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两个大案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3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4-22_222515-0.jpg[/align]
  本周,美国发生了一个大案,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4月16日7点15分(北京时间19点15分),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恶性校园枪击案,枪击造成33人死亡,枪手本人开枪自尽。

  也在这一周,我们国内也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4月14日14时许,邯郸市农业银行金库发生(也许应该叫发现比较贴切)一起特大盗窃案,被盗现金人民币近5100万元。

  两个案件都很快澄清了。美国枪手是一23岁韩籍学生,据报道说他有自闭症,也有怀疑他曾经遭受过虐待,反正,最后的结论是他的精神不是太正常,一个普通人做不出他那样惊天动地的“壮举”。

  国内那个案件也很快破了,盗取现金的两人都已抓获。审讯的结果是,两人盗取现金是为了博彩。因为陷入彩票的泥潭无法自拔,盗取的现金数量越来越大,最后无法回头了,不得不铤而走险,卷起巨款,仓惶出逃。

  两个大案都引发了社会的许多思考。美国大案的思考有:枪支管理、校园安全、学生精神健康等等。其中最热闹的枪支管理问题。中国大案引发的反应,几乎众口一词:银行的现金管理制度怎么会如此松懈?

  每有大事特别是大糗事发生,管理者乃至整个社会进行深刻的反思,那应该是件好事。但如果思考的问题没在点子上,那就有可能适得其反。美国的枪支是不是全没收了,杀人事件就不会有了?我觉得那也不好说。人家在几百年中一直允许民间持有枪支,但社会治安之好,是去过美国的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人人有枪了,说不定每个人的行为反而会更加检点,人与人的冲击反而会有所节制。这跟这个世界拥有核武器一样,二战之后,大战再也难以发生,核武器的震慑恐怕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再说了,如果想杀人,拿个大铁锨一路砍过去,同样也能砍杀很多人的,不一定是枪支最有效。

  我倒觉得美国大案的发生关键在于警方和校方的麻木不仁。其一是对精神有明显问题的学生没有引起足够注意,也许美国人崇尚精神自由,人家都大学生了,自己有了独立人格,校方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给予太多的关注。对于一般人的确如此,可是对于精神有问题的呢?你越不注意他,他就有可能会觉得自己不受人重视,精神的疾患会更加严重,直至到发泄的方式和途径为止。其二是,他在校园里杀了两个人后,校方和警方竟然在没有找到此人的情况下,在校园里没有任何设防之举,以至于2个小时后又发生了更加恐怖的凶杀。这简直比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拙劣的导演导出来的荒诞故事还要荒诞。

  国内的银行大案,大家都在议论银行的管理制度。我倒觉得大家为什么不关注一下彩票制度呢?对于一个不算太大的城市,一个月里突然比平时多出数千万的资金投入于彩市,管理者为什么不提高警惕,不去问一资金铁来历呢?中国的彩票有福利和体育两种,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国家来说,只是一种募集资金的方式而已;对于彩民来说,也只能算是一种娱乐方式。从这个角度看,彩票销售时,就应该有一个制度性的限制,比方说,一人一次购买彩票,最多只能在多少额度之内;比方说,在销售的场所应该有戏告性标志,防止购买彩票的人头脑发昏以至发疯。而我们看到的是,这一切都没有。事实上,彩票的投注点现在大多由个人承包,这些投注点的收入与彩票的销售额是密切相关的,彩民越买多,他就越高兴,哪会阻止和限制别人买彩票?只要与收入一相关,制度都会变形。即便规定了限制购买额,但由于购买彩票都不是实名制的,销售商也会主动帮你想办法、动脑筋,或化整为零,或异地购买,保证你能够买到需要的数额。我们看着好了,在我们听到的越来越多的一夜暴富的神话的同时,会有更多的彩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后断送一切的。

  国内的银行大案还未审结,许多内情目前还是个谜。美国的枪击大案虽然比较清楚了,但许多内情也还只是媒体的猜测。中国人热衷于做事后诸葛亮,我也来做一回:与其热切地关注美国的枪支制度,倒不如关注一下中国的彩票制度,不要让彩票害更多的人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我看两个大案
  1. avatar

    对照片题头太有感触! 太多的急功近利, 太多的暴富梦想, 似乎已经舍弃了生活本来的内容!

  2. avatar

    二个大案均与富有关:一个仇富心态极强;一个是为暴富而挺而走险.[breakheart]

  3. avatar

    还是少些一夜暴富之类的报道吧,在网上搜一下,谁谁只花了几块钱就中了多少多少大奖之类的新闻比比皆是。报道的重点都集中在一本万利,一击即成上。鼓励大家投机取巧,寄希望于暴富。社会上有病的人我看都是新闻媒体惯出来的,象那个杨丽娟,象那个芙蓉J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