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在何方(续一)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2 条评论

2012-05-02_001543-0.jpg
  
  今年2月,从徐凫岸下探通往董村古道的行动失败之后,晚饭时我将情况告诉父母,他们无论如何不相信这条从姚家通往徐凫岩的古道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说肯定是我们没找着。清明回家扫墓,舅父和表弟也说,那条道肯定还在,只是现在走的人少了,估计不大好走,还有一种可能是,徐凫岩脚下那段,怕人逃票进景区,故意毁掉了。
  
  他们的话,激起了我重新探寻的念头。趁轰轰烈烈的春天正式光临之前,3月25日那天,我再次前去探寻。朋友们都忙,我约不到同行的,妻决定与我同行。
  
  这次,我决定从山下我老家的姚家村出发,往上探寻。那天下午阳光灿烂。经过溪口武岭公园时,恰遇魏家庄围墙边的白玉兰正盛开着,只见这几棵树满树银白,不掺一点杂色,真诱人,忍不住停下车子,拿着相机拍了个痛快。对这几棵玉兰,我已经关注了好多年。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见过它们灿烂的样子,以后每年这个时候经过这地方,都会忍不住停下看看,可每次不是花开得不是时候,就是太阳照得不是时候,总之没有超过我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样子。但今天这花开得实在太美了!出面碰到此喜,心想:运气不错,有可能今天我的探寻会非常顺利!
   
2012-05-02_001543-1.jpg
  ▲在武岭公园旁边拍玉兰花花了不少时间。
 
  到老家董村时,发现村中杏花开了!杏花一般在清明前后开放,往事这个时候,应该早已零落成泥。可今年春天气温回暖晚,杏花李花玉兰花……在这几天里,一窝蜂地全开了,搞得喜欢追逐春色的人们,顾了东顾不了西,大呼时间不够用。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回家扫墓时,我在舅父家附近一处院门墙头上,看到黑黝黝砖瓦上探出的一枝开得正艳的杏梅,眼前为之一亮, “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俗得不能再俗的句子不由自主地蹦出口来……当年手中没有相机,没拍下这一场景,可它还是深深地留在我脑子里了。这之后,老想着是不是能够在某一个时候重见这道风景,却也是因为每年行不逢时,一直没有碰上过。今儿意外碰到了盛开的杏花,虽然风一吹,花瓣已经飘飘扬扬的四处撒落,但在阳光下,这透亮的杏花还是很让人浮想联翩的,于是,又停车拍照……
  
2012-05-02_001543-2.jpg
  ▲在董村老家拍杏花又花了不少时间。
    
  这么一折腾,到达姚家村时,已经下午2点多了。在村口碰到一大妈,随意聊几句,发现他是我小学同学的母亲,于是又问同学的近况,问同学的孩子多大了,在哪上学……这么的,又多耗了一些时间。接着,在村中同样发现了几棵亮丽开放的杏花,于是又拍照。等穿过没几户人家的小村,到达他们给我指点的古道起点时,2点半了。
  
2012-05-02_001543-3.jpg
  ▲到姚家,拍杏花、跟同学母亲聊天,又耗时不少。
 
  从姚家村出发的那段古道,很让人欣喜:古道顺山而上,宽盈米许,卵石铺排光滑齐整,陡峭处石阶井然。可惜没走多远,这样的卵石路消失了,代之以山间常见的自然形成的山道,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好在路的形态还很完整,走着也不怎么硌脚……就这么,一路往上攀登。
  
2012-05-02_001543-4.jpg
  ▲终于踏上了古道的起点。 这一段古道很漂亮。
   
2012-05-02_001543-5.jpg
  ▲行不多远,成这样子了。
 
2012-05-02_001543-6.jpg
  ▲继续向上。
 
  寻找这条古道,我的重心放在要找到传说中的汝霖别墅。那座别墅50年代已圮废,不过据母亲说,50多年前,她去徐凫岩附近砍柴,看到别墅的房基还在,还有花坛、游泳池的遗迹。我无法想象,在七八十年前,在我那处于穷乡僻壤的老家,在这山高路陡人迹罕至的地方,还能建个别墅,修个农场。莫非我的那位老乡前辈,真想在此体验世外桃源般的神仙生活?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存在的疑问,因此,这一路最关心的,就是要找到他的别墅所在地。
  
  爬了一会儿,到了一个稍平坦的地方。几块巨石胡乱立于路边,往上是一片层积而上的梯田。这些梯田上,虽然现在种的都是花木,可是,梯田的石墈,有许多是用巨型石块砌垒而成,看得出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这里是不是他开垦的农场?有没有别墅的遗迹?如果只是用来造田,何必要花如此精力?但,如果曾经是别墅房子,却怎么也找不到应该有一处豪宅的位置。左看右看,要在这地儿,建个别墅,腾挪不开手脚啊。
 
2012-05-02_001543-7.jpg
  ▲到达第一个平坦的地方,这梯田的建设,看得出花费了不少功夫。
 
2012-05-02_001543-8.jpg
  ▲这里会是建别墅的地方吗?
 
2012-05-02_001543-9.jpg
  ▲不管有没有可能建别墅,但修身养性绝对是个好地方。
 
  这么想着,继续往上,这就转道进入密林中了。路时好时坏,幸喜陡处的石阶还比较完整,攀登不须费很大力气。时值冬春之交,林中树木老叶落尽,嫩芽方绽,因此,虽时有枯枝败节老藤横陈盘缠路中,但还不至于前行受阻,更不需担心蛇虫百脚侵害。在密林中穿行,阳光能透过树丛,斑斑点点照着我们,山外的景色却无法全窥。凭感觉,觉着我们是在山脊一路向上。山脊两边陡峭无比,好在有密林挡着,就是滑下去,也滚不了多远——当然,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摔一跤的话,在这荒山野岭,可不是闹着玩的。山下的村里住着的全是老弱之人,他们可帮不了你!
 
2012-05-02_001543-10.jpg
  ▲转入密林中,石阶保持得挺好。
 
2012-05-02_001543-11.jpg
  ▲石阶路修在山脊上一路向上。
 
2012-05-02_001543-12.jpg
  ▲路上铺满了落叶和枯枝。
 
2012-05-02_001543-13.jpg
  ▲拦在路中的老蕂,好象推磨的把手一样,可以晃荡几下。
 
2012-05-02_001543-14.jpg
  ▲路的一侧下面是万丈深渊。
 
2012-05-02_001543-15.jpg
  ▲这些枯枝老藤,形成了一道门,必须弯腰才能钻过去。
  
  我全程用手机上的GPS测量高度。山下村庄海拔仅百十来米,一路登高,在五百来米的地方,到了一块小平台。小平台处有两个岔道,一路是继续向上的石阶,一路是往左的一条不大起眼的小道。我的GPS提示,这地方是从姚家村到往凫岩直线距离的中点。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要到达徐凫岩的话,还需要走同样多的路。看了一下时间,已经3点半了。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如果再花一小时到达徐凫岩,这就下午4点半了。往回走,就算是全部下坡,一个小时估计也少不了,这样回到山下姚家村得晚上六点钟光景。山间的夜晚来得早,对接下去的路况也不熟悉,因此,不敢再贸然往前走了。稍事休息,决定原路返回,下山!
  
2012-05-02_001543-16.jpg
  ▲到了小平台,此行最高处。两个岔道,一路往上,一路往左。
 
2012-05-02_001543-17.jpg
  ▲时间不早,只得往下撤回。
 
2012-05-02_001543-18.jpg
  ▲下撤中,发现下山的路间还有一个岔道。这个岔道原来有着重要意义,等下篇再述。
   
  相对上山而言,下山自然省力,但下行的速度却提不上来,原因是山路间的落叶太多,许多路面上铺了厚厚一层,稍一不小心就可能滑倒。在路边捡了根枯枝作杖,这就省力多了。一路下行,一路继续观察着哪个地方可能会有建别墅的可能,等下到姚家村,差不多又花了近一小时,4点半了。
  
  快下到山脚时,碰到一个女的,肩挑几棵根部带了泥球的花木往下走。她问我们在这干什么,我们说在探寻往徐凫岩的古道。她听了颇不以为然,说我们雇不到挖花木挑花木的人,只得自己来干,爬这么高的山,想想都怕,你们没事来竟干这个,真是木大!明天看你们的腿痛不痛!我老家人们所说的“木大”,是指不明事理的人。我说,我们走得慢,而且经常爬山,腿应该没问题。
  
  在村口又碰到了同学的母亲,说起我们沿途经过的地方,得知我们到达的那个平台,确实是此行的最高点了,往左那条道确实通往徐凫岩,而且这一路进去,路挺平坦,不需要再爬山了——好懊恼啊,只怪来时,只顾着拍花拍草,浪费了太多功夫,时间不够用了。想着花了那么大力气,爬到最高点,却没能乘胜前进,太亏了!
  
  再问汝霖别墅的位置,同学母亲说,我疑心的那个地方不是的,还早着呢,别墅在徐凫岩脚下不远处,我们还没到。
  
  时间不早,打道回府,看着这满山的桃红柳绿,心想,接下去的时间可能不适宜在山间行走了,到冬天的时候,再来探寻!
 
2012-05-02_001543-19.jpg
  ▲重新到了姚家山下,西下的阳光将杏花照得更加美丽。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古道在何方(续一)
  1. avatar

    确实我在听,当时此景此情缝合的非常完美。
    [reply=大道,2012-05-05 00:02 AM]心由境生:)[/reply]

  2. avatar

    听南无观世音菩萨背景音乐,走悠悠古道,真是人生快事!
    [reply=大道,2012-05-03 00:32 AM]音乐是你在听吗?哈哈[/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