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20周年纪念•车事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1 条评论

2011-01-22_014752-0.jpg
      
  星期四晚上,在父母家吃了晚饭,妻在路上念叨,明天是农历十二月十八了,记得是什么日子吗?
  
  十二月十八?我一想: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再一想:啊?明天不是我们结婚20周年纪念日吗?
  
  妻满意地点点头,表示赞许。又问:想起20年前这会儿我们在干什么吗?
  
  这个,当然,不用她提醒,我记得清清楚楚呢。当年这个时候,我正为第二天结婚用的车子没了着落而发愁呢。
  
  20年前,我是单位的小秘书,她是单位的小警察,我们毕业没几年,在小城里无亲无故无地位,也都没有房子。我住一间12平米的单身宿舍,宿舍楼内没厨房没厕所,她住单位的半间会议室,前后都是玻璃窗,跟邻居只隔着一层薄薄的三合板。无奈,我们只能把婚房做在我乡下老家的一间小平房里。我们跟双方父母约好了,婚礼那天,找一辆车子,中午送我们到她父母家,他们办嫁女酒;下午到我家,晚上我家办迎亲酒。然后,我们就在老家过婚假,婚假加春节假期,可以休息20来天。我俩上班之后,还没休过这么长的假呢,那时候经常星期天也要加班。
  
  车子最早是问妻子单位借的。那个时候普通人家举行婚礼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气派,一般租辆双排座的货车,驾驶舱坐新娘和女傧相,后面车厢拉嫁妆,已经算上档次的了。我们结婚用的东西早已经集中放在我老家的新房里了,没啥嫁妆可拉。妻约了她妹妹和一个同学做女傧相,加上我,一共4人,打算只用一辆小车。妻早在婚礼前一个多月前就向他们单位领导提出,要求借用他的座驾一天,领导满口答应了。婚礼前一个星期,妻再次跟他们领导打招呼,回答还是没有问题。我们也就放了心。
  
  结婚前一天,我们都在正常上班。临下班前,妻想再去约一下车子,发现领导、车子和司机都不在。她向局办公室主任打听,主任说,领导出差,车子开到上海去了,明天回不来。
  
  妻慌了,问办公室主任,不是约了明天借我们一天吗?那主任笑了,摊摊手:那我也没办法。
  
  她下班把这事告诉了我,我也慌了神。那个时候我们这小城里小车非常少,除了比较大的公家单位可能有一辆小车外,没有私车,出租车也很稀少。而且以我们的经济条件,也不可能包租得起出租车。由于车子少,每个单位的车子都很少会有空闲的时候。如果不是提前说好,如果不是关系特别铁,要想借到车子非常困难。怎么办?我急得在屋里团团打转,吃饭的心思都没了。想了半天,唯一的办法是,硬着头皮再找人借吧。
  
  妻的单位离她住处不远,我们到那地方打电话。我踌躇再三,打电话到另一个单位领导的家里。我非常清楚地记得,领导接电话的时候,嘴巴还有咀嚼的声音,估计正在吃晚饭。我吞吞吐吐把我的困境跟他说了,问他明天车子有没有空,能不能借我一天?他一边嚼着嘴巴一边痛快地说:没问题,明天一早我跟司机说,你用吧。我感激地说,我怕你明天要用车,不好意思了。他说,你这事重要,我明天有再要紧的事也自己克服,不管干什么都让给你!
  
  听了这话,我眼泪差点掉下来。这位老领导,平时态度很威严,好训人,他的下属们都有点怕他。我最早没问他借车,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快!
  
  事情有了眉目,我心头的石头怦地落了地,那天晚上睡得还挺好。第二天,也就是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我一大早就起来了,捱到上班的时间,赶紧去那位领导的单位,一路上还在担心,领导那头答应了,可千万不要司机有事!远远的走近那个楼,看到司机在走廊上,高声对我嚷:你今天结婚啊?恭喜恭喜,领导跟我说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天哪,太顺利了,我心头一阵高兴,赶紧掏烟敬上。我说我马上去理发室做头发,我们9点钟出发吧。
  
  机关理发室的师傅平时给我理发挺随便,刷刷刷,十来分钟就完事。那天听说我要结婚,格外细心地替我剪了,吹了风,再喷上香喷喷的发胶,让我平时不修边幅的面貌焕然一新。9点钟,我们一起出发。
  
  这领导借给我的车子是一辆前苏联产的暗红色旧拉达。比起妻原先向她单位借的白色上海轿车,当然要旧些小些,但颜色要显得要喜庆多了。路上,我跟司机聊起借车这事,说到前面一节,司机说,难怪啊,你们没请单位领导喝喜酒,他当然不会把你这事放在心上嘛。我说,我们的喜酒是在乡下办的,交通不方便,压根儿没想请领导、同事的大驾啊。司机接着说:不过这事确实不厚道,你临时有事不能借车子了,不会提前跟人说一声?人家也好早另作打算啊。
  
  好在,打从坐上那辆红色拉达起,那一天的过程都非常顺利。限于条件,我们的婚礼非常简单。中午岳父母只请了住邻近的亲戚朋友,在溪口镇上一家小饭馆安排了四五桌,其实就是吃了顿便饭。席间多是长辈,妻只请了一位同学做傧相。席间比较热闹的,印象中也只有一个妻儿时的玩伴。下午转到我老家的时候,由于我表亲多,加上在农村,村里本家都要来随喜,总算比较热闹。该请长辈喝茶的都请了,该敬酒的都敬了。表哥表弟表姐表妹及邻居小兄弟们甚至邻里叔伯,猜拳行令捉弄新娘傧相,该闹的都闹了,显得挺有喜气。
  
  我担心单位的车子用太久了不好,下午到老家之后,我问司机是不是喝了喜酒再回?他看看天色不早,说我还是回去吧,反正你们也不回城。我就没挽留他,扔了几包烟给他,让他回了。经过这一次,这位司机后来成了关系不错的兄弟,也曾经做过妻的同事。那位借我车的老领导,后来与我共事多年,关系一直不错。到现在,退休已经有10多年了,偶尔碰上,第一样要想起说起的,必是那天他帮了我大忙的事情。
  
  也是因为借车这事,妻对自己的老单位一直耿耿于怀。我说,人家也没必要非得借你车吧,忘了这事吧。可说归说,真要忘记确实难。好多年了,妻到十二月十八那天,必定要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有一次我想不起来了,还惹得她好大一会儿不高兴。待我想起是这个纪念日子的时候,脑海里浮起的第一个情景,必是在那个冰冷的冬日黄昏,我惊惶失措地得到车子没了着落消息,然后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犹豫着该跟谁借车……
  
  昨天下午我拜访了一位做了老板的同学。在他办公室刚坐定没聊上几句,探头进来一中年妇女,手里拿个条子要他批。他问啥事?女的说,明天儿子结婚,本来想今天就休息的,看厂里的活儿忙,就多上了一天班,明天开始休假,请老总批一下。我那同学赶紧拿起笔,边写边说:恭喜啊!要不要车子?那女的稍感意外,随即说:谢谢老总,车子已经借好了。我在旁边听了,莫名地小小感动了一下。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结婚20周年纪念•车事
  1. avatar

    二十年风雨情,生活越来越好!
    [reply=大道,2011-01-26 04:58 PM]谢谢祝愿![/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