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转基因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13-10-31_000308-0.jpg
  
  近几年,争论很多。“左”右之争,有没有普那个世的价值之争,宪后面该不该跟个政字之争,路的“正”“邪”之争……许多争论,最后都有最高层官方下结论、定是非,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就这么定了!”
  
  有一个争论,至今未见谁敢作结论,官方也未说谁是谁非,这个争论就是“转基因”之争。
  
  近30年前,我上大学时,基因工程的说法刚刚兴起,当时说的最有前途的未来科技,一个是信息爆炸时代的信息技术,一个是生物工程时代。如今,信息时代已经轰轰烈烈到来,信息技术已经深刻影响了人类的生存模式、社会的运作形态。而基因工程,作为生物工程的重要手段,刚开始有了一些实例,就遭到了各种争论的困扰。
  
  日前,特意在网上摸索了我的大学同学关于转基因的一个讲座,算是温习并恶补了一点转基因常识。我那个从事转基因研究的同学说,自然界中,一种生物被一种外源生物的基因侵蚀并发生基因变化的情况,事实上到处存在。不同的是,自然界中的这种基因侵入多在同种生物或者近缘特种之间发生,而转基因则是通过人工干预的方式,将不同物种的基因片断,有预见地植入到目标生物体中,培育出一种地球上本不存在,也不是通过自然进化产生的全新特种,这种生物就叫转基因生物。从生物学的意义上看,这种全新的生物,比方说转基因小麦,看上去样子跟原来的小麦一样,事实上它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麦了,而是一种全新的生物特种。
  
  前不久,跟几个研究哲学的社会学者聊起这个话题,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反对这种新科技的推广。一位老教授说,自然科学的手段几乎是没有穷尽的,科学家凭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可以进行不同的科学探索和发展、发明,但是哲学家、社会学家应该为科学技术的研究和推广定出方向,划定边界。任凭科学技术无原则无方向的发展,人类是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我从不同人群的立场出发,对他们关于转基因问题的态度作了一个推测,觉得这个有关转基因的争论,真是没有办法在短时期内进行调和的:
  
  对占世界上大多数的信仰宗教的人来说,他们肯定反对转基因的研究和推广。如基督教徒们,他们相信世间上的一切都是上帝创造的,上帝从星期一工作到星期六,创造了天、地、光、空气、万物,包括人类和动物、植物。世界上的所有这些都必须按照上帝确立的规则进行运作,人类怎么可以背叛上帝,私自去创造一个新的特种呢?这是明显违背宗教伦理的行为啊。
  
  中国传统的国学,包括道教和儒学家,他们讲究天人合一,顺势而为。天地间的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不可横加干涉。传统的中医养生理论告诉人们,四时八节,昼夜交替,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万物,都有其特殊的意义和功能,他们对反季节蔬菜都提倡不要食用,何况人类弄出来的一个定义不清的东西呢?
  
  普通老百姓因为对转基因的含义不甚清楚,但是听说转基因转过去的基因不是这个生物本身自有的,生理上恐怕就先反感了:说转基因大豆中含有蟑螂的基因,那吃大豆,不就是吃蟑螂?这个太可怕了!
  
  科学家们呢,因为在不同领域的研究对象不同,他们的绝大部分,都是上述人群中的一部分。所以说,反对转基因的人群,绝对是世界上的大多数。
  
  有谁支持转基因呢,我觉得,剩下的只有两大类人:一类是认为,按照现有的发展势头,这个地球上的人多地少,传统的作业生产,人类将来肯定无法养活自己,必须探索新的技术来生产人类生存发展所需的食品,转基因工程非搞不可。
  
  还有一类是研究转基因的科学家,以及将转基团产业化的商家。对于商家来说,人们尽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度,轻易攻击其不纯的动机,然而,对于科学家来说,你要说服他们,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也有科学的理论和翔实的数据证明他们的研究是有益有效的。
  
  所以,这个争论今后还会继续下去,转基因的路子,会变得前路漫漫,困难重重。
  
  按照我有限的专业知识的推测,我对转基因伦理方面的质疑,倒是持有保留态度的。从科学的角度看,既然自然界存在进化,进化过程中,肯定会不断产生新的特种;不同生物之间的作为,肯定对其他生物的存亡也会产生影响。那为什么人类不能主动的有方向的培养一些适合自己需求的新特种呢?
  
  从宗教伦理上说,不管是人类有没有发明或者发现的东西,上帝早就作了安排,上帝应该是规则的制定者,人类的一切作为,都是在这个规则下的行为,既然转基因能成功,那么说明上帝安排的规则是允许这些基因进行重组的。我们可以理解成,这些特种,不过是上帝借了人类的手,进行的再创造而已。
  
  普通老百姓的担心,很简单地可以得到解释,比方说,转了蟑螂基因的小麦,你煮熟了吃,完全不用担心会不会中毒致死。我们平常习用的所有的食品,包括脂肪、蛋白、氨基酸、纤维素、酶等,经过高温后都已变性,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生吃了蟑螂,也没见过谁被毒死的。再说,转基因,又不是简单的生物体叠加。我们平日吞下去的不明来源的生物体多了去了,空气中的微生物数以亿计的吃下去,致病致过敏的,毕竟少而又少。
  
  不过,对转基因的担心,我也不是没有。正像有的科学家所说,我们现在未知的领域太多,你不知道目前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在今后长时间的共存中,会不会爆发出魔鬼的品性来。那天看老同学的讲座,我倒是担心,万一科学家们操作不慎,制作出来的生物没有按照预定的方向走,会不会出现像电影《生化灾难》中出现的场景?从我们所处的环境上考察,新物种酿成的生态灾难已经太过平常了。这十来年中,突然出现的漫山遍野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已经严重影响了本地特种和生态平衡,改变了本地植被外观。巨大的福寿螺,在平原稻作区也屡见不鲜。这些物种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无法估量。
  
  从自然进化史的角度考察,不管这个地球上的物种怎么变化,自然界总会以不同的形式予以修复,再造生态平衡,所以,不需要太过担心生态会不会平衡,地球会不会毁灭。在可见的将来,地球是不会毁灭的。要担心的是,人类因为过度强调自己的利益,过分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自然,改造环境,改造物种,搞不好的结果是:事违人愿。即便哪天真有所谓的生态灾难了,其实那只是人类自己的灾难。所以,转基因这事,最好是慎之又慎,对安全性的研究和考查,尽可能做得持久一些,周全一些。在转基因的商业化过程中,千万不要被眼中只有鼻子前面那点蝇头小利的益集团绑架。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也说转基因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