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之殇与密集恐惧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2 条评论

DSCF6373
  2014的最后一夜,在雪窦山上值守到祈福新年的钟声敲过,回到家中,时近一点,上网到近3时方上床睡觉。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室外气温已降到冰点以下,网络世界也未见异常,似乎这个世界一片详和。因为晚睡,元旦近午方醒,起来习惯性刷微博微信,瞥见上海外滩惨剧,顿感惊心。遂破例观央视午间新闻,头条是习大大的新年献词,第二条即是气氛沉重的上海惨剧报道。本应有欢喜气氛的新年,就被这一消息全搅乱了。
 
  近年网络上盛传一新名词,叫密集恐惧。我觉得最让人恐慎的,倒是人员密集。这世界上发生的诸多特大惨剧,除开自然灾害,通常都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因此,如果没有特别的需要,比方说工作,比方说无法绕道的路过,我是一般是不会往人多的地方凑的。人是需要保持一定的空间和距离的,这样才会感到自在自由。人与人紧紧挤在一起,无法保持距离,无法自主行动,干什么呢?
 
  这两年,碰到人员密集的机会越来越多。前不久的平安夜,今年的新年前夕,我和同事们都深切感受到了这一点。不说我们的工作对象场所,每到节目都有各种各样的纪念庆祝祈福活动,人聚集特多。就说奉化的银泰城四周,这两个晚上都是车满为患。许多朋友在微信圈上晒活动,竟都在这个奉化的商业中心吃饭宵夜看电影。咱这才多大点地方啊,人都往一个地方挤,上海的外滩,历来是商业闹市与外来文化的交汇处,新年到来之前的人员密集成人山人海,堵住整个马路的情况,不奇怪啊。
 
  中国的官方体系,向来对危险两字不甚敏感。对不是政府主动组织的活动,向来不甚关注,多由民间自生自灭。民众们也一样,太平盛世,对危险两字,多少有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少年了,一直这样,不都是过来了?所以,谁也不会在一个事件或活动中,把危险两字放在首位。就说昨天上海这事,听说外滩过去每年都组织焰火晚会,为维持现场秩序,警力投入得非常多,而今年没有了这一安排,警力安排就没有那么多了。而对这一延续了多年的习惯性活动的取消,许多民众并不知道,还习惯性地去看,年轻人又精力过剩,喜欢浪漫,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见证新年来临,也往那个地方涌。于是,局面终于失控了,酿成了如此惨剧。从媒体对36名受难者年龄的介绍,就知道,都是年轻人啊!
 
  我在1997年组织过本地的灯会活动,实地见过人群像麦粮一样滚滚而涌的情景,也在那两年之后组织大型彩票销售时,碰到过消息不明,短时间内人员聚集围攻车辆的失控场面,知道人员密集的难以控制和后果的不可预知。这两年工作中,经常碰到人员密集的的机会,每次都是战战兢兢,唯恐万一。体会最深的是,这些密集活动的参与者和活动主办人,往往对可能发生的危险不甚考虑,要他们配合难之又难。此次事件之后,估计上上下下对这一类事件会高度重视。预案两字,再不能只写在纸上。对于安全,只有铁腕待之,别无良法。
 
  当然,对于每个人来说,还是一句话,离密集人群远点吧,越远越安全。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新年之殇与密集恐惧
  1. avatar

    他人是地狱。又一次验证。

    1. avatar
      @狂笑三声半 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