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老兵吕恺还仙逝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5 条评论

2012-11-10_012048-0.jpg
  
  11月4日,星期天,晚上近10点,我打开手机,看到里面有条新的微信提醒。一瞧,竟然是黄埔老兵吕恺还先生的儿子发过来的:“我敬爱的父亲(吕恺还)于昨日凌晨2时10分,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遗体已捐献给宁波市红十字会宁波天一职业技术学院接收站了,一切按他的意愿办的,我在这里代他向你表示感谢,生前你给了他很多方便与荣誉。”我一看,他发给过的时间是晚上6点多,当时我正在散步,没发觉。我赶紧回拨过去,老先生的儿子在电话中说:“因为事情出在周末,没好意思打扰你们。父亲去世后2小时,打电话联系了红十字会,天亮后,殡仪馆派车接走了遗体,明天上午将正式送到宁波天一职业技术学院去。按照父亲的遗愿,我们清洗了身体,换了全身的白衣白裤白帽白鞋,干干净净地送他走了。”
  
  我听了,深感内疚。前段时间,宁波黄埔同学会老会长来奉化慰问老兵,本来我应该亲自陪同前去探望吕老先生,因手头工作忙,脱不开身,让单位同事去了。同事回来后,跟我说,吕老先生前段时间摔了一跤,起不了床,状况很不好。我听了之后也有些着急,因为今年年初的时候,他刚刚住过院,当时的情况就不是太好,4月份的时候,我特意去探望过,感觉老人的身体衰退得厉害,两年前步态稳健,腰板笔挺的样子不见了。不知道这回躺在床上的他,会懊恼成什么样子,应该去安慰一下才是。可惜这几个星期实在太忙,腾不出时间来。不承想,这么快他就辞世了。
  
  跟吕老先生初次见面是2009年12月间。屈指算来,已经快三年了。那段时间,我共走访了仍健在的10位奉化籍黄埔老兵,至今已经去世5位。这几年来,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老兵家探问一下,一来是去看看他们,二来也是去接受一下灵魂的洗礼。我曾经在平遥展出的影展《最后的黄埔老兵》序言中说:“健忘、豁达、包容”是他们共同的特点,这“是医治人生苦难的良剂”。在这10位老兵中,吕老先生的这个特点尤其明确。去年,崔永元的“我的抗战”剧组来拍摄老兵的影像资料,在访谈中,老先生对自己过去几十年中所经受的苦难,寥寥几句带过,再问,就笑而不言,只说自己很满足。我在数次的探访中,他也不止一次说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并且对经过“改造”,“准许”他重新归入“人民”行列,从心底里表示高兴。我曾经对他的这一态度深感疑惑。但看到他那不再清澈的眼睛中时时闪动的纯真目光,我想我应该理解他的人生态度。经受了那么多苦难,却一直能够快快乐乐地生活,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没有达观的精神力量,是根本无法支撑的。
  
  由于老先生一直住在鄞州乡下的女儿家,我要去他家并不方便。因此,在10位老兵中,跟他见面算最少的。屈指算来,只有5次。初次见面,看到他的身体状态时,他感觉他应该会活很久,至少会比其他老兵活得更久些。可叹人的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抗拒。他的儿子说,老先生其实并没什么大病,但今年摔的一跤,给每天坚持散步锻炼的他,带来了极大的损害。卧床之后,他的身体的抵抗能力消退得很快,终于没能继续撑下去。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说,他见证了香港回归,又在88岁那年看到了北京奥运会,接下去,要争取看到海峡两岸统一。两岸统一至今未见曙光,两岸的政治家们,能不能顺从民意,将眼光放远点,胸怀放宽点,给更多的老百姓们带来希望?
  
  星期二上午,吕老先生的儿子来到我办公室,给我看了吕老先生亲自签署的遗体捐献申请,及刚刚领来的捐献证明,还有写给他的妻子、儿女,及村里的领导、老年协会的兄弟姐妹的遗书。我将这些遗书放在案头上,细读了好几遍,每读一遍,心中都会泛起莫名的漪涟。记得今年4月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生老病死,我都安排好了。”见到遗书之后,我才深切理解他当时给我说的这句话的意思。真的,我从没见到过如此安排自己后事的人。老先生在遗书中,对自己一生的评价是“欢乐的,幸福的,安心理得的,没有遗憾的”,却没有一句话的抱怨,更多的是对家人的嘱托和感激,对村里领导和老年协会兄弟姐妹的感谢。其中一封非常特殊的遗书,是写给今后解剖他的医师们的,读来让人动容。我仿佛看到一位慈祥的老人,在告别亲人、告别人间的时候,洒脱地挥挥手,轻声说再见,转身潇洒地迈入了天堂的大门。对生死看得如此透切的,芸芸众生中又有几何?
  
  吕老先生的儿子说,无论是他们长期居住的楼隘村、还是晚年住在女儿家的鄞州塘溪西岙村,老先生从来没有被人非议过。我每次去,老先生总要送我到村口。从村巷中一路走来,总有人恭敬而友好地向他问好。与吕老先生同村的奉化农民作家楼忠盛曾说过一句话:“从传统道德意义上说,吕恺还先生是一个完人。”从我开始接触他到他去世的的不长的时间中,我越来越觉得,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圣人!从他身上,你找不到道德方面的一丝缺陷!可惜,我认识他太迟,这世上,认识他的人太少。我想,要是在过去,人们完全可以为他建一座祠,塑一座像,将他当作神来纪念。
  

  
  附:
  
  吕恺还老先生的遗书
  
  (一)给老年协会的兄弟姐妹们:
  
兄弟姐妹们:
 
  大家都好!
  
  别了!我完成了人生之路,走了!
  
  回忆我一生的经历是欢乐的,幸福的,安心理得的,没有遗憾的。这是国家与人民给我的教育、理解和鞭策。万分荣幸。
  
  大家与我在老协共聚许多年,亲热如一家人,真是老来的难能可贵。谢谢大家!
  
  年纪大了,进入老协。自己身体只有自己最清楚,要随时当心,不可忽视。不可带病劳动,也不可有病不去合作医疗室;因为有病能在基层医疗单位解决是上上大吉之事,既方便又及时,而病情可随时询问或互相探讨。如果小病不治,或有些病明明能在村里解决的却在动大兵,有时会感到得不偿失的冤枉。现在有合作医疗保险,虽然近期报销不多,但总可能解决些问题;随着时间推移,国家富强了,有朝一日果能全报销了,那可多好!一切都要考虑到未来发展上,信心便会逐渐增强起来。
  
  人生以快乐为主,担心、忧愁、加气、打击……等最好在大度、宽容、设身处地在思想给予斗争,其最后得到解决,绝不能产生对健康有害的想法;致使没病变有病,不严重的转化为严重的,反而对自己更无好处,只会懊悔莫及,无可挽回。
  
  人在世上生活,所有人都要团结、合作、互助。在老协里更应如此。尤其姐妹们也要到协会去坐坐、讲讲调谈、说说闲经,有手工活也坐到老协去做,使老协加倍闹猛起来,对身体更有很大好处。改掉愁面苦脸,要笑颜常开。
  
  欢乐是解除一切干扰的良药,每天要争取大笑三次非常重要。
  
  虽然老年人已年高力衰,衰退是老年人无法免去的过程,为了使衰退缓解,最好办法莫过于“活动”。且要有很大决心来拯救自己。长期不动的水会发臭,长期不用的机器会生锈,如果水能上进下泄,流通了才会重新见清,机器如果经常修理就会重新工作。故老年人如果能做到每天按时活动,根据身体情况自行处理:估计自己体力强弱掌握活动时间长短、速度、快慢,可随时调进。但一定要持之以恒。三天活动与五天休息不如三天的活动量分八天完成,那不很好吗?
  
  我习惯于每天骑自行车,早上去西岙水库,做早操后再骑车到冒头回家吃早饭,除了身体失调或天气有雨、大风、特大雾雪天外,一直坚持不懈。下午晚饭前后步行至新凉亭来回。20多年来收益不少。
  
  敬祝
  欢乐、平安、健康!
  
                           吕恺还 敬礼
                           年 月 日
  
2012-11-10_012048-1.jpg
 
  (二)给妻子:
  
雪娟:
  
  非常感谢你在我坎坷的时刻投入我的怀抱;非常感谢你在生死搏斗的时刻像做梦一样地艰苦度过;非常感谢你信任地支持我完成最后的愿望。
  
  在子女们的照料下,你一定会生活得很好,愧我再也不能对你有所帮助。
  
  祝
  欢乐、健康、长寿!
  
                     恺还于弥留时刻
                      年 月 日
  
2012-11-10_012048-2.jpg
 注:这信,从笔迹和内容看,我判断可能是1966年,他被诊断出患癌症时所写。
 
  (三)给儿女们:
  
德懋、水浓、慧芬:
松翔、建翔、永翔:
  
  请照顾好母亲。
  
  我一生有愧于你们,我没有给你们带来光荣,亦无力培养你们成为一个对国家有较大贡献的人,你们都是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中立业成家,最后支持我对后事的安排,谢谢!我的好孩子们!要团结一致,和睦相处。
  
  祝:
  奋发图强!
  欢乐幸福!
  
                      父:恺还于弥留时刻
                        年 月 日
 
2012-11-10_012048-3.jpg
  这信我猜测与上封同时书写。
   
  (四)给遗体解剖的医师们:
  
医师们好!
  
  我是1966年声带癌患者(当时46岁),于该年5月20日至7月3日在上海零凌路肿瘤医院治疗;用钴60光放射38次完成了我生命的复活,使我晚年能健康而又欢乐地生活。今天,我愉快地呈献我的遗体作为医学之用材供解剖研究,俾更多病患者从死危中得救、幸存。谢谢!
  
  敬颂
  医术猛进
  
                    还躯者:吕恺还手书
                       年 月 日
  
  (请转给光荣的医师们)
  
2012-11-10_012048-4.jpg
 
  (五)给村领导们:
  
楼隘二村领导同志:
  
  父老兄弟姐妹们:
  
  你们好!
  
  我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去了!
  
  我在楼隘生活了数十年,多承你们谅解和帮助,得以全家从旧的立场上改变了新的面貌,跟上了人民的行列。村领导又为我的后事作了大力支持和安排,完成了久久渴望的遗体捐献手续。无上高兴和安慰。
  
  我含笑感激,真诚感谢!
  
  谨呈
  楼隘二村二委会
  
  并祝:
  欢乐、平安、健康、进步!
  
                      恺还敬书于弥留之际
                       年 月 日
 
2012-11-10_012048-5.jpg
 
  以下是我在过去三上中拍摄的吕老先生照片: 
    
2012-11-10_012048-6.jpg
  2009年11月,我第一次看到吕老先生。
 
2012-11-10_012048-7.jpg
  2010年5月,我第二次见到吕老先生,是在他女儿的家里。
 
2012-11-10_012048-8.jpg
  那天,我给他送了一本印有他照片的画册。
 
2012-11-10_012048-9.jpg
  他在画册上的签名。
 
2012-11-10_012048-10.jpg
  2011年7月,老先生在接受《我的抗战》剧组拍摄时,与我的合影。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他。
 
2012-11-10_012048-11.jpg
  2011年11月,我代表官方,去他家慰问,第四次见到他。 
 
2012-11-10_012048-12.jpg
  今年4月,我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那时他已经说话困难,但他看着我的眼光仍然是那么慈祥。
  
2012-11-10_012048-13.jpg
  那天他照例送我出门,在路上碰到村里一老者,拉着他的手,恭敬地问好。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黄埔老兵吕恺还仙逝
  1. avatar

    抗战老兵一路走好! 老兵不死,精神永存。
    [reply=大道,2014-08-20 00:25 AM]谢谢[/reply]

  2. avatar

    老先生要是有在天之灵,可以看见你为他写的一切,他会感动的。
    老人家一路走好!

  3. avatar

    老先生要是有在天之灵,可以看见你为他写的一切,他会感动的。
    老人家一路走好!
    [reply=大道,2012-11-12 00:40 AM]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天之灵啊。[/reply]

  4. avatar

    震憾中洗涤我的灵魂,可爱的老人,一路好走!
    [reply=大道,2012-11-12 00:41 AM]会一路走好![/reply]

  5. avatar

    向吕老先生致敬!向吕老先生家人致敬!老人能完成自己的意愿—–把遗体献给国家医学事业,与家人理解和支持是分不开的。
    我爷爷生前也想捐献遗体给医学,立好遗嘱,但终因家人后续没跟上作罢,这是爷爷一生最后遗憾的事。(不过当时的国家捐献的途径也不是很顺)我们后人时尔想起常有愧疚之意。
    [reply=大道,2012-11-12 00:41 AM]有这心就够好了。[/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