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十八年前的那场“七三○”洪水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2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6-07-30_235119-0.jpg[/align]

 今天是7月30日,18年前的今天,有一场特大洪水正全面袭击奉化,给奉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奉化人防洪防御体系的建设,可以算是从那一天正式开始的。

  《奉化市志》记载,1988年7月29-30日。连续暴雨,剡江上游最大降雨498毫米,受灾30多万人,死亡13人。

  我的日记本上,在这一年的8月2日的记录中,有这么一段话:

  “这几天可真够热闹的。
  “三十日发大水,水进到寝室里有30多公分深。三十一日谣传柏坑水库倒塌,人一气会逃难到山上。这么的折腾两天,全奉化的经济损失总在亿元以上。”

  地方志的记载很吝啬,我的记载也很简单,但是正是因为这一天有这么一场大洪水,对这年的一个夏天的记忆特别深刻。

  那年的天气特别的热。我记得,那年是从7月1日开始正式出梅进入高温。那天我刚好骑自行车去南浦,去的时候走的是大道,回来的时候走的是从长汀那边过的小路,从方位和道路的情况看,那应该是一条古道。感觉那天特别的累,回来之后,人下子就吃热了,那个年头物资非常紧缺,听说,医院里面的盐水也挂得供应不上了。天气从1日开始持续高温,只有13日和26日下了零星的几滴雨,渐渐地,抗旱的呼声不够高涨。好象是在27还是28日那天晚上,县里开了抗旱电视电话会议,我是在单位的桌子边,抱着电话机听的电话会议,开始一直不明白电话会议是怎么回事,这回算是头一次,这样的听法也是最后一次。因为暑气难消,我天天晚上在单位厅堂的大吊扇下看水浒,自己的房间则是白天拉上窗帘,洒点水,关上门,没事不进去,也许是地处一楼,地气比较冷,这样处理后,每天晚上进去睡觉的时候,还有点凉意,这年的7月份就是这样过的。

  7月29日,上午晴,一大早到单位的站长家里去帮割稻。毕业一年了,人没怎么锻炼过,一上午下来,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上下全痛。吃了晚饭,骑自行车送董李的老周去城区,回来的路上,开始下小雨,天快黑的时候,雨就晰晰沥沥下个不停了,雨丝又紧又密,心里还特别高兴,这天总算是可以凉快多了。

  天凉快,睡得也早,整个晚上就听着雨没停过,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天气还是阴沉的,雨还在零星地下,街巷里面的水已经非常的多了,

  快吃早饭的时候,听食堂里吃饭的人在说,县江里的水快没过桥了,于是我们一起去看。没到桥头,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桥头那里人好多,一到桥头一看,就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了,好大一座钢筋水泥桥已经被大水冲垮,拦腰折断。江两边的房子也倒了不少。听说上游有小孩子落水,家里人一路奔下来寻找,我们说那险了,这么大水小孩子怎么爬得上来啊。

  看了大水,回单位,一边说水好大,一边感觉后面水声哗哗,一看,水竟然跟着我的脚后跟流了进来。我在食堂里继续吃早饭,没扒两口,发现脚下的水已经漫过脚板,赶紧丢下饭碗奔寝室去抢救放在橱子里的被絮。我一跑,水形成了一个波浪,等我跑到寝室,那个浪花刚好打上橱子的底部,打开橱门一看,被絮刚好湿了一个角。被絮上那个被浸湿的污渍,一直留了下来,再也没办法去掉。

  单位的厅堂里还放着十多包水泥。那看着水泥也很紧张,我们是预备将来修房子用的。单位里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都没来上班。赶紧请隔壁单位的人把水泥一包一包的抬上高处,以免被水浸了没用。

  我的寝室是在单位的站长室后面,有个窗户跟他的办公室相通,为了避免他的办公室被水泡,我从那个窗子里钻过去,把他的办公室和橱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搁在高处。旁边的两个房间,因为没钥匙,进不去了,其中一个同事的煤油炉翻了,煤油溢出到处都是,煤油味伴随我们全单位的人过了整整半年。我因为这点功劳,在后来评比抗洪抢险抗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的时候,被评为抗洪抢险抗先进个人,事迹是积极抢救单位的财产,以免受损失,并在随后的生产自救中积极做好技术指导。

  中午的时候,食堂里的一堵泥墙也被水浸泡得倒塌了,井水里已经灌进了污水,院子里全是污水,还不时看到一两只淹死的小狗小鸡老鼠,食堂是没有办法做饭了。林特站的朋友来看望我,说是粮管所地势高,食堂还可以开伙,就叫我去他们那里解决了中、晚两餐。

  院子里的水全部退下,已经是30日傍晚的事情了。

  31日早上起来,天气已经好得惊人了,单位里的同事也全回来上班了,开门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卫生,寝室里面有到处都是污泥,用水冲了一遍又一遍,到基本搞干净,才坐下翻开喘口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在另一个日志(http://zhuf.efh.cn/trackback.asp?tbID=155)所描绘的情形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想起十八年前的那场“七三○”洪水
  1. avatar

    7.30洪水一来,我家的2亩口粮稻子都送给龙王爷喽。
    死了13个人啊,这个当时倒真不知道。可怜的人。

  2. avatar

    那时人小,家里大人都不在,楼里的几个小朋友都挤在我们家,开始还觉得挺好玩的,只是看到一楼阳台的围墙整排的被冲倒后,才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