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屏白云禅寺

发布于 / 寺观教堂 / 2 条评论

2012-02-17_012637-0.jpg
  
  白云禅寺在城西南的王夹岙。我与出家人最早有联系的,与这寺院有关。1997年秋的一天下午,我在父母家新买的房子里午休。当时我们住在三楼,睡得正酣,被楼下一阵中气十足的说话声惊醒。下楼一看,一着僧衣的老者正与父母说话。母亲见我下楼,跟我介绍说,你还认得这位伯伯吗?我一看,当然认识啊,他不是我们隔壁村的赤脚医生兼理发师吗?我们乡里人都叫他二囝,他会针灸,又会理发,所以在老家一带,当年很少有人不知道他的。他怎么成了和尚了?
  
  那天他离开之后,母亲告诉我,在我离家上大学之后,他就出家当了和尚。母亲说,他年轻里曾经结过婚,但从小就有佛缘,一直吃素,对世俗生活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原来出家的和尚都被逼还俗了,他自然更没地方去修佛养性了。改革开放后,政策逐渐放松,他借机皈依佛门,出家当了和尚。听说他在天台国清寺剃度,后来经朋友介绍,来到城西南的王夹岙村住了下来。他此行的目的是向我打听一下,能不能给他审批一个寺院。
  
  当时我对这些事情自然不内行,也不关心,只是知道审批寺院很难,因此以后对他的事情也没多去过问。只是从此之后后,每隔几年,我都会在春节的时候,陪父母去他那儿拜个年,聊一会儿天。他也不时骑着自行车,带了一些自己种下的蔬果来我家走动。有时也给住父母隔壁的邻居顺便做个针灸。
  
  有关他的消息,我也多是从父母口中得知:他除了念经做功课,每天上午必给乡里人针灸治病。有许多人得了重病行走不便,干脆住在他那儿做上几个月的针灸住疗,他也不主动开口向人家要钱,任凭人家看着给。还听说他很勤劳,每天不停种菜、造房子。王夹岙是一个坐落在山窝里的小村子,近些年许多村民搬到山外面住了,那儿的老房子渐渐破落,他向村民一间间买来,一有条件连片了,就亲自肩挑手提的劳作,将这些房子改造成佛堂,又置上佛像。几年前,母亲说,他的寺院批下来了,成了合法的场所,但他还是坚持不做佛事,说乡里许多做佛事的,请来的和尚都是职业假和尚,念经有口无心,骗人钱财,他不屑做。渐渐的,又听母亲说,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了,自行车早不能骑了,有时候一起聊天,也打不起精神来,看着老得非常快。父母一致认为,他是被长期的劳作累垮的。常年在寺院照顾他起居的弟媳,以及经常来看他的侄子侄女劝他不要过于劳心劳累了,他都不听,我行我素,照干不误。
  
  终于,数年多前,他大病一场,从此就干不了事了。前年冬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正穿着一套崭新的僧衣坐在屋里,他热情地请我坐下,可一交谈,我发现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这与十五年前他坐在我家嗓音洪亮中气十足说话的样子,反差显明。今年春节过后,我陪父母再去看望他时,看到一年多不见,他的脸上没有了多少肉,眼窝深陷,跟以前的他判若两人。我跟他打招呼,他满脸漠然,一言不发。他的弟媳问他认识我不?他倒是一口说出了我的名字,看来他的脑子尚清楚,只是没有气力说话了。
  
  记得多年前,有一次我跟他聊天时,我曾听他说过,他的内功修炼得挺不错,30多岁时就打通了任督两脉。我以为他至少会活到90岁,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情况并不乐观。他的寺院已经另请了新的年轻的住持,他退休了。我这次去的时候,他的弟弟弟媳侄子侄女都在,行李已经打包,正打算带他回溪口住。看来他与这座花费了半辈子心血的寺院彻底告别了。
  
  以前来时,我从没仔细打量过这寺院,这次来了,我到四处转了转。发现与我十多年前第一次来时,寺院有了很大的改观。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来,这里仅是他的一个住所,而现在,寺院的三个大殿——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都有了,尽管布局不很规整,大殿简陋得与近些年其他新建的佛殿有天壤之别。更意外的是,每座大殿里面的佛像都庄严肃穆,金光闪闪,看上去簇新的。新来的住持说,这寺院香火很少,信众的布施基本没有,这些房子和佛像,除了极少的几尊外,绝大多数都是老和尚自己通过针灸、卖经挣来的钱建起来的。我除了肃然起敬外,也真是想不通——这些辛苦钱,如果用来在城区买套房子,现在资产也不是个小数目,如今建了寺院,自己老了病了,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何苦呢?要不是他的弟弟、弟媳和侄子、侄女对他好,他的余生怎么度过?
  
  倒是他的弟弟很豁达:嗐,那都是命!
  
  命这个词,我也听老和尚说过。早几年他在王夹岙初落脚时,村里有不务正业的,经常要来敲诈钱财,给他出难题。我问他这么难的事,为什么坚持要做?他说对生死早已看透,这些困难也是命中注定必须经历的,就是要杀要打,也不用抱怨。看来对这些担忧,我们纯属是庸人自扰。
  
  问了现在的同事,我才知道,这位我们乡里人都叫他二囝的老者,有他的法号,叫释智德。他今年虚岁83。
  
2012-02-17_012637-1.jpg
  2010年11月6日拍摄的老住持。
 
2012-02-17_012637-2.jpg
  天王殿。
 
2012-02-17_012637-3.jpg
  大雄宝殿。
 
2012-02-17_012637-4.jpg
  三圣殿。
 
2012-02-17_012637-5.jpg
  大雄宝殿内的佛像。
 
2012-02-17_012637-6.jpg
  三圣殿内的佛像。
 
2012-02-17_012637-7.jpg
  这是寺院前面的一块空地,现在改建了一个健身操场。寺院藏在村里新建的活动室后面,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2012-02-17_012637-8.jpg
  2004年春节的时候,第一座佛殿。看上去应该是现在的三圣殿。
  
2012-02-17_012637-9.jpg
  2004年时寺院旁边的一条弄堂。
  
2012-02-17_012637-10.jpg
  2010年11月的弄堂。
 
2012-02-17_012637-11.jpg
  2007年春节的时候,我曾带儿子来过这里。
  
2012-02-17_012637-12.jpg
  今年去的时候,我离开前,意外发现,寺院里的一棵红梅花苞已经开始绽放,春天快来了!

  【寺庵记之九】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锦屏白云禅寺
  1. avatar

    吃素、皈依、建寺、念佛、修行,要解决的头等大事是了生死,脱离六道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他虽可能与此寺院告别,但并没与佛告别。
    [reply=大道,2012-02-18 00:27 AM]那是肯定的。[/reply]

  2. avatar

    一件事情被你娓娓道来,还真有点让人着迷。
    还真纳闷了:人要是走进了想做啥事情的路,别人是拦不住的,感慨于这位释智德的命运!

    [reply=大道,2012-02-18 00:27 AM]呵呵,人跟人是不一样的。[/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