来参观,开了个现场会。我在七八年前首次来时,感觉建筑也还可以,没想到,这几年来,情况越来越不好。今天再看,许多房子已经房梁下沉,墙基开裂,在寺内的主体范围内,几乎找不出一幢好房子了。我在一座房子的墙角边,随便抠了一下粉刷层,墙壁封皮扑簌簌往下掉,里面哪有水泥的影子?我叹道,这可是你们建给自己住的房子哪,怎么也是这么个质量?同事道,可能过去那老尼也是光有一付热情,对建筑质量是行外。寺院建设大多是草台班子,出了问题,人都找不着。
  
  我们注意到左厢房的厨房,人字梁结构已经不能承重,随时都有倒下来的可能。我们当即要求寺院立即停用,做饭搬到寺院前面几间后建的房子去。寺院最后面的一块空地上,一座大殿的主体工程已经过半,前些日子也被镇政府叫停了。这事去年我们就关注过,叫住持先跟镇政府汇报,签署好意见,到我们局里来办审批手续,可住持借口忙,一直没来。我对寺院的新主持说:你看,不按规定做吧,耽误的还不是你们自己?
  
  离开楼隘,转道来到岙口村。这里有座泰清寺。泰清寺位于村西北的泰清水库大坝下面,其原址是在水库里面。这泰清寺始建于五代后晋天福八年(943),后屡毁屡建。清顺治五年(1648)又重建,规模宏大。抗战期间,泰清寺曾经发挥过巨大作用,当时,在沪的奉籍实业办人士竺梅先、徐锦华夫妇,在此创办过著名的“国际灾童教养院”,最多时学生员工600多。近年来,有许多灾童院呆过的人士来此凭古缅怀。这寺院大概也是十多年前为此恢复的。我们数次来这寺院,见这寺院的面貌都没什么变化,今天来,除了外观有些破旧外,还是老样子。看守寺院的是一外地女人,说是住持的母亲,儿子在余姚还有一个寺院,平时两头跑。我们察看了一下建筑情况,发现也不乐观。仅有的一座大殿,山墙和地面都有裂缝。问那女人情况,那女人说她什么也不懂。无奈,我们叮嘱那女人,她儿子回来后,赶紧到我们局里来一趟,由我们当面交代需要注意的事项。
  
  一连走了这么多寺院,天色已晚,我们踏上归途。经过朱家店村时,我说去看一下这个村的法珠庵吧。前两年,因这法珠庵事,村里一直有匿名信访,上访信一直写到省里、宁波。按照属地管理原则,镇里屡次调查,均说是村里建设村老年活动室。这两年上访销声匿迹了,庵堂也建成了。据知情人士说,建的时候的信访,是因为村里两派人马的矛盾。后来村领导换了,这事也太平了。今天过来一看,果然一座庵堂已经立在村东的一个水库里面。进了庵堂大门,看到院中间有一座佛堂,左右两排厢房,整齐有序,干净整洁。几位老年妇女在院子里晒笋干,其中一位着僧衣。问她是哪里人?说是本地人。问这地方有啥活动?说就是村里的老头老太们念念佛,静修,不做佛事。哎,要说这是老年活动室,似乎也有点道理。现在镇政府已经将这地方作为民间信仰场所管理了,看来也是无奈之举。想起前段时间一部门领导,怪我们为什么不制止乱建寺庙。我说在我们这里登记的场所,我们说话还管点用。没登记的场所,我有什么理由去管他们?光凭嘴巴说说,有用吗?那领导说,你们又是这一套有证没证的理论,难道交警队不能管无牌无征车辆吗?我说当然能,但如果说宗教场所买了一辆无牌无证的车,该是交警队管,还是宗教局管?
  
  我将这段对话讲给同事听,同事说,对啊,所有的宗教场所、民间信仰场所,都不是空中楼阁,他们要建房子,第一知道的是村,第二是镇街道,第三是土地、规划管理部门,如果他们的职责都到位了,这非法的场所建得起来吗?
  
  归途中,同事们都感觉心头沉重。虽然今天只跑了有限的几个场所,但是,窥一斑而知全貌,全市120个场所中,存在的问题太多了。这还不包括全市近400来个民间信仰场所和未登记的佛教场所呢。我们分析,现在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建设不规范的问题。全市这么多场所,房屋建筑有证有手续的,凤毛麟角。宗教场所擅自建设的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这两年我们大会小会讲,一有空就跑,发现问题立即制止,局势稍有好转,至少他们知道需要到我们这里来批。但每年这么多场所,光靠我们区区三人,根本巡查不过来,还是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去年我们就纠正了三四起。但即便是我们管了,宗教局的审批只是一个前置审批,按规定他们应该持我们的批件,再到土地、规划、建设部门申办相应手续,才能开建。现实的情况是,他们将我们的批件当成了尚方宝剑,这让我们的责任倍感沉重。一方面,信众需要、场所需要、活动需要、安全需要,不得不建,另一方面,政府根本拿不出宝贵的土地指标来支持宗教建设所需,宗教场所不规范建设甚至非法建设的问题如何化解?据我们所知,国家层面前些年做了许多工作,但还未见解决的曙光,看来我们不得不长期痛苦下去。第二个问题是目前许多场所建筑存在着危险,急需要排危解险,而今年的“三改一拆”又规定我们年内暂停审批,这矛盾如何解决?看来,我们不得不在适当的时候通过适当的途径向上级反映了。议到这里,我说,我们回去写一个信息往上报吧。但一想,即便我们批了,其他部门的手续不履行好,那建设还不一样是违建?想到这里,我们又沉默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写了个命题作文:民情日记
  1. avatar

    原来宗教工作也有那么多的不易啊
    [reply=大道,2014-06-01 01:25 AM]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reply]

  2. avatar

    寺庙,建个维修基金。每年修修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