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

《收获》
 
  金秋时节,在田野上乱窜,恰巧碰到一台收割机在作业,于是停车看热闹。

  小时候,最怕两个季节,一是“双夏”,二是秋收。都是抢收抢种的大忙季节,劳动强度非常大。而今到了收获的季节,田野上见不到几个人,尤其是在平原地区,大多数的田间作业都由机械代替了。
 
《收获》
  看上去这机器也不复杂,可它就是“聪明”。它知道哪是稻谷,哪是稻草。稻草被粉碎后直接还田了,非常生态。
 
《收获》
  收割机转了两圈,“肚子”装满了,机手下来放谷子,一边说:“晚上上电视了啊!”在乡间,我们老被人误认为是拍电视的记者。
  
《收获》
  这下大力搬稻谷的是这块田的主人。我说你这块田是不是种下后没来管过啊,长得不怎么样啊。他只管嘻嘻笑。旁边有人说,现在我们种田只是弄点自家吃的口粮,这已经吃不完了。稻谷如今都是直接撒播的,撒下谷种,中间施点肥料,秋后直接来收就是。
 
《收获》
  收割机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田埂边、转弯处还有一些剩下的,需要手工来拔。粮食既然已经成熟,肯定得颗粒归仓。
   
《收获》
  搬上公路,扎紧口袋。
  
《收获》
  再扔到车上。
  
  我说割这么点田,根本用不着那么多人啊。主人说,这都是自己家的兄弟姐妹。收割是农家大事,大家都要来帮忙的。
 
《收获》
  主人的弟弟坐在高高的谷堆上的,给我摆了个POSE。
  
《收获》
  第二轮又开始出发了。
  
《收获》
  20多分钟后,这么块田只剩下这么窄窄一块,再有两个来回,即可收割结束。主人说,这块田面积大概1.5亩,从准备到收割结束,只需要半多个小时。他们这五六个人,原来手工劳作的话,从天没亮开始辛苦到天黑,估计也就能完成这样两块田的收割。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