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龙游缘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2011-01-16_015819-0.jpg
 
  这两天,博联社龙游博友联谊会成立大会正在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博友这会儿正相聚龙游,热烈境况可以想象。许多熟悉的博友或发来短信或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没去参加活动?我都回说,到了年底实在事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实在抽不出身参加。虽然我们奉化的博友会,委托几位代表前往参加,顺便也让他们传达一下我的祝贺之意。但没能亲往,心底总觉遗憾。有时候,非常羡慕像老董那样的,退了二线,班可上可不上;也羡慕吕名那样,虽然责任大点忙点,但大小事情可以自己作主,想出门就出门,谁也管不着。偏偏我这样的职业,枉有个名声,就是不自由。
  
  大凡一个地方吸引人去,一个是因为风景之美,再一个是因为人情之切。龙游这两天声名鹊起,不排除博友们被龙游博友渲染的山水之美所吸引,但我想,更重要的是,广大外地博友们此次赴的应该是情义之约。我当然也非常向往能赴至情至义之约啦。
  
  说起龙游,我真是有许多话要说呢。
  
  28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就来自龙游。记得我上大学后的头一句话就是跟他说的。那时我已经在寝室呆了三天,也沉默了三天。由于不习惯说普通话,总觉得开口说话很难为情。那天晚上有个黑人留学生在我们隔壁寝室玩,我们两个跑到走廊上看热闹,完了,相视一笑,我开始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用普通话会话,对他说了两个字:真黑!
  
  我和这位来处龙游的同学,床铺正对着,中间只隔张桌子,每天一起床就对上了面。他的学号紧挨在我后面,后来做实验一直搭一组。因为这个关系,有一段时间,我们俩吃饭也搭过一段时间的伙——在食堂,一人排队买饭,一个排队买菜,可以节省时间。菜也是买不同的两个,可能一荤一素,相互搭配着吃,不但省钱,还多一口味。搭伙开始的时候,双方可能还算帐,时间长了算不清楚了,就每月往菜金中扔同样数量的菜饭票,再后来可能扔多扔少也记不清楚了,就全靠自觉地扔。在大学的时候,有好多这样的搭子,好象谁也没有因为菜金出多出少跟人发生过矛盾。
  
  入学一个月后,人轻松了许多,突然觉得应该学些什么。我们俩想到的第一样事情竟然都是学摄影。买了本小册子,在寝室里研究了一个中午,下午就去租了台双反相机,买了个黑白胶卷,跑到校园里拍照去了。在他的一个老乡学长的指点下,我们头一次拍出的照片,竟然张张成功。
 
[align=center]2011-01-16_015819-1.jpg[/align]
  ▲我的龙游同学替我拍的第一张照片。
 
[align=center]2011-01-16_015819-2.jpg[/align]
  ▲我们俩的合影,我们的指导师傅拍的。
   
  不过我们俩的关系,没有因为是实验搭档和曾一起学摄影而变得非常亲密。他的性格不是太外向,与人交流不是他的长项。在学校里,由于经济条件限制,我也不可能常摄影,改玩吉它,玩社团了。他呢,则迷上了武术,也不再摄影了。每天晚上晚自修后,他必定抽出一个多小时到外面练功。等他回来,正是大家迷迷糊糊将要入睡的时候。他摸黑开门,呼噜呼噜地喝水,拿了脸盆去冼衣间洗漱,回来上床铺被子,总要弄出一些很大的声响。于是大家躺下后,尽量等他回来洗漱停当后再入睡。要是有一天他回来得晚,大家就像有个经典笑话中的等楼上住户扔第二只鞋子的房客一样,烦躁不安。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终于忍无可忍,第一个对他发了火,寝室里还有几位也同样附和着发出了抗议。自那以后,他回来的声音就尽量小了点,但一直没有戒掉这个爱好。自然,他的武功也日见长进,到后来可以代表学校去外面参加比赛了。我们班级有时候搞个联欢什么的 ,他的武术表演一直是保留节目。有一回,因为地板太滑,他在表演一个高难度动作的时候摔倒了,吓得我们一拥而上,赶紧扶起他。他揉了揉摔疼了的前额,重新给大家表演了一回。真是认真得可以,也争胜好强得可以。
  
  那一晚跟他吵过之后,我们俩还一起做实验,尽管交流不多,但配合还是非常默契,说话也是客客气气。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俩个的关系真是非常奇特。他这人虽然武功高强,可从不以武吓人。记得有一次一起上街,我要翻越一道护栏过马路,他则紧张地四处张望,连说不行不行,纠察可能来管的,让我暗地里笑他真是胆小。
  
  同室4年,闲时常在寝室聊家乡,我已经记不清他说宣传过家乡什么事情了,只记得他说过家乡的小辣椒很有名。同学之间有时候说起人际交流人情世故的话题,他的处世哲学都是张口闭口“我们练武之人”,让大家很不习惯。记忆中,他跟同寝室其他同学的交流都不多。
  
  我们同室的7位同学,来自省内6个县,要说距离,隔着都不是太远。但是当年交通不方便,我们的口袋也不富裕,同学4年,愣是谁也没有邀请谁去自家故乡玩,更没有谁真的动过去同学家乡的念头。所以一直到毕业,对别的同学故乡的了解,都只留在对方口述的印象中。
  
  毕业之后,我们俩都回了故乡。不同的是,他没有回到龙游,而是分配到了衢州市的一个研究所,算是进了家乡的大城市,我则直接到了老家的乡下。他的分配要比我好多了。分别头两年,逢年过节,大家还互寄贺年卡明信片,渐渐地,消息就越来越少了。
 
2011-01-16_015819-3.jpg
  ▲毕业时他给我的鉴别赠言。
   
  1997年,我们在母校举办了一次毕业10周年同学聚会。这位龙游同学当然也来了。相隔十年之后,发现他变胖变白变帅了,也健谈了许多。那次他还带了儿子来,儿子长得也是虎头虎脑,聪明伶俐,人见人爱。10年后再见,当然要聊别后经历,我打趣地问他是不是还在练武?他说,当然练啊,现在我有好多崇拜者,其中还有许多好多女弟子呢!说罢大家哈哈大笑。那次知道他在那个研究所混得不错,已经担任所副职领导了。
 
2011-01-16_015819-4.jpg
  ▲我们毕业10年时的合影,第三排右三是他。前面两个男孩中的其中一个是他儿子,具体哪个我不确定了。
  
  不管当年在学校关系好不好,同学情总归是世界是最纯洁的感情。所以,那次同学会结束时,大家都依依惜别。同学间一个共同的告别词是:“以后有机会,一定到我家来作客啊!”我和这位龙游同学也说了同样的话。是啊,工作十多年之后,大家都有了一点经济基础,也有机会四处走动了。那个时候远的地方去不了,省内的县市,每个总有一两个可去。我们的同学绝大多数都在省内,每到一个地方,如果那儿恰好有同学,必定事先联系好,叫来一起喝茶聊天,共话当年友情、趣事。只是这衢州、龙游,好多年了我一直没去过,总是排在我下一个的计划中,充满期待和向往。
  
  10周年同学聚会之后两年,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单位忙碌,突然接到在杭州一个同学电话,他劈头告诉我一个噩耗:我的这位龙游同学,刚刚因车祸去世。问我有没有时间去参加告别仪式?
  
  我大惊,问他具体情况,他说还不清楚。再问告别的安排,他让我马上出发。这又是我走不开的时间。因此,我只得请他代为多鞠一个躬,以表哀思。后来知道,他虽然是研究所的领导之一,但必须事必躬亲。那个时候,地市级的研究所经费紧张,好大一部分必须自己筹集。说白了,就是最笨的生意也得做。他负责的是所里的经营那一块,那次,他随车在乡下收购桔子。回来的时候因车子超重,途中被交警查获。交警处罚他们之后,却允许他们继续上路。据说车子在坡顶刚刚起步下坡,就跟相向行驶的一辆车子发生了正面碰撞,他当场就没了呼吸!同学们都唏嘘不已,骂那交警,你不去拦人家,人家也不至于那么巧碰到别的车子;你既然拦了人家,就不该让人家违规再继续上路。人生之路,有时候就偏偏差那几秒钟!我想着同学会上碰到过的他那年幼的孩子,推人及已,心如乱麻,好多天一直睡不好觉。
  
  同学去世,衢州、龙游似乎没有了我可牵挂之处。2004年9月,我曾经路过龙游一次。那次是单位组织的活动,在游览了三清山和上饶集中营后,返程途中,我们在龙游一个农家乐吃过一顿饭,顺便去龙游石窟参观了一下,没进城,也没住,因此对龙游基本没有什么感性认识,以至于现在也没有啥印象了。
  
2011-01-16_015819-5.jpg
  ▲2004年9月我路过龙游时拍的龙游石窟。
   
  进入博联社之后,在网上网下认识了不少衢州、龙游博友,似乎那块陌生的地方又让我有了向往。这次博联社的博友会在龙游举行,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不成,是一个遗憾。不过,我想,以后会有机会的。有热情好客的博友们在,我会与龙游有缘再约的。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我的龙游缘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