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登村的五年零一天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1 条评论

2014-06-18_001119-0.jpg
 
  5年前的6月14日,头一次坐朋友的车子去山登村。今年6月15日,又去山登村了。事先也没盘算过,但前后两次,恰好隔五年零一天,说巧也真巧。
 
  5年前那次,是随朋友蒋成去送照片。那年,他先去了一趟山登,拍了许多村里人的照片,一张张印好了,说要去送。我说我随你去看看吧,顺便也能拍点。
 
  话说这山登村在尚田葛岙片的崇山峻岭之中。下游的石头岙水库成了山村的天然屏障,进村必须通过水库边边山腰间三四公里的简易公路出入,是奉化为数不多的不通水泥路的村子。因此,外部文明侵入的速度尚比较缓慢。整个村依山而建,遍布石头房子石头路,一副天然雕琢的样子,显得非常古朴。最初那些年往乡下跑时,奉化这样的村子还很多,但有许多村子,这些年中慢慢地变样了。就这山登村,一直保持着原先的样子,五年前后,除了更显破旧些外,没什么大的变化。
 
  其实去年也到过山登,山登有两个自然村,去年走了里山登,没到外山登。去年去的时候,我也将上回拍的照片送给了村里人,觉得村里人的变化其实挺大的,有几位照片的主人,当面碰到了也没认出来。

  今年去,把重点放在了外山登,外山登人家少,鼎盛时期也就十来户,现在当然更少。记忆中,五年前在村中见到过一位老人,坐在老屋门口的小竹椅上,身体硬朗挺拔。我拍下过她的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曾经命名为“守望”,虽然标题俗得让人惭愧,但确实,老村老屋,也只有这样的老人们守候了。
 
2014-06-18_001119-1.jpg
  2009年6月14日摄。
 
  在当年的博文中,我曾在这位老人的照片下,写下过这么一段话: 
2014-06-18_001119-2.jpg
  “我也借机会拍一些。90岁的老婆婆,她耳背了,中气很足地大声说她叫胡阿桃,两个儿子三个孙子住城镇上了,一个大儿子还在村里陪他,现在上山去了。巧了,蒋成拍的照片中,恰好有一张是她大儿子的。”。
 
  这次去,我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位老人当年住的院子,发现房子已经坍塌大半,整个院子没有一丝人气,看得出,完全废弃了。心想,当年老人已经90岁,现在肯定不在了吧。
 
2014-06-18_001119-3.jpg
  2014年6月15日摄。

  在村边看到有一对夫妻在插秧,上前打招呼。问村中是不是有一位90多岁的老太太。插秧的男人说:有的,是我娘,还在呢。他用手一指田边一幢房子:她在那里,耳朵不好,不好说话。
 
  我绕过去一看,果然,有位老人坐在屋前,看儿子儿媳插秧。见我们进去,马上站起来,还是笔挺硬朗的身姿,问:客人哪来?
 
2014-06-18_001119-4.jpg
  2014年6月15日摄。
 
  我说我们没事走走,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清。我凑近她耳边,说你身体不错啊,看儿子儿媳插秧呢?这回她听清了,说自己96了,有三个儿子,两个在外面,这个种田的是大儿子。
 
  田中插秧的儿媳妇,说她耳朵不好,乱说呢。我问他儿子,你是不是他大儿子?他说是的。我说人家脑子清爽着呢,一点没搞错。大家大笑。
 
  老人问我们喝茶不?我们说不喝。告辞出来,她站在院门前看着,我挥手,她也挥手。这身姿,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如此高寿的老人。
 
2014-06-18_001119-5.jpg
  2014年6月15日摄。
 
  再次绕过那块田,问他儿子:你该有70多了吧?她儿子说,我今年77!
 
  天哪,看他在田中麻利地跳来跳去的样子,最多就看个60多岁。看来真有长寿基因啊。
 
  算起来,老太太当年生这儿子时才19岁,看来年轻的妈,生出来的孩子质量就是好。换个角度说,只要有妈在,儿子永远是儿子——不敢老啊,哈哈!
 
2014-06-18_001119-6.jpg
  2014年6月15日摄。老太太77岁的儿子。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山登村的五年零一天
  1. avatar

    偶也去过那里,难得保持原始状态的好地方。与偶不同的是你更关注的是“人”。赞一个!
    [reply=大道,2014-06-18 11:50 PM]呵呵,谢谢表扬啦![/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