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两日(一)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2013-06-01_234913-0.jpg
 
  上级单位组织,去上海同济大学培训两天。记个流水帐。
 
  第一天 
 
  根据前一日的约定,早8点,与同事在甬金高速溪口东入口碰面,坐他的车,一起赴上海。前一天,最高气温窜到35度以上,夜里睡觉已经得开空调了,没想到一夜雨后,早上起来,感觉冷得像重新回到了初春。而我们从家里出来时,都穿着短袖T恤,好冷。
 
  上车时,同事说他先开一段,快到上海了换我?我说还是我来吧,车况不熟,得先预热一段路,要不,等会儿到上海进城时才让我开,我会懵的。
 
  于是我开着车进了高速。开了十年车,开越野车,在我这还是头一回。一踩油门,方向一打,感觉也没啥特别的,跟小车一个样。二三分钟后就没了陌生感,只是发现转弯时,这车的方向盘指向性不是太明确,油门踩起来还有点重,不过这平日看上去很庞大的车体,驾驶起来也没感觉特别大,不一会儿,我很快就将速度拉到了120以上。
 
  出门时雨没下,到高速入口时天飘起了雨,开了一会儿,雨就大了起来。开了雨刮器,一会儿发现了一个新功能:这雨刮器的慢速档刮水的速度是可以调节的,这功能我同事开了两年还没发现。随着车子行进,雨时大时小,又发现这雨刮器挺智能,雨小了自己会停,雨大了又重新开启。
 
  一路顺利,一个小时就上了杭州湾大桥,20分钟走完大桥全程。这是我头一次走跨海大桥,上桥没一会儿,就感觉车受侧风影响挺明显:方向有些摆,得很在意的用力把住。好在桥上有限速,开不快,一切尽在掌握中。
 
  到了北岸服务区,进去小憩10分钟,抽了两根烟,重新上路。离目的地还得走一半路程。这一路下去,还有两个收费站。一个地浙江境内,一个在上海境内。同在一条高速公路上,省际为什么要分开收费?凭现代的信息技术,要解决一个分帐问题太容易了。我猜测不愿意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养人!收费站的每个通道都有五六辆车子排队交钱,没两三分钟通不过卡口,收费对公路畅通的影响挺大。这点时间,可以跑三五公里路了。
 
  在高速公路的上海段,有一段路前后不见车影,疑心到了西部一样。可一出高速,立马感受到了大城市的通病——拥堵。本以为时近中午,今天又不是周末,高架路上应该会比较通畅。没想到一上去就堵上了。走走停停,最后30多公里,愣是化了一个多小时时间。一路注意高架上的显示屏,不时提醒前方路段通行情况,这个比较人性化。我们感慨,在大城市生活太不方便了,美好人生中,得有多少时间扔在这路上啊!
 
  11点半多,总算到达同济大学大门口,比我预想的晚了半个小时。进学校大门,一路问留学生楼在哪,在路边街的许多学生都惘然摇头说不清楚,真奇怪:这学校才多大地方啊!
 
  找到我们会议的接待处,拿了钥匙,原来我们就住在留学生住的楼里。我的房內有两张低而窄的床,另有一间书房,靠墙搁两张桌子,墙上挂一台分体式挂臂空调和一台液晶小电视,卫生间有一个电热水器。我打开平板电脑,发现搜不到免费可蹭的无线网络。书房书桌前有电源插头,房间床头后有两个,一个插着床头灯,另一个却被床头挡着,不把床移开没法用!大学里的设施,相当的不人性化。
 
  12点半,到大厅集合吃饭,却发现吃饭的餐厅在学校大门口旁边,步行过去要10多分钟。到了餐厅,发现饭菜已摆好,每人一份,可惜已冷。学校方面带队的说很抱歉,原来约好吃饭时间是12点,可今天下雨,大家都堵在路上了,开饭时间迟了,饭也冷了。
 
  规定的上课时间是13点20,吃了饭得马上过去,中午休息不了。我回到房间,洗把脸,到楼下大厅,见带队老师等着带我们去教室。楼下保安笑嘻嘻问们哪来,听说我们宁波来的,他越发热情,自我介绍说他是鄞州东钱湖人。我问他是不是姓忻,他説是,在湖边出生,现在在上海工作,兄弟姐妹现在都在那边生活。有同行的问他挣多少?他說二千。晚饭后我回房时,见他还在值班,说得到8点下班,但做一天休一天,明天就不来了。
 
  在上海的宁波人很多,下午第一个上课的说祖籍也是宁波的,中间一个给我们安排管理的,也说是宁波人。
 
  下午讲了两课,头一个号称同济第一人,讲生态文明与绿色发展,大家都听得很认真,讲的也不错。据说他曾给中常委上课,名不虚传。他用一个数学公式说明了绿色发展的路径,还介绍了一些技巧,我觉得有些小技巧,是很适合在一些官方场合卖弄的小伎俩。
 
  第二个讲的是宗教与国际政治,开场举的两个例子先声夺人。说日本参拜神社只有中国和朝鲜半岛反对抗议,国际社会却并不敏感,原因就是因为日本是一个信奉神道教的国家,神道教认为人死了之后,所有的罪恶可以赦免,并且人死了就成了神道,必须祭拜。说到底,其实是个宗教问题。中国倡导的外交中的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被许多人诟病,原因是西方的基督教的目的是要救赎人类,他们认为人权高于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很多时候被认为是不负责任的无原则国家的作为。
 
  在后来的讲课中,他讲的就没有什么新意了,尽管他上课时姿体语言丰富,讲话中气十足,充满激情,然而观点陈旧,话中的信息量少,且明显感觉他对所讲问题并不是十分熟悉和内行。听着听着,我感觉自己快睡着了,于是只要装着记笔记,抄课件,抄百度上有关名词解释……总算捱到下课。
 
  吃了饭,外面飘着雨,没事干,将手机当成路由器,用平极刷了一会儿微博,接着,平板上手写了这第一天所见所历。
   
2013-06-01_234913-1.jpg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同济两日(一)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