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聘失败——小镇日子(26)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4 条评论

2011-01-27_003131-0.jpg
 
  终于等到了团代会召开的日子。
 
  这一年的团代会,绝对是奉化近代史上值得记录的一次会议。其原因就在于增加了竞聘这个环节。青年的思想最活跃,由于这次活动留下的“余毒”,一直影响了后面两届。我估计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这次团代会在奉化官方出版的“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中,竟然没有留下片言只字。
 
  我的日记中也没有记述当时的情况,因此会议举行的具体日期暂时也没能查到。只记得会议举行的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与会人员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装。开始的头两天,太阳很好,结束的那天,却是个阴天。
 
  会议的大体议程还是一样,一个是听团县委书记的报告,讨论,作决议;还有一个内容就是换届选举。因为竞聘产生团县委常委的候选人可以不论身份、职业,这就意味着一旦进入团县委常委行列,即使你原来是个农民,也能顷刻间成为“吃皇粮”的国家干部。当然,经过前面过关斩将式的淘汰,入围者中真正的农民自然不多,但不少参加竞聘的,之前都是在乡镇政府或者乡下的企业、学校工作的,他们想调入城区工作,不找关系不托人情不挖路子不扔礼包,几乎是不可能的,有这么一个机会,如果又杀到了最后的关口,谁能轻言放弃?因此,这次会议的注意力,其实都集中到了竞聘这个环节上,报告啥的,根本没有人关心。
 
  一到会议驻地住下,我马上就感觉到了竞争的紧张气氛。决定这最后一关的关键是选举。程序是,经过前面几关考试的入围者有资格参加团县委委员的竞选,在选举产生的团县委委员的范围内,再选举产生常委。只有成为常委,才算真正考到了团县委。因此,选举是关键,前提是须得到参加会议的相当多代表的支持。所以,一到会议暂息,必有一些人到各代表团的房间里来活动、游说。尤其是晚上,游说的人更多。
 
  我那个时候真是有点懵懵懂懂。因为我不专业从事团工作,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时间也不长,认识的人不多,再说这事成与不成对我来说不是迫切,因此,我到这个时候还是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这时,我所在的尚田区代表团的几位朋友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这个团有两个候选人入围,其中一个是乡里的团委书记,还是全国五四奖章获得者,应该说他的优势要比我强。可大概是代表团中的主要人物是乡镇团委书记的缘故,其他几个团委书记反而不怎么看好另一个候选人,他们都把重点投向了我。尤其是区所在的镇团委书记,是我们这个代表团的核心人物。在他的带领下,他们四处为我做工作拉票,不时向我通报工作进度:又拿下了一个乡镇或者一个区一个企业等等。
 
  到我们房间作客的其中一人,当时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在前面几轮的笔试面试中,我们已经听到了一个传奇故事:在报名阶段,一所中学的一个教师,得知消息时,报名期限已过。他独自一人跑到县里申诉,说他们学校的领导故意压下了通知,导致他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得到消息,现在他要报名参加考试。我猜想,当时组织报名的人,大概想多一人少一人参加竞聘无关大局,因此准许他报了名。没想到他在笔试的时候拿了第二,面试的时候拿了第一,综合成绩脱颖而出,迅速传为佳话。所以,他来我们这里活动的时候,有人介绍说这故事的主角就是他时,众人都特别留意。也许是他跟团系青年的关系不是太熟,印象中,他的话不多,近于木讷。他能拿到面试第一,似乎有点不可想象。
 
  选举团委委员的投票间隙,有个短暂的休会时间。全体代表都在剧场里等候投票结果。这时候有代表提议拉歌,自娱自乐。这是个不错的表现机会,因此,各代表团推上台去的,差不多都是候选人。我也被我们的代表团拉上了台。第一次上剧场的大舞台,感觉这舞台真是大,我们乡下的小戏台与之相比,简单只是它的一个角落。舞台上的灯光很亮,直照脑门,显得台下反而有点暗沉沉的。我上台简单说了几句,说我们都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八十年代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我们的心仍然年轻,接着清唱了一首《年代的朋友来相会》。当时小城里讲普通话的不多,我从台下观众的掌声看,反映不错。
 
  并不是所有上台的都能获得掌声。我记得有一个候选人,也被人拉上了台。他到了台上,东拉西扯讲了几句话,也没听清楚讲了什么,又跑下去了,惹得哄堂大笑。我旁边几个代表当时就说了,啥也不会,跑到台上去干什么?
 
  团县委委员的选举结果出来了,果然我也名列其中,记忆中,好象票列第9位。我的朋友们都很振奋,分析的结果,觉得按照票数,我应该会在常委候选人之列。我也感觉心中的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离最后的结果只有一步之遥了,也不由得我不心动。
 
  离最后的常委选举还有半天时间,吃饭的时候,我们团的核心人物更是加紧了拉票行动。没想到,另一个区的区团委书记,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说我可能不会在最后的候选人中间。我的这位朋友向我转述这句话的同时,有个内定名单的传言在参加会议的代表中悄悄流传。
 
  下午的会议开始时,主持人宣布了进入常委候选人的名单,果然,大会要选举7名常委,候选人只安排了8名,我刚好被排除在候选人之外。几个月里,我先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参加考试,接着在一轮轮的竞争中一次次入围,待哄得我心热了,却呼啦一下,又被冷水浇灭了。
 
  选举结果产生之后,会议主持人宣布,举行闭幕式,请新产生的团县委委员上台。说这话时,我正有点分神,没听清楚,坐在台下按兵不动。待主持人一个个点名介绍委员,点到我时我才清醒过来,赶紧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台上一个角落坐定。事后,有朋友说我,你既然当时没上台,还跑上去干什么?确实,委员选举时,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候选人,听到候选人只取了8名,当时就离开了会场。
 
  那个过了报名时限的自荐人,这次果然入选团县委常委。可以说,这次选举,除了他是一匹横空杀出来的黑马之外,其他入选者基本上是组织内定的。当然,因为他的杀入,有一个内定人员没能进入。后来听说,那个落选的人选,原来还是团县委副书记人选,可惜,当时连团县委委员也没能选上。回头看,倒不是代表们对候选人有意见,一方面候选人所在的单位很有讲究,另一方面,组织意图太过强烈也很容易引起全体代表的反感。团县委的这一次竞聘,导致后来连续数次选举“不成功”。最后是这一批人全部超龄退出了共青团舞台,一切才重又步入“正规”。
 
  而我,参加完这次会议后,又回到尚田,继续过我的小镇日子。

  (题头图:选举产生的团县委委员们与市领导合影)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竞聘失败——小镇日子(26)
  1. avatar

    嘿嘿嘿嘿

  2. avatar

    回一下沈江MM,汪部长,进步"变化"大着呢,这也许跟水土有关,亦或是核粮核酸的关联[smile]
    [reply=大道,2011-01-30 01:16 AM]嘿嘿[/reply]

  3. avatar

    突然发现,自我认为的决不真切,虽然一直有着模糊意识.

  4. avatar

    真没有想到你还经过这么“英勇的”战斗!
    看见汪仁芳部长;
    你那时真瘦啊!
    [reply=大道,2011-01-28 00:45 AM]哈哈,年轻时缺少营养嘛。[/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