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小镇生活——小镇日子(28)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2011-04-02_235947-0.jpg
 
  这一年的春节在2月初。我在家过得恍恍惚惚的。元旦前后,几位小学时的同学结婚了,赶着赴了几头婚宴,想着自己老大不小了,按照当年的标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工作调动的有了一点苗头,可迟迟没有结果,因此,整个春节是在焦虑中度过的。
 
  过年之后,回去上班,第二天去上级业务单位拜访,在那儿坐了一会儿,意外碰到了那分管农业的副市长陪着市委书记也来走访。那个时候领导下基层真的轻车简从,随便得很,在那个单位同样也很简陋的办公室里,副市长很随意地把我介绍给县委书记。县委书记随口问了我的情况,随意聊了几句。回来的时候,我在想,这个意外巧遇,对调动工作的事情不是会有什么好处?
 
  开年之后,站里还想在新的一年里再做一些生意,以贴补经费不足的窘境。上一年跟宁波做的生意,中间太多周折,我们催得太紧,惹得宁波领导不高兴,那条路断了。无目的的跑出去,事实证明成功希望不大。因此,2月中旬,我自告奋勇到杭州走一趟,找找同学老师,看能不能为单位争取一些试验项目,或者紧俏物资。站长爽快地同意了。到了杭州之后,我先到母校找同学,这是我毕业后第二次到母校,去前心情挺期待的,踏入学校时,看到熟悉的景物,甚至有些激动。可转了一圈,发现读研究生的同学,有的还在假期中。分配到省城机关的,却多被指派到基层锻炼去了。转了一圈,没碰到什么人,很感失落。到省厅找实习时的指导老师,发现他们也不可能给我帮上啥忙,只是口头表示了一些意向,说以后有机会跟我联系。在杭州呆了两天,一无所获,回来前的那个晚上,为了替单位省钱,我借宿在省农业厅招待所同学的房间,在那儿碰到好多学长,他们比我早毕业两三年了,这时候还住在招待所。晚间聚在一起聊天,说的都是房子票子的事情,直觉得他们个个是俗人。心想,大概毕业之后,大家都要变成这个样子吧。
 
  那天早上,没跟任何室友告别,天没亮我就悄悄从招待所出来赶火车。头天晚上下过雨,省厅门口的凯旋路,被过往的大卡车辗压得坑坑洼洼,还跟我毕业离开时一个模样。在昏暗的路灯下,我不小心连踩了几个积水坑,一双皮鞋里面全进了水,走起路来吱吱作响。就这样,一直步行到火车站,天亮时分,登上我毕业时离开学校时同一班火车回宁波。
 
  回到单位,同事们也没怎么问我做生意的收获,大概都知道这事不容易。因此,工作生活依旧。
 
  变化出现在那年的3月。中旬,我给交往了大半年比我迟分配一年到尚田的一个女同学写了一封信,捅破了窗户纸,算是明确了恋爱关系。她后来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现在的妻子。那年元旦,她已经调到城里工作,从此,我们俩有事情做了,每天下班,多是我去她那里,深夜时分再回尚田。或者她来我这里,吃了晚饭我再送她回城,然后再回尚田。记得那年的3月,冷空气回潮,天气特别冷。我却每天城里尚田两头赶,骑自行车走夜路顺顺溜溜的,再不像刚来尚田时那样战战兢兢的了。
 
  3月底,宁波市开一年一度的专业会议了,我照例参加。会议要开两三天,趁着会议间隙,走访了在宁波工作、实习的高中同学,聊些别后境况。会议开到一半,有一天早上,在会议室刚刚坐定,奉化单位的主管,就是我们那个副市长的妻子,过来跟我说,你不用开会了,马上回去报到吧,调动的事情办好了,这两天你在宁波开会,他们找不着你了。我昨晚回家,他们让我带口信给你,你明天上午就去报到吧。
 
  我赶紧从会场溜了出来,整理了东西,马上赶到车站坐汽车。到奉化,再骑车去尚田。站长还在办公室,没说什么,只说你知道了,那明天就去报到吧。我说好的,明天上班就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先到组织部报到。因为上次竞聘过后,组织部许多人已经有点熟悉了。在外面先碰到副部长,说你调市政府了,恭喜啊?我说我就是来报到的。他指了指一个办公室,说你先到干部科报到。干部科科长客气在接待了我,先同我谈了话,然后开了介绍信到市政府,让找办公室主任。我拿了介绍信转身到办公室找主任。主任我是头一次见,印象是一张宽大的办公室后面,坐着一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他拿了介绍信正要看,我熟悉的那个副市长正从门口经过,看到我在,拐了进来,说你来了?我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来了。副市长跟主任说,前段时间没有秘书,我没事只好今天拉这个,明天拉这个,把几个老秘书苦得够呛,他来了就好了。
 
  主任陪我去找办公室副主任,说以后你就坐他对面,工作听他调遣。副主任是一微胖的中年男子,不苟言笑,神情有点淡漠。他让我对面坐下,向我介绍了办公室的人员情况,工作流程等。随后陪着我到各个办公室去转了转。我拿着他介绍的办公室人员的姓名,努力记住每个人的名字与特征,心想,人员熟悉可是第一要紧的,这个得上点心。
 
  介绍完毕,副主任说,就你明天就来上班吧,工作以后慢慢熟悉。这就好了?关键的一个问题怎么没说,我住哪?我不好意思地问:我的住宿问题怎么解决,能给我安排一个寝室吗?他显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又领我去找一个干练的中年女秘书。他们商量的结果是,让我暂时在县政府招待所住在一段时间,待有房子了,马上给我安排。我想起一个月前在杭州碰到的学长们的情况,暗想,敢情到城里工作的,都得有这么一个过程?
 
  就这样,我告别了工作中的第一个单位,到城里上班了。算起来,我在尚田工作了20个月,担任了8个月的助理农艺师,52天的副站长。
 
  机关生活不仅紧张,而且压力巨大。离开小镇一个月后,我就开始怀念小镇日子了。有一天,我随手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记录了当时对已经远去的小镇生活的感受,虽然潦草,但现在看起来,感觉仍然非常准确:
 
  “就是这张纸背后所记的生活,已是远远地离我而去了。甚至于没有时间咀嚼出一些味道。以前曾是如此憎恨在尚田的生活,而今却又觉得如此值得回味。我曾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就是从尚田那块土地上起步的,从蹒跚学步,到游刃自如,经历了十九个月(应该是二十个月),算起来并不怎么长。但是在其过程中却是肯定见得其辛苦,因而也更加觉得那儿的舒心,每当听到以前那些熟悉的录音带,便会禁不住地想那熟悉的小屋和那独处的夜晚,在桔黄色的灯光下,或品茗百无聊赖的傻坐,或与三五好友说东扯西,也不止一次想到晚饭后,在街上,雨后潮湿的大路上散步时的情景……
 
  “然而这一切已是真的远去了……尽管我也可以在同样的夜晚去那儿,但是却不再会有那么一种心境和雅致了。”

  自那以后,我基本不记日记了,生活过得如落花流水,回想起来,再也没有当年那么有条理,有情绪。一晃,22年过去了。
 
 
  题头图:从我现在办公室的窗口看出去,两座山中间就坐落着小镇尚田。视线应该可及,然而让城市建筑挡住了……

【全文完】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告别小镇生活——小镇日子(28)
  1. avatar

    呵呵,也不写写你捅破窗户纸的那封信是怎么写的?[razz]
    [reply=大道,2011-04-07 11:28 AM]详略得当嘛,哈哈[/reply]

  2. avatar

    跟着看完了,28集大结局,一年多了吧。对于我们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年轻人有收获
    [reply=大道,2011-04-03 11:58 PM]非常感谢关注,因为一段时间服务器出现问题,影响了写这事的情绪,因此,中途停止了好长一段时间。而且后来很遗憾地发现,过了一阵子再写,有点事情更模糊了。得出的结论是,该做的事情一定要一气呵成完成好。[/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