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别2018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又是一年送别时!2018,义无反顾地离我们而去。
 
  不止一次跟人说,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再回头看这一年,可能都会觉得,这一年太特别了。无论国际国内,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剧烈,好多变化超出想象。高层定调: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局起始的标志年份,很可能就是2018。
 
  我们没处于庙堂之高,然而也不在江湖之远,信息社会,把地球缩成了一个村,许多事情,我们可以感受,却无法左右。我们的眼睛,只有盯在眼前这一亩三分田,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亦无他途。
 
  于是,一年结束,只能盘点一下自己走过的路。
 
  这一年,我的工作岗位又一次变动。在同类人中间,像我这样工作三十年很少挪地方的不多。许多朋友三五年可以换四五岗,我却像一颗螺丝钉,最少的一个地方钉了五年,最长的是18年。上一个岗位近7年,到最后两年时,几乎是扳着指头算日子,以为到2019年上半年我可以退岗了,两三年时间就熬一熬吧。却没想到,2016年咱撤市设区了,说退岗不设年龄限制了……这一算,至少还得再干五年。无论如何不想在这岗位上熬了,去年下半年,正式向组织提出要求轮岗。3月,借溪口体制调整的机会换了岗。这是工作之后第四次挪地方,领导找谈话时,问我在什么感觉?我说没感觉啊,不就是换个办公室上班么?一晃大半年过去,换个环境,重要的是换了个心情,工作时,不需要过于心智分裂,不需要过于费心周旋。尽管性格使然,做不到没心没肺,尽管大环境都一样,做不到随心所欲,但好歹无谓担忧的事情少了许多。好多时候,脑袋放空点,可以盛放一些自己想放的东西,挺好。
 
  新工作的主旋律有两个,一个是单位办公室,一个是佛学院的辅助管理。两项工作都以建立制度开路,前者好弄,有现成的文本也有成熟的执行者;后者麻烦,费尽心思弄好文本,执行的时候却发现,跨了界的人士凑在一块,很多时间是鸡同鸭讲。没办法,只好胡萝卜加大棒,动之以理,晓之以情,也压之以势。快一年过去,大家慢慢开始适应。感想是:不管做啥事,我都没啥私心,这一点对推进工作很重要。到这年龄这份上,做事都没啥好处不好处的概念。我的逻辑是,啥事都要盯着目标,所谓不忘初心,其他的都是次要的,能做一点是一点,实在做不了,也让它去。俗话说:做人事,尽天意。不然又能咋的?
 
  策划过几样活动,做不到完美,也没有太大过错。“五人论道”各方反响不错。前些日子去无锡灵山,那边的集团副总接待我们,说注意到了这事。干这些比较小众的事,重要的是要让业内注意,能达到这个效果就行。
 
  再说业余时间的业余生活。这一年,延续过去十多年的节奏,每逢节假日,基本上都要往户外跑,去年开始从域内的乡村扩张到邻境,许多地方去得不计其数了。感慨于城乡的变化之大之快,往往让人措手不及。这两年,中心城区巨变,新区高楼林立,马路拉宽,红绿灯、霓虹灯闪闪烁烁,一到夜晚,竟然有了几分大都市的味道……我的相机镜头往往无所适从。从拍来的照片看,很明显,态度没有数年前认真了,好多时候,外出纯粹是与同学朋友放松,散心,游玩。
 
  这一年,有两件事干得少了。一个是写博客,几年前能够保持一周两三个博文的更新,近两三年中越写越少,有老同学问过我,为什么不写了?不写就不写了呗,还能有什么理由么?不过每周的微博整理工作,倒是一直坚持着。做这事的目的,开始是担心新浪微博会不会有朝一日关了,写的东西就没了,整理到自己的博客仓库中,可以安心点。现在发现,自己的博客仓库也不可靠,啥时候不能开了,也是别人一两句话的事。但这习惯既然一直坚持下来了,就继续做。第二个事情是,我们的活动室也去得少了。夏天母亲身体不好,没了去的心情;到溪口工作,周末专程去也有不方便;朋友们也都有自己的忙碌。这事如果中断过几次,就很难再恢复常态。佛陀说,世间万物,都有“成住坏空”的轮回。或许,我们这个活动室聚会的形式,也到了坏和空阶段。我想,应该会有一个新的形态代替它。
 
  从去年夏天开始做另一件事,每天随手写点东西,或笔记,或随感,或经历……这个东西属于自己私人,所以可以写得随性些,不拘章法语法,即便观点谬误条理混乱也无妨于人。年末,对今年写的作了一个整理,一盘点,竟然有20多万字,真是惊人。
 
  继续加强身锻炼。晚上算了一下,今年GPS记录的徒步里程累计达到1751.2公里,小米手环计步折合里程累计达到3585.4公里。这两个数据都创了个人历史新高。朋友说我天天散步,刮风下雨也不中断,是病,得治!哈哈!江湖传说,有说要身体好,得动;也有说,得静。依我看,得动静结合。但不管怎么说,身体不动,有些部位会慢慢退化,用进废退嘛。今年有两个动静值得注意,一个是右肩疑似肩周炎,运作受限;还有一个是右脚大脚趾外侧,剧烈疼痛过一次,被医生诊断为痛风。这两个毛病,除了平时注意控制保养外,不动是不行的。明年打算继续动。
 
  今年老妈吃了大苦。去年11月起,膝关节老年病突然严重,行走困难。5月份摔了一跤,病情加重,到6月下旬才发现是膝盖骨折,赶紧手术。一个月后,刚能动作,学习行走时又摔一跤,断了坐骨支。三次巨痛,三次磨难,在床上整整呆了四个来月,到9月下旬才下床开始学习行走……父母年事渐高,到了让我们成天提心吊胆的阶段。到下半年,父母到溪口居住后,我们家就分成了两半:妻子在城里上班兼照顾创业的儿子,我在溪口上班兼照看父母,周末合家聚一次,平时就我穿针引线的两头跑。开始时觉得累,时间长了就慢慢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难度。新年估计还会继续这种有规律的生活轨迹,到夏天再作调整。
 
  2018年是儿子创业的第三个年头。生意仍然不温不火,到今年下半年才稍有点忙碌的样子。好在他的团队稳定,聚集在一起的八九位小伙伴,三年中只走了一位,这个凝聚力不是一般的强。而且据他说,他们的专业水准在业内也是一流的。目睹他几次江湖救急,都是别人接的任务到点了完不成,或者达不到水准,再来找他,他们整夜赶工,交出让人满意答卷。希望新年他们的生意能够蒸蒸日上,他本人也能更成熟些。想当年,我在他那个年龄的时候,已经开始承担一个家庭三代人的责任了呢。
 
  2018年的最后一天,小长假的第二天。下午与朋友去雪窦山上看雪,晚饭后在小区散步5公里。而后我喝茶,父母看电视。到9时多,父母睡觉,我到书房,继续每天都做的事:在网上逛逛,写点东西,整理点过去的资料,今天还外加修改这篇文章……在过去6个年份中,每年的最后一天,我都在雪窦山上为保障别人撞钟祈福而忙碌,同时,也在钟声中祈求我的家人朋友同事平安幸福……今年不用去山上了。晚饭后,在朋友圈中看到,老同事们晚饭没吃就上了山,真心辛苦。我都觉得,能够静静地在家中等着新年的到来,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呢。但不管在那里,我都要祝福所有的亲朋好友,也包括自己一家:
 
  2019,健康平安快乐顺意!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辞别2018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