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大堰·露营花丛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3 条评论

2011-04-14_011238-0.jpg
   
  开始商议博友笔会活动内容,还是在春节前。想不起谁第一个提出露营方案,印象中,参与方案商议的几个,一致叫好,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想必我也是叫好中的一个,只是叫好的时候,以为说的是别人的事,并没有把露营跟自己挂上钩。
  
  4月8日是博友报到的日子,忙碌了一天,晚上回家,又整理了一个报道贴,睡下已经午夜1点半以后了。第二天早上8点起来,9点到溪口,马不停蹄地随大部队赶到大堰,拍合影,吃中饭,再招呼博友集中上车,一起到万竹采风,然后回到西畈祠堂吃晚饭,接着参加篝火晚会,表演节目,晚会后烧烤,陪博友聊天,待这一天所有的事情基本结束,我的脑袋已经胀得不行,顾不上还有博友在烧烤,我只想躺下睡觉了。
  
  傍晚到西贩后事多,没趁天亮着去露营地看,晚会结束时,跟水波去营地巡视了一回,都没找自己的帐蓬在什么地方,又回到篝火晚会场地。这时候想睡了,再跑到营地,还不知道自己要睡的帐蓬在什么位置。问了在现场指导我们的户外俱乐部工作人员,发现我的帐蓬就在营地大门一侧,相当于传达室的位置。虽然帐蓬旁边筑了一道竹篱笆,但是谁想进入营地,都得在我铺位不到一米的田埂上经过,然后绕过另一面,进入其他位置。
  
  营地灯光昏暗。我拉开帐蓬拉链,发现出入口下没到底,上没到顶,不折不扣一个洞,探头朝帐蓬里面瞧,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伸手摸了摸,摸到一个包,拉出来看,工作人员说这个就是睡袋。这么小?我自己带了一个睡袋,是我们博友中的户外专业户水波友情赞助的,比这个要大一倍。工作人员见我自己带了睡袋,把事先预备的那个收走了。我把自己带的睡袋、棉衣、摄影包、腰包啥的,一鼓脑儿往帐蓬里一扔,欲进去,又想起一事,复问:听说还有防潮垫?我怎么没有?工作人员拿手电往里一照,指着角落里一个更小的包说,那不是?你把它拆开,吹上气,垫上就行。我拉出来拆了看,那是一个硬绑绑的塑料垫。摸索着找到一个小孔,拔了塞子,吹了几口,垫子啥动静也没有。工作人员说我帮你吧,呼呼吹了一会儿,枕头的位置鼓了。他说要不要把这整个垫子也吹鼓?我摸了摸垫子,挺厚,心想这吹气也是个力气活啊,不能太辛苦人家了,就说算了,不用吹了,将就着睡一晚吧。
  
  倒着身子坐进帐蓬,把鞋子脱了,犹豫着应该把它丢在外面还是放在里面,想了想,还是放在里面算了。万一谁经过我门口,一脚把鞋子踢走了,明天找不着就出大糗了。
  
  进了帐蓬,拉上拉链,感觉里面好闷。把垫子拉开,往上面一躺,心想,晚上会不会闷死在里面啊?这么热,根本用不着什么睡袋。
  
  脱了外套,把睡袋拉开,黑暗中,感觉这睡袋就是被子旁边加了个拉链,我随手拉过它往肚子上一盖,身子往地上一倒,睡吧睡吧!
  
  躺了没一会儿,感觉不对:这紫云英地,平日踩上去软绵绵的,以为躺在上面会很舒服,可这会儿怎么感觉身子底下坑坑洼洼的?还有那个气枕头,又硬又冷,跟石头一样啊。
  
  不时有博友从我帐蓬边经过,从篱笆墙门口进来。有的大呼小叫,有的钻进了帐蓬还在相互开玩笑,也有如冯峰、亦蓟等热心博友,在逐个指导露营“菜鸟”铺睡袋。看来这场面非常适合年轻人,要换成平日,我肯定也得起来凑凑热闹,但今天不行,我头昏脑胀,实在不想动,什么也不想说了。
  
  越想睡越睡不着,枕头硬,地不平,无论怎么躺,都影响我进入“入睡通道”。我不停地变换姿势,想寻找舒服点的睡姿,可怎么也找不着。睡不着,脑子里念头就多了。先回忆自己自小到现在,有没有在野外睡觉的经历,想来想去,都没印象。小时候,闷热异常的夏夜,每晚必带了草席去打谷晒场上纳凉睡觉,可多数时候是听大人讲鬼故事,半夜上露水的时候一定回家,入睡的次数都很少,更不用说睡上一整夜了。看来在野外睡觉,这次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又想,幸好安排今晚跟我睡同一个帐蓬的博友晚上回了城,要不然这么狭小的地方,挤下两个人,想翻身也难啊。接着又担心,这要是一个晚上睡不着,明天还有那么多事,可怎么办啊?我甚至都后悔,刚才有博友回城的时候,我干吗不搭了车跟着回去?
  
  夜深了,呼噜声在四周渐次响起,看来博友们都钻进帐蓬睡着了,我却还没找到入睡的感觉。特别是枕头,越睡越不舒服,一个姿势一分钟都保持不了。忽想起我还带了一件棉衣,不行,得把枕头里的气放了,拿棉衣当枕头。起来如是操作一番,再躺下,嗯,这回感觉好多了。再一会儿,感觉身上渐渐冷了,又起来,把睡袋完全拉开,人整个钻了进去,嘿,还别说,把睡袋垫地身下,拉上拉链之后,地面上的坎坷感没了。我终于找到在家里睡床上的感觉了!终于可以进入“入睡通道”了!
  
  不知道过了过长时间,我真睡着了,估计也加入了呼噜合唱的行列。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阵沙沙的声音惊醒,猛然睁眼,竟不知身在可处,再一恍然,想起这会儿正睡在荒野之中,那沙沙声是雨打在帐蓬上的声音。想起水波说过帐蓬里面不会进水,再看看外面天色仍然黑黑的,翻一个身,仍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雨滴声辟里啪啦大了许多。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微亮,晃晃脑袋,不胀了,嘿,这一觉还睡得不错!外面除了雨声,还是静悄悄的,我又合上眼,再睡,——睡回笼觉是人生一大享受啊,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也行!
  
  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人声渐起,迷迷糊糊中,感觉雨声歇了。开始有人从我的帐蓬旁边走过。跟着,听到亦蓟在外面喊:起雾了起雾了!我坐起身,从帐蓬透气孔看出去,发现外面雾确实是起了,可全是灰蒙蒙的,典型的山村阴雨天。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6点05分,可以起来了。在狭小的帐蓬里,我整理起内务,这才发现睡袋的结构,那上面居然有一顶帽子,可以把整个脑袋垫起来的。唉,早知道这样,我一进去就可以把这个垫在充气枕头上,也不需要折腾半夜才想起用棉衣,说不定昨晚早就能入睡了。
  
  钻出帐蓬,大大的伸个懒腰,深深的吸口气,哇,雨后清新的空气沁入心肺,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起来,这感觉有多少年没有了?10年?20年?反正很遥远了。放眼四周,大片的油菜花包围着我们,虽然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可是沾上了雨滴的油菜花,还是娇如少女,惹人怜爱。昨晚我竟没意识自己睡在花丛中,又是一大惊喜!
  
  没想到,一夜露营,对毫无思想准备的我来说,感觉能是如此的好!
  
  
2011-04-14_011238-1.jpg
  ▲中间那个临门的那个正是我睡了一夜的帐蓬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相约大堰·露营花丛
  1. avatar

    曾在亭下湖鲶鱼岛上睡过一晚露营,感觉:一闷热、二地硬且不平,翻来覆去没合上眼过,第二天起来发誓以后再也不遭那个罪了。

    [reply=大道,2011-04-18 00:53 AM]再去试试,可能就好了:)[/reply]

  2. avatar

    感觉怎么样 睡了一个晚上~
    [reply=大道,2011-04-16 01:03 AM]上面都写了嘛,呵呵[/reply]

  3. avatar

    看大道先生的文章犹如喝茶一般,感觉越来越有味呢!奉化的精彩有你们辛苦的汗水,再道一声{辛苦}咯!
    [reply=大道,2011-04-16 01:03 AM]过奖过奖![/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