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算怀旧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8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0.jpg[/align]

  下午,本来一直外出一起拍片的几个同学摄友都有事,我决定独自一人外出。

  坐上车子,看看天气并不是太好,虽然有阳光,但是周围的山看上去都是雾气重重,在路上开了一段,还想不出上哪好。最后决定上尚田看看。

  尚田是我工作的第一站,1987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去尚田正式上班前,还不知道尚田是什么样子的。那天搭人家的车到了奉化新丰路上的液压件厂,取下自行车,在车后面放了一个自高中起时候一直在用的破人造革箱子就上路了。按照别人指引的路线,出了南门,一直往南,骑行20来分钟,就到了尚田。那时候的尚田,虽然说是区所在地,但还是一个宁静的小镇。一条公路穿镇而过,区里的重要单位就座落在公路的两边,说重要单位,其实也就是区公所、工商所、粮管所、供销社、林特站这么几家。我在路上问人家老区委怎么走,人家一指,我就找到了。那是个老院子,当时除了我的单位农技站,还有法庭、派出所、手工业社,总共四家单位。除了派出所有一个单独的房子外,其他单位共用一个房子,四个单位吃喝拉撒全在一个院子里。

  在这个单位,我们的任务并不重,由于办公场地单设了,因此,区里一般也不会向我们这些单位指派额外的任务。我们只要完成上面局里交办的任务,在几个关键的环节开几个会,到下辖的6个乡镇偶尔去转转就可以了。当时,我的任务是观测农作物的病情虫情,算是有硬任务的。因此,每隔几天,我都会在观测点里去转转,调查一下,然后把数据送到奉化的站里就可以了。

  区农技站不直接与农户接触,因此,我们认识的农民并不多。单位从过去一直延续下来有联系的农户,在镇周围也就是三五个。平时有什么任务下来,就上这几家去聊聊天。问几个数据,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这些农民朋友对我们也很客气。所以有时候农忙季节,我们也会去帮他们割稻插秧,以示谢意。记得木周岭一户人家,我们每次去,他必要杀一只鸡招待我们。当时一只鸡的价格不菲,以致于后来我都不大好意思去了。

  1989年初到市区工作后,开头几年有几个朋友还有联系,后来,自己家事公家繁忙,渐渐的相互之间就没有音讯了。

  所以,下午我的车子一开上城南那条我当年骑着自行车上班的路,就打定主意,去我当年曾经多次去过的村子看看。

  车子过了龙潭,往南的一条路是公路改造后新开的,与那条老路分道扬镳了。我看到前面有一辆中巴,后窗玻璃上写着“奉化-松洋畈”字样,就决定跟着它走。过了尚田,它靠边下客了,我超过它。慢慢在前面走,它却走走停停,过了一会,竟然在我的后视镜中消失了,估计是往后潭方向转弯了。我再开上一段,看到前面有路标写着“汪家”,就越过马路,左拐,先上汪家。

  汪家就是当年我常去观测病虫害的地方。一年四季,基本上每隔五天,都要上这地方一次,这样有一年半。所以,我对这个村子应该说比较熟悉。进村的路当年是一条泥泞路,下雨天很不好骑的,现在已经改造成了一条宽阔的水泥路。不过。当年路两边笔直的两排水杉,如今因为道路拓宽,只剩下一排了。

  18年没来,这个地方已经认不出来了。原来我经常观测的两块田中间,因为有一条水泥马路穿过,分辨不出我当年是站在哪个位置上进行的工作。村口原来的房子都没有了踪影,全改造成了高大的楼房。小店里有几个人在高声说话,我打量了一下,也认不出一个。不禁感叹,一个再熟悉的地方,多年不去,也会完全陌生的。

  下图中这块田就是当年我经常观测病虫、统计数据的地方,那时候对面是没有房子的,据说,这是外地人在这里买田办的工厂。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1.jpg[/align]

  终于在村口过去一点的地方,找到一座老房子,里面有棵高大的法国梧桐。房子的老主人说,这树是他亲手种的,有40年光景了。汪家并不大,我环视一下,发现这棵树是全村最高大的树了。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2.jpg[/align]

  有人看到我在拍照片,就上来问我在拍什么,我说随便走走。一位大妈指着村东边的一片竹林说,那边风景不错。我说这地方原来好象没竹林的,旁边有一老伯说,十多年前新种的。我说原来种的是黄桃吧?老伯说是的。看来我的记忆还有一点残存。

  进村四处走,发现有两个地方的房子,还很有点内容。一个地方只剩下一个门头了,不过门头上面的雕刻很有水准。我看了一下,好象是砖雕,但是认不出雕的是什么物件。

  村中央还有一个很大的场地。我已经没有记忆了。有一排平房,里面有一家小店,麻将开了好几桌。我走过那排房子,往村东走去,第二处有点意思的房子就座落在偏东的地方。那个房子结构还健全。门头上照例有几个砖雕,估计成房时间与前面那个是一致的。房子的主人过去应该比较有钱。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3.jpg[/align]

  据史料记载,汪家主要居民姓汪,系明成化年间(1465-1487)定居于此,如果这说两个房子是村里最古老的房子的话,那极有可能是明代建筑。这样说来就有500多年的历史了。奉化目前遗留下来的房子多是民清建筑,有砖雕作装饰的房子并不多见。当然,这方面我并不在行,留待向行家考证。

  临出村时,遇到两个骑着车子的兴高采烈的孩子,这么大的孩子,我常来此村时他们还没有出生。他们的爹妈,当年也许还在念中学呢。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4.jpg[/align]

  出了村子,绕着这块老大的田畈转了一圈,从后潭到上宅弄、下宅弄,再沿着东江边,到木周岭对面的下汪桥头。我下车遥望,看到田野上,晚稻正在成熟,1988年10月的一天,我曾经在这片田野上走过,那天冷空气突袭,在呼呼的西北风声音中,我们骑着自行车在这片田野中仓皇归去,感觉这片田野一片萧杀。今天,这里看上去仍然生机盎然。远处农家的炊烟升起来,提醒我时间已经不早,我也该回家了。
[align=center]2006-10-14_235800-5.jpg[/align]

  晚上,同学问我下午去哪了。我说去看了看我曾经工作过的旧地。他说怀旧了?老啦!我说是啊,早几年就开始感觉老了。就此记一下。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也算怀旧
  1. avatar

    查到一个有关砖雕的说法:,可以看出砖雕的年代战国时就有了:

      砖雕是在特制的质地细密的土砖上雕刻物象或花纹的工艺。主要用于寺塔、墓室、房屋等建筑物的壁面装饰。战国时已有花砖,汉代画像砖更是闻名遐迩。但多为模印砖雕。唐代花砖在经模印后还加雕刻。宋时墓室砖雕盛行。雕法从减地平(金及)法逐渐转为多层浮雕法。明清砖雕表现内容丰富,技法更精湛,除单层浮雕外,还有多层浮雕、堆砖等技法。民间砖雕的一般制作程序是修砖(以砖蘸水磨平)、上样(在砖面上贴上图样)、刻样(用小凿描刻出花纹轮廓)、打坯(先凿出四周线脚,再凿主纹、次凿底纹)、出细(进一步细雕)、磨光(用糙石细细磨光)。如砖质有砂眼,还用猪血调砖灰修补。最后完成。

  2. avatar

    砖雕,已经是清末的风格了吧.西坞满镇都是

  3. avatar

    时不时在这逛一下 听音乐慢慢流畅 许多许多的事洗涤着

  4. avatar

    那就请果冰常来走走,呵呵

  5. avatar

    来这里看看、听听也是享受,再加上一点怀旧的情愫,时光真会往回走一段的。[smile]

  6. avatar

    昨天的事情可能想不起来,但是过去的有些事情却总是不能忘记。
    谢谢张巧慧同学的表扬,呵~~

  7. avatar

    音乐很柔,作品很美,文字很朴素。很怀旧的一种情愫把人的思绪带到很远很久的时光。

  8. avatar

    您老记性真好,我有时连昨天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