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葵海葵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2012-08-11_005700-0.jpg
 
  海葵台风影响那晚(7日),因为第二天早上要出门,我睡得比较早。睡前写了个博文,说可能这个台风风大雨大,可能会造成较大影响。事实上,睡时,东江水位已经猛涨,西坞一带已成泽国。第二天早上5点半醒来刷微博,看到台风已经于当天凌晨3点20分,在象山县鹤浦镇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4级(42米/秒)。
 
  这个时候,听到外面风声已经不大,但雨势仍在。这一天是不是继续出门的消息还没来。5点51分,组织者来电说,旅行社的意思还是要走。我不相信这样的天气杭州机场能起降飞机,提醒她自己亲自问一下东航的客服。6点钟,她来电说问过了,航班已经取消,上午行动取消,等通知吧。这么一折腾,我已经不可能再睡着了,于是继续看微博,看到头天晚上有几个值班或在乡下抗台的同事的报告,大概知道了洪水在平原地带造成了很大灾害。西坞那一带低洼的村庄,基本上全泡在了水里。这样的灾情,大概已有十四五年没见。
 
  7点多,我又睡着了,再次醒来,8点半多了。我起床,去办公室。路过平时吃早点的包子店,见关着门。到办公室,同事告诉我,我的两同事接到西坞一寺院的电话,说有二十多人在寺院被围困,他们去解救了。我一听着急了,西坞那一带虽然泡了水,但水势平缓,这座新修不久的寺院,大殿地势很高,即使人暂时被围,但根本不会出什么危险。而去救人的路上,倒是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我马上打电话问他们在那里。他们说已经到了街道办公室,准备和街道工作人员一起过去。我说你们千万小心,不要硬闯。过一会儿,他们来电话,说已经到寺院了,寺院目前进去的路还可以行车,门前的甬新河水已经溢过路面,寺院四周也是一片汪洋,但是总体是上安全的。本来想把他们转移到镇上的安置点去,但现在看起来,安置点还没这里安全,已经做通了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在寺院里呆着,不要轻举妄动。我说好的,你们做好了工作,马上撤出来,不要久留。
 
  接着打电话给我认为有可能出现险情的场所,都说有些绿化树苗被折损,其他没啥大问题。这才放下心来。上午,雨势明显减弱。
 
  快中午时,再次接到通知,说下午3点集合出发。我查了一下台风路径,我们要去的杭州正是下午台风开始影响的地方,莫非我们要进行一次追风行动?
 
  下午出发的时候,雨已经很小了,只是风还比较猛。我特意拐到黄泥墈去看了看,发现县江的水势是历次台风中比较大的,橡皮坝下的黄水翻腾,我拍照片的短短两三分钟,雨伞被吹翻了两次。
 
  到了集合点,组织者说,我们准备去温州乘飞机。这真是一个出乎意料决定!但是。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去温州的甬台温高速公路,因为在奉化服务区往宁海方向有一个比较大的山体滑坡,走不了。有人提议从甬金高速绕道走,可大巴司机不熟悉路,而且说那边山路多,万一也出现山体滑坡,那就死定了。高速交警的电话打不进去,询问有关系的人,说是甬台温高速往台州温州方向,7人以下小车可以上宁海南入口。这时,我们已经开到了甬金高速溪口东入口处。大家决定马上换小车去宁海。等4辆小车开到,已经4点。就是说,我们在城里兜圈子想方案,足足化掉了一个小时。
  
  这时,雨已停,风也差不多没了,地一干,感觉上好象台风的影响不存在了。我们从滕头换好车,从三高连接线走。到了西坞那个十字路口,才发现判断失误,十字路口往南方向不通,那边的车堵得厉害,赶紧拐到金钟路,过汽车站往南。可那有一段路在改建,只半幅路面通行,车开不快。我说我们其实应该过城区的中塔路走的,要比这儿快多了。司机说,习惯了,没想到还有这情况。
 
  一路狂奔。经过宁海时,已经看不出台风的影响。在宁海城区的两个高速入口,接连碰到红灯,上不了。我们有点慌。照这样下去,怎么赶得上晚上8点的飞机?不过,我自我安慰说,这趟飞机非误点不可,即使正常的天气,都很难碰上正点的飞机,何况这台风天?
 
  好不容易从宁海南入口上高速,已经是傍晚5点20了,GPS提醒到温州机场还有180公里左右。按照平时的速度,至少得开2个小时,这样算起来,如果飞机正点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是赶不上的。
 
  好的是,因为限行,那天在路上行驶的车少,越往南开,路面越干燥,到温州机场时,仅晚上7点出零。下了车,司机们一交流,都说途中被电子警察拍了好几次。
 
  时间宽裕了。进机场一问,班机误点,还没到呢,啥时候出发也不知道。我们想从其他地方绕道走,提出了许多方案,可因为太晚了,班机都没了,被一一否定。最后决定还是坐这班机走。于是换了登记牌,大家到附近的饭店吃饭。
 
  9点多,再问询,说10点45分可登机。我们马上赶回机场,进了候机厅。接着看到有一架飞机到了我们的登记口外面,看来真有戏!大家都觉得下午的长途奔波比较值。谁知,登机时间到了,检票的都站到位了,却被告知,航班取消,不走了!理由是,我们经停的南京正下暴雨!
 
  乘客一听,都激动了,纷纷涌到检票口论理。大家激动的理由也对啊:南京的暴雨又不是临时性的,台风影响的事实早就有了,你提前一两个小时告知完全是能够做到的嘛。
 
  吵了一会儿,没办法,只好按航空公司的安排,到了酒店,住一晚上再说。11点半进房间,1点多上床。累,很快睡着了,6点不到,电话响了,服务员通知我们6点起床,6点半早晚,7点去机场。说8点半可起飞。
 
  飞机起飞还算准时,只是乘客大减。我坐在倒数第二排,后面四排座位就坐我一人。空乘先生很友好,不时眯眯对我笑。在南京转机时,下去一帮人,重新登机时,乘客更少了。上了飞机,在跑道上等了近一个小时,空乘先生到我旁边来聊天,对昨晚的取消起飞也愤愤不平,说事先不说,等到了温州机场才通知。结果一晚上没睡几个小时,机长也一样。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疲劳飞行?
 
  下午1点到太原,出了机场马不停蹄赶往五台山,5点半,总算到了目的地。接下来的过程比较顺利。五台山阳光明媚,根本没有台风的影子,只是偶尔看微友的微博,才知道家乡的台风影响还在继续,主要是西坞那一片还泡在水中。下午,隐隐约约的看到,舟山的岱山县长涂镇沈家坑水库发生溃坝,死伤严重,消息具体不明。
 
  10日,我们回家,打听消息,说西坞那一带的水还没全退。11日是星期六,还是这个消息。本来下午可以出去转转,但因为累,又因为雨,没出去。晚上在县江边散步,见黄泥墈的水虽然小了,但橡皮坝下依然浊浪滚滚。走到奉化中学门口,发现江边平台上积满了淤泥,走不过去了。
 
  晚饭时,说起台风灾情,说奉化死了一人,是大水来时在捉鱼,失足落水。我查了新闻,没看到报道,未知此消息真假。我的老家,雨不大,但风大,花木折损严重。母亲说她的朋友,樟树桂花折损,内行人估过了,至少15万元,心疼得要命。山里的风是一弄一弄的吹,刮到了运气差,没刮到运气好。
 
  台风的影响,比台风来前我预测的稍好,但是大雨带来的内涝,仍在我估计之中。奉化的内涝在省内算是比较严重的。岱山溃坝死了11人,伤了27人,那个事件,追查起来肯定可以是一个责任事故。因为每座水库都应该有责任人员进行巡查的。即使有溃坝发生,事先总会有一些预兆,如果能及时发现,应该有一段转移时间减少损失。但是,就全省来说,这次台风的人员死伤数量还算是比较少的,这主要得益于台风来前人员转移的办法。这办法很笨,实施的时候许多人不理解,吵吵闹闹是主旋律,空做的时候居多,很容易被人理解为劳民伤财。但是,最笨的办法往往是最灵的。自然灾害的发生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突发情况的产生 总是让人防不胜防。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下,自我防护是最重要的。台风来了,最好的办法是呆在安全的地方别动。像我们这次,逆风而动,四处奔走,是很忌讳的事情。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希望不再有。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海葵海葵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