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汪标本厂的姊妹花——《旧影新照》(18)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2008-11-30_114854-0.jpg

  上面这张拍摄于1978年的老照片,说的是当年棠云公社上汪标本厂的故事。

  着手开始做这个专题时,政协秘书长老董几次到棠云寻访这对小姐妹,终于有村民认出老照片中右边的一位,名叫汪亚飞,通过她,又找到了另一位,名叫汪增娣。因此,这张老照片中两个满脸稚气的小姐妹,成了我们这个专题采访的第一个题材。7月24日,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我们约好在棠岙东江村口汪亚飞开设的小店采访她们,由于是第一次行动,我们当地的新闻媒体也跟着我们一起去了。

  在村口,我见到了她们。30年的岁月,抹去了她们脸上的稚气,但仍然可以找到她们当年秀气姣美的影子。我们感叹,如今的人们真要比他们的上一代滋润多了。

  两人面对着我们的镜头,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但随着话题的展开,她们的话匣子也渐渐地打开了。

  亚飞和增娣都出生于1963年。那是我们国家刚从三年困难中复苏的年头,那年出生的孩子特别多,1963年也因此成了中国人口出生的高峰年。亚飞8岁上学,1977年初中毕业几个月后进了棠云标本厂。增娣晚一年上学,1978年初中毕业后也进了这个厂,她们戏称自己当年都是童工。

  上汪标本厂是队办企业,当年在奉化是第一家标本厂,在全国是第八家,生产鸭子、鸡、穿山甲等动物标本,产品通过上海等外贸公司出口,效益非常好。她们进去头几年是拿工分的,完成一个标本可以拿一定的工分,后来几年开始拿工资。她们记得一个月可以领到30多元工资,而当年一般的中专生毕业后才可以拿到35.5元的定级工资,同在棠云的造纸厂的回乡知青职工,最高工资也不过28元。她们说,当年别人好象都没钱花,她们花钱却不大愁。增娣说老照片中她穿的那件黑白格子的衬衣,当年可是很时尚的衣着。事实上,棠云由于地处山区,资源丰富,手工业比较发达,当年有“小上海”之称,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一直是个比较富庶的地方。1992年以后,棠云乡建制撤销,企业和居民开始向城区迁移,往日热闹的山村才开始冷寂下来。

  谈到拍摄这张照片的经历,她们还记忆犹深。当时,她们俩在贴毛车间工作,技术是车间里最好的,厂里每天要对工人的产品进行检验,评定等级,她们俩的产品基本上都可以达到特级、甲级。所以,虽然她们进厂时间不长,但都成了企业的骨干。当时企业效益好,来采访的记者不少,每当有记者来采访,她们俩上镜的机会特别多。有一次上海电视台来采访,厂里的工人们从没见过摄像机对着自己,都紧张得发抖了。她们记得拍这张照片的那次,还拍了好多张差不多场景的照片,亚飞单独工作的一张,当年曾上过奉化的报纸。

  说起这30年的经历。她们都说没有什么好说,生活都是平平淡淡过来的。亚飞回忆说,进厂几年后,附近的标本厂开始增多,她后来还进当地的竹编厂工作过。后来工厂外迁,她在2000年在村口开了一家小店,现在这家店是“农村放心店工程”示范店,在村里规模算大的。亚飞在今年村委会换届时当选为棠岙村委会委员、妇女主任,这是个由过去四个行政村合并而来的大村,在册居民有4000多户。她除了做妇女工作外,还负责村计划生育、公共卫生、环境整治等工作,同时要看管家里小店的生意,平时事情很多。她丈夫闲时帮她看管小店,有机会也做些生意。尽管工作忙,她说,她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她参加了村太极拳队、扇子舞队,每天早晚都有活动。今年6月,她们的太极拳队还参加了奉化市九运会的比赛。前两天,太极拳队还组织到上海参观了东方明珠。

  增娣几年后出嫁到江口,1996年,夫妻两人替本市一家企业在西安设了一个办事处,负责在西安的经销业务,到2003年才回来。回来后,凭着在外面打拚的资本积累,在江口街道方桥工业区租了厂房,办了个淋浴房厂,去年销售额达到1000多万元。

  说起这30年的变化,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最大的收获是培养了孩子,亚飞的儿子今年21岁,在南昌航空大学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读大二。增娣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24岁,已经从浙江工业大学新闻系毕业,考入宁波市海曙区审计局工作,小女儿在市区中学读书。她目前已经在市区安家了。

  说到今后的打算,她们都说今年争取要向好的方向发展,不过得走一步看一步。亚飞说很想今后能买块地,办个农场。不过目前村里的工作很多,这几年村里开展新农村建设,建造公厕,建健身广场,开展环境整治等,妇女主任是主力军,她必须多出点力。她说孩子大学毕业以后,自己还想过上比较轻松的生活。增娣说几年前刚从外面回来,现在企业才开始起步,以后有机会的话也想买地建厂房,扩大生产规模。

  亚飞和增娣当年在一块儿上班时是很要好的姐妹,但成家之后联系少了。在我们相约采访之前,她们已经有10多年没碰面了。她们说很感谢我们为她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让她们有机会碰面。亚飞说前两天她打电话给增娣,让她猜猜自己是谁,增娣说听不出来。增娣说她在电话里说我是亚亚啊,这才听出来,不过声音一点没变。她们解释说亚亚是亚飞的小名,当年,姐妹们都这么叫。说到这里,俩人的脸上都泛起红光。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岁月。

  她们都笑说这30年中,她们从少年变成了老年。我们开玩笑说,如果有机会,再过二、三十年后我们再替你们俩拍一张合影,那时你们才会变成老婆婆,现在还年轻着呢。

2008-11-30_114854-1.jpg
  30年后的再一张合影,右为汪亚飞,左为汪增娣。

2008-11-30_114854-2.jpg 
  汪亚飞在自家小店里。
 
2008-11-30_114854-3.jpg  
  本地媒体参加了这次采访,他们的问题比我们还多。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上汪标本厂的姊妹花——《旧影新照》(18)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