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英雄毛恭金――寿星谱(18)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2 条评论

2010-01-27_005130-0.jpg
 
  在奉化,上了年纪的人还记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奉化有个打虎英雄在山上打死老虎的事情。政协秘书长老董曾跟我说,那个打虎英雄叫毛恭金,应该还健在,只是不知道住哪。
 
  几个星期前,老董打电话让我快去他办公室,说知道打虎英雄的人在他那里。我到他办公室一看,原来那个知情者是我的本家,今年也有80岁高龄的竺钦国老人。竺钦国说当年他跟毛恭金在同一个部队当兵,是战友,打虎的事情他差不多是亲历者。那天,他给我们讲了毛恭金当年打老虎的经过,以及打虎英雄传奇的一生。从他那里打听到,毛恭金现在住在大堰镇万竹的青山下村。
 
  上星期六下午,我和老董两人特意去青山下村探望毛恭金老人。
 
  那天天气阴冷,出行不多会儿,下起了雪。我们找到位于大山之中的毛恭金老人时,他正坐在家里,穿着棉鞋的脚搁在铜火囱上,一脸的落寞。
  
2010-01-27_005130-1.jpg
 
  老人跟我们说起他到政府机关上访,讨要生活费的经历。他说,革命革了一辈子,到老了,只能自管自了。
 
  毛恭金老人说他今年虚岁80。他1949年12月参加浙江剿匪部队,后随部队转到奉化县中队(相当于如今的武警部队)。打老虎时,他所在的那个连驻扎在奉化的沈家庄(今岳林街道沈鲍村),那儿有个劳改队,他们的任务主要是看管犯人。
 
  毛恭金说你们要听打老虎的故事,我就说说这事。
 
  1957年,杨梅成熟时节,部队驻地附近发生了一件事情,一只老虎吃了附近村里一个妇女,老百姓人心惶惶。一天,沈家庄的老百姓听到了老虎吼叫,村民鲍法昌跑来向部队求援,要求部队派人去打老虎。
 
  连长派了一个排,到沈家庄的山上围打老虎。部队从早上7点上山,搜索到中午11点多,还没看到老虎的踪影。战士们肚子饿了,要求吃了饭再来搜山,山上只剩下毛恭金一人留守。
 
2010-01-27_005130-2.jpg
  说起打老虎的经历,他目光炯炯。
 
  一会儿,庙后周乡乡长上来了,问他有没有看到老虎。毛恭金说哪有老虎,猫也没见着。话音刚落,只见从柴丛里窜出一只老虎,扑住了乡长。
 
  毛恭金说他当时又饥又渴,正爬在杨梅树上摘杨梅吃,见此情景,呼地一下从树上直接跳到了地下,冲了过去。老虎一见又有人来,放了乡长跑了。乡长身上被老虎爪子掏出了四个血洞,吓得说话声音都变了,说这下我活不成了。毛恭金说不要紧,你死不了,我这有急救包呢。他替乡长简单包扎了一下,背他下山,交给了山下的老百姓,让他们赶紧送乡长上医院,他随即转身又上了山。
 
  这时,一个班长和当地的一个村民也赶到了。班长说怎么办?他说,怎么办?打啊,都已经伤着人了。不打要我们部队干什么?
 
  这时,山下的老百姓远远地喊,解放军小心啊,老虎就在你们旁边!可在山上的他们,却因为树木柴草太高太密,什么也看不见。
 
  毛恭金见那村民背了一支土猎枪。说,你那枪老虎来了也没什么用,不如对着那柴草丛先开一枪吧,说不定能把老虎轰出来。
 
  那村民开了一枪,呼的一声,老虎又从柴草丛里窜出,一下按住了班长。
  
2010-01-27_005130-3.jpg
  “老虎就是这样扑人的。”
  
  毛恭金站在班长不远处,操起手枪想打,又怕伤着班长,他往下蹲缩了一步,想从老虎的耳朵边射入子弹,打穿老虎的脑袋,却不料,老虎头一动,一枪打在老虎的颜面上。
 
  老虎中枪之后,吼叫一声,放开了班长。班长的两只手臂衣服连着肉硬生生的被扯去了几大块。
 
  毛恭金喊道,班长你快起来!班长说我没力气了。毛恭金一把把班长扯了起来,拉在了身后,说我掩护你,你快下山!下了山就有命了!说完他捡起了班长的冲锋枪,与老虎对峙着,心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拚吧。他把手枪也握在手里,怕万一老虎把自己扑住了,还可以用手枪从下面打。
 
  老虎呼的一声又扑了过来。他把身体往地上一倒,老虎从他身上跳过,转眼上了山岗。
 
  毛恭金紧追着也上了山岗,却看见老虎趴在地上不动了。他绕到老虎的身后,见老虎仍然一动不动,斗胆上去碰了一下,也没动,再拉,还是拉不动,这才确信老虎已经被他刚才那一枪给打死了。他到老虎跟前一看,老虎刚才趴下的时候,爪子紧紧抓住了一根树桩,怪不得拉不动。
 
  毛恭金说,这老虎被抬到县城里的县中队,下午4点多称重,还有320斤,这时候老虎的血已经淌干了。
 
  听毛恭金老人讲打老虎,在细节上与他的战友竺钦国老人描述的有点不大一样。不过,不管怎么样,那老虎确实是被毛恭金给打死了。
 
  打老虎这事让他成了英雄。县报专区,专区报省,省报中央,功一级比一级高,影响一级比一级大,最后,他参加了全国英模会议,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他。他说,除了周恩来,中央领导同志包括十大元帅全都见到了。毛主席请他们吃饭,与他们合影留念。当年,在复兴门外有一口水井,是以他们91个战士英雄的名义建造的,石碑上还刻了他们的名字。
 
  1958年开始大炼钢铁,他表现积极,又成了“钢铁战士”,有关这事,毛恭金老人说,他的战友竺钦国那里有本书,题目就是“从打虎英雄到钢铁战士”,书上配有他骑着高头大马的照片。
 
  六十年代的时候,他到西坞区担任公安特派员,工作积极,破案很有一套,在西坞一带非常有震慑力。他的战友竺钦国开玩笑说,西坞那一带谁家孩子顽皮了,只要说声“毛恭金来了”,哇哇大哭的会立即噤声。
 
  毛恭金老人回忆说,在西坞里夹岙村破案时,他被一个妇女告了,说他强奸。老人说,这男女之事谁也说不清楚,就这样,他被判刑坐牢,开除公职。以前的一切荣誉也都随之离他而去。
 
  1980年代,他被当地乡镇政府请去担任联防队员。由于他工作认真,破案有一套,许多治安不好的村,经他驻村一整治,治安就完全改观,因此,屡屡被委以重任。他在镇联防队工作15年,年年被评为先进,奖状拿了15张。
   
2010-01-27_005130-4.jpg
  1985年,县委、县政府发给他驻队的马站村治保工作先进单位的奖状。据说在他驻村前,这个村的治安情况非常不好。
 
  由于他不是正式乡镇干部,当年退休的时候,当地政府对他作了一次性补偿安置。四五年前,他还在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担任治安工作,后来考虑到年岁渐高,耳朵不好,眼睛也看不清楚了,所以告老回家。
 
  老人说,回家之后,失去了经济来源。子女们生活都不太宽裕,前几年大女婿常来帮助他们干点重活,去年,大女婿患癌症去世,老俩口只得依靠自己过活。他说现在家里养了一头牛,每年生个牛犊,能卖上三四千元钱。平日他们自已种点吃的用的,只够勉强度日。老人说我那头牛很听话的,让他慢点走就慢点走,犁田耙田时对牛说,等我站好了你再走,那牛真会听他的话。他老伴说,毛恭金这些天每天都在念叨,说没想到自己革命一辈子,到老了会是这个样子,你也跟着我受苦了。
 
  我们问他现在身体怎么样?他说其他都好,就是耳朵开始聋了,眼睛看不清东西。我们问他有没有去检查过。他说去人民医院看过,医生说他有白内障。他不敢动手术,一是怕花钱,他说我都老了,什么时候死也不知道,花那个钱干什么?二是有个亲戚动过,一年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没用。我们劝他还是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可以动手术,我们帮你向残联申请一下,他们每年都会安排一些白内障复明手术,可以补助一下钱。老俩口说,那好啊。
 
  他的战友竺钦国在介绍他时,曾经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1985年,当年竺钦国老人还没退休,毛恭金曾经问是不是能够给他平反,落实政策。竺对他说,你这又不是因为政治问题出的事,哪来的平反一说?看来,毛恭金老人晚年的景况不会有太大改观了。
 
2010-01-27_005130-5.jpg
  从北京开会回来后照的相,他说过去的旧物只剩下这一件了,照片上最右边圆圆的那个奖章是毛主席奖给他的。
 
2010-01-27_005130-6.jpg
  这张照片下次再去的时候要送给他。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打虎英雄毛恭金――寿星谱(18)
  1. avatar

    英雄已难提当年勇啊,人生几十年,回首心酸!还要大道你多费费心,帮帮老人看看眼睛了!!!!!!
    [reply=大道,2010-01-28 10:30 PM]这事主动权还在他自己啊。[/reply]

  2. avatar

    遥想公瑾(恭金)当年,雄姿英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reply=大道,2010-01-28 10:30 PM]好解。呵呵[/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