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十一黄金周结束了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3 条评论

  要说时间过得真是快,节前一直在盼“十一”快点到来,好痛痛快快玩上几天。一晃,黄金周结束了。七天时间,没睡够也没玩够。不过怎么也得总结一下这七天里的咸淡事。

  1日,早上一觉睡到10点40分,起来,吃中午。下午,见天空中密布烟霾,说是多云,却是连个太阳的影子也看不见。心想,有七天呢,来日方长,今天还是不要出远门了,对妻说我陪你逛逛街吧,妻却说让我陪你拍照吧。嘿嘿,反正不管谁陪谁,下午就绕了城区走了一圈。街上人比往常多,不过没啥节日气氛。江滨上到处都是闲坐的外来打工的,南腔北调,小地方也颇有开放之势了。
  图:请个摄影师,照张全家福。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0.jpg[/align]

  2日 父母说要请我岳父一起,回一趟老家。早上8点多就起来,准备好行装,上路的时候快9点了。10点左右到老家,走了几个亲戚,送了月饼,中午吃了野猪肉,马上就回来了。在老家里院子里,看到20多年前我离家前种的一棵橘子树枯死了,只留下一个树桩。家里人说要种一棵桂花树补缺,我说还是免了吧。

  图:枯死的橘子树桩。在讨论的自左至右为:我小时候的玩伴,我母亲,我岳父。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1.jpg[/align]

  3日 妻值班去了。上午,儿子在家复习功课。上午9时,为朋友才二周岁的女儿拍照。虽是这么小的女孩子,可是顽皮得真是可以,可以用一刻不停这个词来形容,我打趣说她的好动是奉化之最了。她看到别的孩子在玩的健身设施,必要上前耍弄几下,脾气还大得狠,一见的我的镜头就哇哇叫。赶来赶去,拍有好几十张,回家一看,成功的很少,只好向朋友老老实实地承认失手了,有机会再拍。

  下午,我同学建钧一起去溪口风景区拍片。自从开始摄影,每个黄金周必要去溪口一趟,虽说没有什么目的,但是东逛西拍,说不定可以为日后积累一些东西。在武岭门景区,看到那个扮蒋介石的,不但有了“妻子”,而且还叫了两个“女秘书”。游人看上去好象也是对两个“女秘书”更有兴趣。瞧这位,拉得还不是一般的紧。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2.jpg[/align]

  3点半,萧山的诸同学来电话说是已经到奉化了。我赶紧让他开车来溪口,4点,接到同学,陪同他游览了镇上的蒋氏故居古迹。晚饭就在溪口吃,8点多,他告辞回萧山,我们也回家。

  4日 上午又睡到10点多。下午,叫了同事老NO,同学建钧一起去大堰板坑看梯田上成熟了的晚稻。发现今年的水稻面积又比去年少了许多。加上这天阳光虽也毒,可是空气没有去年的通盘通透,拍来拍去,感觉没有去年的好。就连一个在山坡上放牛的老汉也知道,说今天不是拍照片的好天气。回来的路上,又去了横山水库尾巴上的一个叫西岩的山村。这个村在尚董公路的对面,一条水泥路岔进去,下去谷底,再过一座桥就到。进入山村,迎面看到一排崭新的洋房。我们疑心是村办公楼,车子停下一问,才知道是宁波人来这里建的。有一位老人在门口盛水,他说其他人家都是在周末才来住上一天,现在已经回去了。近年来,城里人向往乡村生活,好多人在偏僻山村购地建房,按政策说是不允许的,但是这样做的人还是很多,城里人来农村,给农村带来了一些文化、观念上的冲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西岩村盛产板粟,20年前我刚参加工作时有所耳闻,今天见了,觉得果然名不虚传。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晒满了干果。进入村里的那座桥,现在看上去有些老旧,这座桥是20多年前奉化市水利局的曹姓局长设计的,看上去轻灵单薄,在1988年的特大洪水中,县江上除了大堰的福星桥经受了考验外,其余新建的公路水利桥梁基本上无一幸免,而这座不是由桥梁专家设计的便桥,却奇迹般地经受住了考验,安然无恙。

  图,站在村口看对面。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3.jpg[/align]

  晚上,独自一人,背了三角架去城里厢拍夜景。城里厢是奉化人对老县城的习惯称呼,过去这里是奉化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近几十年来,由于新城的发展,这里渐渐冷落,独偏一隅。不过现在已经成了奉化一些古建比较集中的地段。一个人在这里拍照,遇到了一些本地的原住民,更多是的还是操了各包口音的外来人员,在这里租了店面,做些小生意。他们对我的态度基本友善。所以尽管开始拍的时候有些担心,但是基本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5日 上午去了江口姨妈家,这个前面的日志上已经说过了。

  下午,和老No、蛋、豹一起去棠云袁夹岙。这个村子去过好几次,可是仔仔细细地踏遍全村却是头一回。在一个老院子里,一位老婆婆笑嘻嘻地看我们拍照片。他们问她这房子是不是民国的?她说不是的,,这里没有民国这个人,这里的房子是文国的。听了叫人忍俊不禁。在拍袁夹岙那座廊桥时,在廊桥上开店的一位大嫂说这桥已经被人拍了几十遍了,可是从来没有在奉化电视上看到地。我们打趣说,我们不是奉化台的,我们是中央台的,中央19套上次放过了,她说怪不得她没看到,19套节目这里收不到的。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4.jpg[/align]

  6日 上午又睡到9点。起来,跟妻一起上街,给儿子买了些食品,我买了一件上衣。

  下午,妻去医院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说陪我一起去城东。我们去了舒前村。拍了一座石牌楼和一座庙,后来又在进村的街道上扫了一遍。这个村地处城郊,一条街上做生意的,十有八九是外地人。经商的样子,跟奉化人过去的沙滩街很相似,在城区里面已经看不到了,可是在这里还能见到,呈现出这村里人的富庶与城乡之间矛盾。

  舒前村过去曾经是个远近闻名的文明村,小康村,十多年前村里主要负责人出了事情,一个村子基本上就瘫了。现在富则是富,但是很乱,村子里派系林立,什么问题都有。虽说这个村子过去很有文化底蕴,历史上出过不少文人官宦。可是如今这个样子,他们的先人们在九泉之下,也许只能徒叹奈何了。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5.jpg[/align]

  7日 上午,睡到10点,感觉还没睡够。下午,又叫老NO一起出去,两人来到石门村。这个村子以前去过一次,那次去的时间晚了,没多逗留。今天到得早,从从容容走遍了全村。村子改造得比较多,老房子不是倒了就是拆了。还喜民风比较纯朴,在一个院子里,碰到几位老婆婆,给她们分别照了一些照片,她们高兴得不得了,说这两人态度和气,技术好,拍出来的照片一点没糊。

  晚饭后,在回家路上,看到东边的月亮大如脸盆,一阵激动,开了车飞也似在来到江边,等进入状态,却发现月亮变小了,变亮了,拍了几张,一点也不满意,怏怏而归。晚间,妻从同学聚餐会上回来,跟她说起此憾,她说你应该知道今天是八月十六,宁波人的中秋节,月亮分外圆的。我也自觉理亏。6点钟的时候,吃了晚饭,本应该出门看看,却在父母家悠哉悠哉翘着二郎腿看了会电视,错过了那么好的景色,看来不还是缺少专业精神啊。
[align=center]2006-10-07_235926-6.jpg[/align]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2006十一黄金周结束了
  1. avatar

    图文并茂,简单、风趣,令人回味。

  2. avatar

    行云流水式的记录,很喜欢。

  3. avatar

    "她说不是的,,这里没有民国这个人,这里的房子是文国的"
    "我们不是奉化台的,我们是中央台的,中央19套上次放过了,她说怪不得她没看到,19套节目这里收不到的。"
    有意思,差点把我笑翻了1[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