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城墙石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1 条评论

2010-08-28_230213-0.jpg
  
  古时候,城是城,市是市,城与市不是经常连在一起的。就说我们奉化,30年前,奉化城里厢与大桥镇之间还隔着一片水田阡陌。城里厢过去是衙门、学校、庙堂等上层建筑所在的区域,而大桥镇的前身是真正的奉化市,是平民百姓和商贾市肆云集之地。
 
  有城,必有城墙。《光绪奉化县志》引《宝庆志》记载“唐建县治,城垣无考。宋有城,周环六百四十八丈。”这是最早记载的有关奉化城墙的文字。更详细的有明朝张时彻的《城垣碑记》:“明嘉靖壬子(1552)年间,倭寇蚁聚内侵……县令萧(万斛)君吁众而议曰:‘……令兴寐所为惕,若不能挽强挺锐,与贼争尺寸之锋,计惟成城以守耳。汝众谓何?’诸士庶稽首曰:‘非父母恩德不及此,敢不惟命’。萧君乃悉从父老而景相之,四面率以旧郭门为界,面皆置门,门有谯楼。横缩共一千一十八丈有奇,约费金一万二千三百五十两有奇。……工肇于乙卯(1556)正月五日,迄于是年十二月六日。”
 
  城墙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方志上说得并不十分明确。反正没听尚在世的谁说有见过的。奉化老城内还存一座过街楼,算是明清时期老城的痕迹。老汽车站旁边的一条路名为城基路,据方志记载是原来的城墙旧址。还有说锦溪河是原来的护城河。不过从现在的样子看,人们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它们过去所担负的重要责任了。
 
2010-08-28_230213-1.jpg
  老城内的过街楼,是一座明清风格的古建筑。
  
2010-08-28_230213-2.jpg
 
2010-08-28_230213-3.jpg
  上两图就是城基路,是奉化唯一能确定位置的老城墙的原址。
 
2010-08-28_230213-4.jpg
  锦溪河,原来是护城河,现在是一条重要的景观河。
 
  近日查看《奉化地名志》(1983年版),让我意外发现了城墙的痕迹。其中一篇《奉化县故城考略》记载:“解放前,城墙渐被拆去,部分城石铺于今大桥镇及东门。”看了这段话,恍然想起,小时候来城里,看到县政府门口、惠政路等城内主要路街,都是半幅石条半幅水泥。敢情那些石条砌就的路面,用的就是当年从城墙上拆起来的石料!前些年偶尔看到一在外地的奉化游子写的文章,还把这半幅石条半幅水泥的路说成是奉化特有的风景,说回忆起这个就勾起了他的浓浓乡情。

  年轻时候为生计奔波,顾不到身边许多东西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这半幅石条半幅水泥的那些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成了平坦的水泥路,前年,惠政路更是铺上了漂亮的花岗岩,成了步行街。许多日后回忆起来非常美好的东西,就这样悄然遁迹了。

  那天经过体育场西面的中塔路,走在人行道上,感觉磕磕绊绊的,低头一看,哈,记忆中的那石条铺砌的路不就在脚下吗?那整齐划一的石条,看上去就是一堵横阵地上的城墙啊!
 
2010-08-28_230213-5.jpg
 
2010-08-28_230213-6.jpg
 
2010-08-28_230213-7.jpg
 
2010-08-28_230213-8.jpg
 
  从南到北依着体育场的那段中塔路,算起来总长不会超过200米,大概三四十年前就是那么个宽度,马路上来来往往的,先是用自行车、摩托车代替了双脚,再渐渐用汽车代替了自行车、摩托车,好多马路都在拓宽,但这段路一直是这个样子,现在已经成了卡脖子的路段。市民老是埋怨政府不早日改造。因为这路一边是个目前市内唯一的公共体育场,一边是城区内唯一的中山公园,这条路的改造目前还尚未被提上议事日程。没想到啊,无意之中,保留了这么一段用最后的城墙石铺就的人行道。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最后的城墙石
  1. avatar

    小时候曾在城里厢住过几天,在一个宽大阊门里,四周住着居民,中间是用鹅卵石铺成的天井。霉时季节家家户户拿出家什,(两边用竹子组成的三角棚,中间放上一根长晾杆)在天井晾霉,规模煞是壮观。孩子们在竿子底下窜来除去,不小心碰倒了竿子,引来四周的家长一阵咒骂声。阊门西边有一条河流过,早上起来看河水潺潺,清澈见底。
    每次说起城里厢会浮起此情景,但具体是哪个位置就再也想不起了。
    [reply=大道,2010-08-30 00:49 AM]符合这样条件的地方不多啊,应该可以找到的。[/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