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再去做这样的明星?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color=White]  网络消息,十几年前邹春兰曾是闪耀体坛的全国女子举重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世界纪录。如今,却在长春市的这家大众浴池打工,靠给顾客搓背,赚取微薄的收入。因为训练,她荒废了学业,如今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而且她出现了男性特征,服用雌性激素还不能抑制。

  这消息读来让人心酸。看看她取得的成绩:

  1987年9月,在全国举重冠军赛,邹春兰取得抓举第二名、挺举第一名的成绩。

  1988年秋天,全国举重冠军赛,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总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0年11月,全国举重冠军赛,打破48公斤级全国纪录。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由于伤病,是邹春兰惟一没有取得奖牌的比赛,同年退役。

  2000年,在举重队食堂工作过一段时间以后,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黯然离开了举重队。

  运动员的训练,有他自身的规律,要想成为世界级的运动员,必须是从小开始练起,同时,因为训练,他们都会放弃常人应该有的东西,作出比常人数百倍努力。比方说正常的教育,正常的生活。国家应该对个人这样的牺牲制订相应的补偿机制。即使他们结束运动生涯后,也至少应该在生活方面给予应有的保障,运动员退役,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结束了,如果不能继续工作了,那么至少应该有退休的待遇需要享受。否则的话,以后谁再送孩子去做运动员,做这样的明星又有什么意思?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谁会再去做这样的明星?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