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8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4-26_223947-0.jpg[/align]
  前些日子,有一天晚上,在街上闲逛,忽然碰到有人叫我,原来是多年没见面的同学。问他近况如何?他叹了一口气,说快没活路了?

  早就知道他过得不如意,但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悲观。

  这位同学,说起来,在学生年代还是比较顺利的。高中毕业那年,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经过一年复习,如愿以偿进了大学。大学毕业后,由国家分配到省内某地级市工作。记得在上学那会,他独来独往,没几个真心朋友。印象中,他是个学习认真,但是特别敏感的人,好与人争执,却又总带点羞怯。以致于工作后,大家只知道他在某地工作,却都不大清楚他的具体情况。几年后,忽然有同学说,他调回本地工作了,具体原因不是太清楚,只是听说他在那边工作不是太顺心,回家乡是为了换个环境。

  那年头,这样的事情不少。有许多人工作一段时间后都选择了回家乡工作,一是当年这里的情况比较好,在国家单位工作,工资待遇都差不了多少,这时候回家说叶落归根早了点,但也比较适合本地人发展。二是有好多人的关系都在本地,有的在学生时代谈朋友找对象,两地分居不大方面,调回家乡各方面好处理一点。所以,对于他调回家乡工作的事情,大家听过说过,也就没有人去深究了。

  回来之后,在家乡街头经常可以碰到他。他在这里过得好象也不大顺。调进来的是国营商业单位,那时候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他先是在餐饮部工作,主要是负责收帐,经常看到他拿了发票来单位收帐,这样的工作,初中文化程度的完全能够胜任了,那个时候大学本科毕业的还不是太多,我们都觉得也太浪费他了。后来,那个单位内部实行承包经营,他自己没有能力去承包一个部门,只好在别人手下“优化组合”。这样,在逛商场时,经常看到他高大的身体窝在一个角落里,替人卖货。那情景,谁看了都觉得他屈。

  这样过了几年,大概十一二年前,他时来运转了。那几年,因为教师待遇不高,学校的老师流失比较严重。教育部门为了解决师资问题,向社会公开招考了一批教师。他有幸考得了任教资格,成了一名教师。当年,虽然教师的工作待遇不是太好,但比他在商业单位给人打工,要优厚多了。因此,我们好多人为他高兴,觉得他在工作之余,书本没有放下过,一直坚持自学,这回总算派上了用场。老天有眼,没有让一个有知识的人吃亏。

  他离开城区,分配在一个镇级初中教书。这样又有段时间没有碰到。忽一日,他来我处,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他要辞职了。问他什么缘由,他说前段时间参加了出国劳务考试,职业是翻译,他顺利通过,已经被人家聘用了。

  我说这事你得三思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好好的去做什么劳务输出啊。他说做教师一年就那么一点晒死工资,人又不自由,出国做翻译一年,抵得上做教师好多年,挣他个五年十年,这辈子的钱就够了,到时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教育部门不同意他辞职,说政策规定不容许。他也不管了,辞职报告打上去就出国了。过几天他的姐姐来我处,说教育局不让办手续,我打电话问了一下熟人,熟人说辞职是不容许的,他要走,只有算离职了。我说有什么区别吗?熟人说没啥区别,反正他已经不干了,补偿费是一样的。

  几周后,他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上班已经几天了,他原来担心的英语一点问题也没有,足够应付。现在工作很顺心,末了还说,谢谢帮忙。

  以为他肯定可以在那边好好地挣上一笔。可是没过半个月,偶尔遇到他一个亲戚,跟我说烦死了,他又回来了。我大吃一惊,问怎么回事?他的亲戚说他那边的工厂工人闹罢工,他在当出头鸟,被人家企业老板辞退了。才上了十多天班就被遣送回国了。

  我听了不禁哑然。没想到不到一个月,他又回到了起点,或者说还不如比起点。当教师之前好歹还有个工作,现在彻底成了一个自由人了。

  回来之后,好几年,他也没有跟我们联系,大概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当初没有听我们劝。听说他在宁波工作,替人家的公司打工。现在跟国外做生意的公司越开越多,找个养家糊口的工作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三四年前,突然又接到他的电话了。他在电话中说,有一个发财的机会,请我分析一下。大意好象是,他在做生意的过程中,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一个非洲国家的高官还是富豪的亲戚,忘记了那边是因为政变还是什么原因,反正那边有一笔几亿美元的资金要转到中国来,如果他愿意提供帮助,转过来之后大家可以一起投资办实业,但前提是要他先付一笔保证金什么的。我说这事八成是骗局吧。他说不会的,他已经查过了,那面的银行帐户中,确实有这么一笔巨款。

  我依照他提供的网址,上网查了一下。那个银行帐户中确实有那么一笔钱,不过那个银行网站是全英文的,我也看不懂。问了一下在银行工作的朋友,他们说这个在下面不好查,如果要查,得请中国银行的总行去查,很麻烦的。

  我跟几个同学议论了一下,都觉得这事猫腻甚多,漏洞甚大。大凡有点警惕心的都觉得是一个笑话。但是他却深信不疑。他说如果实在无人帮忙,他把房子抵了也是合算的。我们几个同学商量了一下,正式回复他,这事我们没兴趣,让他也不要沉迷其中了

  正在这几天,《报刊文摘》登了一篇关于尼日利亚骗局的文章,叙述的情节除了一些细节,大部分跟他碰到的如出一辙。我赶紧跟他打电话,说有这么一个报道你有没有看到过?他说没有,我说我把报纸传真给你吧。

  过了一会儿,他打电话给我,说谢谢了,差点上当,以后不再理他们了。我舒了一口气,好象完成了一起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壮举,甚感自慰。

  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又打电话给我了。说:“你在报纸上看到的是骗局,可我这事肯定是真的。”真的?怎么会有这样执迷不悟的人。气得我没跟他讲几句就把话筒扔了。

  这回联系之后,好长时间再没他的音讯。我估计他肯定没在这事中捞到好处,只是希望他不要损失什么。五年前,我们班级组织同学会,我们谁也联系不上他,他也没来参加。大概两三年前,曾经接到过他的一个电话,是从杭州打来的,在电话中他不断的叹气,说,找不到工作了,现在大学生这么多,自己已经落伍了,竞争不过人家了。他向我要了在杭州工作的几个同学的电话,我估计是向他们求助了。

  这以后又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再次碰到他,就是这次在街上的邂逅了。

  问他现在在哪儿工作?他叹气说,在本地一家企业,工作了一年多了。现在是房子也没有了,家也没有了。问他住哪儿?他说住在父母家。40多岁的人了,还寄居在父母家中,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接着,他首先骂了一个同学,说上次去找他,他理也不理。我说你找人家有什么用?他说,同学中有好多是当官的,也有当老板的。我无语,人家当官的,也不是从口袋里可以随便掏出一个职业给他,当老板的,更是要核算经济效益,在金钱面前,亲爹老子也没面孔,何况只是一个同学。接着,他开始骂学校的校长,说我一进去的时候教的是快班,后来给换成一个普通班,最后换到一个谁也不愿意教的差班。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我就是被他们逼走的。我说我记得你当初辞职是自已提出来的,人家不同意,你硬要离开的。他说,要是他们不逼我,我会离开吗?当时还不让我辞职,给办了退职手续,结果以前的工龄全部作废,现在的养老保险重新开始计算,都是他们害的,我要去找他们算帐。我说你找谁去?他说过去右派也平反了,我的问题难道不应该纠正?

  我再次无语。话就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呆立一会,又听他叹了一阵气,最后,我说,我还有事,下次再说吧。说完,飞也似地逃走了。

  对他以前经历的详情,我不大清楚。他工作一直不顺心的原因,也一直没弄明白。不过听了这天他的一段话后,我明白了,他总是把自己遭受挫折的帐,算在人家头上。凡事不好好分析自己的原因,自己总没错,都是人家的错。难怪,跟头一个接着一个,最后都没有人愿意帮他了。有时候不是人的命运不好,主宰人的命运的,其实大部分的因素在自己。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不是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
  1. avatar

    我看这种不踏实的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他不会觉醒了!

  2. avatar

    这样的文章,人人读了都有好处,尤其是青年人。

  3. avatar

    我真怀疑他当初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4. avatar

    还有一点,就是人不能老是沉浸在过去中,不停地反悔。

  5. avatar

    什么时候对自己用NONO,什么时候就解脱烦恼.

  6. avatar

    还是踏踏实实地做点实在事情才是真的,人不可以太折腾的。

  7. avatar

    唉,无语!

  8. avatar

    性格决定命运。看了你这个同学的故事后,更相信这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