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洪水三十年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发生在1988年的“7·30”洪水,也许是奉化历史上受灾不算最严重,但影响可能是最为深远的一次自然灾害。十多年前,我曾经写过两篇文章,分述7月30日洪水来时和7月31日上午谣传柏坑水库溃坝的情景,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作了分享,许多朋友在后面留言,共同回忆当年,读来颇有意思,摘录其中一部分:
  
  那天,我在莼湖的海防前线。第二天,奉化城里人在“逃难”。[擦汗][擦汗][擦汗](华山老道)
  
  三十年前的事有所听闻,还是在你的记录中感受到真切。(一半传统)
  
  一下子把思绪带回三十年前,仿佛昨日之事。城里百姓往中山公园逃命的嘈杂声犹在耳旁;我们趟水去企业察看灾情的画面如在眼前……(方蔚)
  
  那年我四年级的暑假,记得道地的水慢慢满起来,家里就就我一个人,爬到有楼房的叔叔家二楼看着前面的泥墙房子被水冲毁,第二天说水库倒了,还经历了全镇人民大逃亡,然后的日子里还领取了救灾的衣服饼干之类的东西[呲牙]。大水后,去路上淌水玩,我还掉进了被水冲走盖板的暗沟里,然后自己爬上来的[呲牙][捂脸](龙骑士)
  
  光阴似箭!三十年了,想想那时候我们可是风华正茂啊!(徐阿平)
  
  那个雨夜正在妇儿院实习,夜间被叫去给NEC手术的小娃娃拉勾,切除坏死肠段后一量肠子只有10cm多一点,“锵主任”直叹遗憾,小娃最终没能活下来,难过了一阵子。(孙碧霞)
  
  历历在目啊。(马尾松)
  
  我记得那时父母让我回家,一千元钱让我学开车,要不然不给钱让我自生自灭。结果是我既未回又拿了钱。正好遇到那天,一把抓些衣物和钱放在全是桃子毛的黑色袋子里,逃往中山公园。记忆犹新啊记忆犹新……(琉璃)
  
  30年前的今天,我们村后剡溪源上游的水库首先被洪水冲毁,然后冲击下游的新水库垮坝,村头的竺家宗祠被洪水卷走。死了一个人。(剡源龙)
  你们村死的那个是村书记的儿子。后来开大会的时候,当时的宁波市委书记站起来给村书记鞠躬好几次。(我)
  我表兄儿子。其实是帮他小舅子在推一台货车,来不及逃避,被洪水冲走。(剡源龙)
  
  好有意思,像看小说,(清清雪lk)
  
  亲身经历,当时我们往中山公园跑,惠政路上到处是人,地上都是跑丢的鞋子,菜场卖菜的人都跑光了,菜场另一边的卖衣服的摊位也逃的精光。(邬德明)
  
  当时我还在横山水库,水电三处在广播里通知叫大家撤到山上去,我想不可能一下子溃坝,所以没有跑。多数人都上山去了。(好望角)
  
  哈,我在横山水库设计的桥没有被冲垮,造价是高些但安全度是可以的。(张位明)
  
  730那时正好在北京出差,从电视上看到有一个脚盆坐着一个小孩父亲在齐腰深的水上推着逃命,吓了一跳,赶紧打电话到单位问,说还好总算放心。(汪达君)
  
  那一年,我记得桌上就二个菜红烧鸭肉和鸭蛋。台风把鸭棚吹翻,满河的鸭分不清是谁家的,想吃随便抓。(净心)
  
  我那时候守在单位值班,又拼命打老单位电话想问问同事水库到底咋啦,因为学水利水电的真不相信会出事,毫无悬念电话肯定打不通的,反正没有慌慌张张往中山公园跑[呲牙]淡定的在单位。(紫雨微微)
  
  还有这经历。(空心人)
  
  记忆犹新啊,那时候我妈正好给我洗头,我爸匆忙来报告,水库倒了,快逃,他带了一个大的汽车轮胎爬上阁楼(家里最高点,说有这个轮胎在,不怕,他来守家)我妈带着我,我婶子带着表弟,一路骑到人民医院我二伯家,我爸说先去那边,万一有事,离中山公园也近,跑跑方便[尴尬](丁丁)
  
  深有体会。(徐阿平)
  
  看完后好像不是灾难片,觉得逃命时还蛮兴奋有趣的[呲牙](孙碧霞)
  
  记忆中的那天好像不是骄阳似火。上午阴天,但很闷热![呲牙](马尾松)
  有可能大部分是阴天,但是在山上等着水下来的那一刻,肯定有很大的太阳,我都快被晒晕了。那个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我)
  等水下来(何旭晖)
  那个时候单身汉无牵无挂,水来不来真的感觉跟我没多大关系。(我)
  我没逃,因为我知道那个时候的水情。(马尾松)
  
  你跑得够快,当时我家就在公园路与南山路交叉口附近,我走出家门,看见南山路上车子开得飞快,有人自行车后座放着电视机往中山公园方向跑,感觉旧社会电影里放的逃难。(紫魂)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7·30”洪水三十年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