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纯朴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2010-10-16_235425-0.jpg
 
  我们从平遥影展回来后,刚好是国庆节前的一个双休日。那段时间我感觉有些累,于是邀了博友董满永、冯峰、丁逢凤一起去大堰西畈散散心。
 
  到了西畈一看,果然,登高望远,晚稻快成熟了,那儿的晚稻应该熟得差不多了,层层金黄的梯田很好看,那天的天气也挺透,站在这里,心旷神怡,感觉不错。
 
  拍了一会儿,换个角度,发现公路下面的一块田里有两人在劳作。老董先走了下去,我们也跟着下去。
  
2010-10-16_235425-1.jpg
 
2010-10-16_235425-2.jpg
  这里是一对老夫妻在收花生。
 
2010-10-16_235425-3.jpg
  我们一边看着他们摘卫生,一边跟他们聊起了天。
 
  原来他们是邻县的宁海的农民。这里是奉化与宁海交界处,我们站的这地方是属于奉化地界,但这里有好多土地是隔壁宁海的,我们把这种土地叫做插花田。
 
  这位大姐说,这些地今年冬天奉化的大堰镇政府要租去种油菜花了。西畈的油菜是我忽悠上届镇长种的,当时他们要发展乡村旅游,我们经常在这里拍片子,我说这里可以种上连片的油菜花,春天的时候菜花黄了,也是一景。山区农民外迁很多,以前这块田一到冬天农民就不种了,闲置着也可惜。种油菜不妨碍农民种一季口粮。
 
  这个设想我在四年前向大堰镇镇长提出。头一年来不及了没种。第二年开始种了,数量不多。数量不多他们就开始打牌子了,春天的时候办起了赏花摄影节,呼啦啦请来好多领导。媒体一边宣传一边说上了大堰的当。不过,这以后,油菜花种得一年比一年多,到今年春天已经连续办了三届赏花摄影节,忽悠了好多周边城市的城里人,一到春天就往这里地方钻。今年油菜花开的一天我来看花,车子在公路上破天荒被堵了半个多小时。
 
  这两年镇长换了,他们不大跟我有联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动作了。现在听这位大姐说今年冬天要租他们的土地,看来明天春天这里会更有看头。
 
  我们拉着家常,问他们俩多少年纪了,家里有几个孩子。这一问,又问出一个故事。
 
  大妈说,他们都60多岁了。自己的儿子30多岁,已经成家立业了。现在还有一个养女上大学。
 
  一个养女?我们奇怪,有儿子了怎么还有养女?
 
  大姐没说什么原因。只说那孩子4、5岁的他们就开始收养了,现在养到20来岁,还供她上了大学。
 
  我们问,她自己知道吗?大姐说,她自己知道的。
 
  我们问,那她对你们亲吗?大姐说,当然亲的,跟自己亲生的一样。
 
  大姐说,如果不是因为养了这个养女,他们现在也不用这么辛苦啊。
 
  我们齐声说你们心真好,好心会得好报的。
 
2010-10-16_235425-4.jpg
  大姐一直乐呵呵地说这事。
 
  她丈夫在旁边闷声不响地把地里的花生挖出来,集中到大姐的脚边,大姐一颗颗摘下来,放到筐里。
 
  同去的博友丁逢凤看到旁边地里有块番薯田,问他们番薯成熟了没有。
 
  大姐的丈夫说,现在时间还早,不过长得大点的应该有。
 
  我们问,能不能给我们几个?
 
2010-10-16_235425-5.jpg
  于是大家一起去旁边的地里挖番薯。
  
  挖了几株,挖出来几棵根状的,不能吃,扔了,换个地方再挖,挖出几个大的。
 
  我们谢了他们,拿了番薯要走。丁逢凤从口袋里拿出10元钱给他们。他们连连摆手不要,丁逢凤把钱扔在盛花生的筐里,他们又捡起来,硬要还给我们。说,这算什么,我们自己种的东西不值钱,你们要拿走就是,付什么钱啊。
 
  我们扔了钱就走。听到他们在后面说,哎呀,这太难为情了,几个番薯卖金子价了。

  我们上了公路,看到路边有毛竹引出来的泉水,就在泉水下面洗那沾满了泥的番薯。
 
2010-10-16_235425-6.jpg
 
  洗了番薯,才回来公路上,远远看到那位大哥走过来。
  
2010-10-16_235425-7.jpg
 
  糟了,欠他们的债了。冯峰说,他又拿东西来了。
 
  果然,走近了,看清那位大哥手里拎了一袋花生,二话没说,把花生往我们车子的后备箱里一放就往回走。
 
2010-10-16_235425-8.jpg
 
  我们在后面说,谢谢你啊。他回头说,是你们太客气了嘛。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乡情纯朴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