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只能是花瓶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3 条评论

2010-09-11_235802-0.jpg
 
  如果不是那天上午的一个电话,至今我可能还不大会去关心这事。
 
  四年前到了如今这个单位之外,对于时政之类的话题,不管近的远的,已经自觉远离。主要是觉得在当今的中国,关心时政,差不多相当于关心凶险莫测的江湖,实在令人从心底里生厌。
 
  但是那天的一个电话,还是让我对这事小小的关心了一下,又不免的多生了些许厌烦。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接到省内某报记者一个电话,说是打听一下本地某人大代表的电话。我纳闷,基层一个小代表有啥事情值得省内的媒体关注呢。因此免不了多打听了几句,想知道一下事情的原委。那记者在电话中说,最近全国人大有个话题,要取消人大代表工作室。这个人大代表工作室省内不多,你们这里有一个,我们想了解一下该代表是怎么处理的。
 
  我一听,这事我正好有点了解,这个代表的所谓“工作室”,不过是她在自己单位的博客网站上,为自己的博客起的名。因为她是人大代表,就设了一个有关人大的内容的栏目,里面的内容我看过,有几篇建议稿,还有一些由此建议稿引发的别人写的新闻稿,这就算是她的网上人大代表工作室了。那完全是写报道的人以春秋笔法妙笔生花出来的东西,离真正的“工作室”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事情都是以点概面,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也从来没有当回事过,难道这也引起媒体的关心了?
 
  搁了电话,去查询网上有关报道,原来8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修正案(草案)》(下称《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是该法1992年施行以来的首次修改。《草案》明确规定,代表不得设个人工作室,同时还建议增加规定,代表不脱离各自生产和工作岗位。这个报道好象从没有上过新闻网站的重要位置,因此,如果不是有人对我提及,我真不会去关心注意。
 
  但这一看,又觉气不打一处来。人大过去一直被叫做政治舞台上的花瓶,一直被人戏称为橡皮图章。人大代表开会,也就是举举手,拍拍手,啥东西都是全票通过,一致同意。前些年,电子表决替代了举手表决,谁按下去的是什么票,旁边的人看不到了,这才算有了反对票、弃权票。我说这是技术手段促进民主进程。我们这里目前还没有这一套技术,所有的表决的事情,还是举手,肯定还是全票通过。你不想举手同意也行,反正没有人认真来点名计算,反正你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举手反对或者弃权。啥事都是人家定好的,来人大不过走走程序而已。所以说,人大是中国式民主的花瓶,点缀美化而已。
 
  我来这单位前,有消息说,人大要通过监督法了,地位必然会上升,大家一致看好,满心期待。谁知道,正式通过的监督法,又把许多过去基层普遍在做的方法给取消了。比方说评议人大任命的干部,对司法机关个案的监督审查等,都不许弄了。监督法成了人大自己的“紧箍咒”,成了监督自己的办法了。这回,修改代表法了,又把刚刚开始在萌芽的想多发挥一下代表作用的“工作室”给取消了。人大的活动余地越来越小,我注意了一下各界的反映,大家都感觉,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的民主不断地往回走,再走下去,已经没有路了。
 
  一当上人大代表,就在培训班上,被告知中国的人大代表是集体行使职权,尽管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但是代表个人是没有任何权力的。这回取消人大代表工作室,估计是上层认为此工作室有代表个人单独行使职权的嫌疑。所以,尽管目前的所谓人大代表工作室,许多纯粹是花架子,有名无实。即使做得好点的,无非是在工作室内接待一下选区里面的人,了解一下民情。我相信做到这样的工作室,全国范围内数一下,两个手的手指头加起来,一定还用不完。即使这样,那也不行?
 
  其实说白了,我那天在给那个记者的电话中也说了,那无非是人家不想给你人大代表个人太大的活动空间,最好代表个个都是聋子瞎子傻子,最好啥都不懂,啥都不明白,让你举手的时候你就举手,让你鼓掌的时候你就鼓掌。这个题材你们真不值得讨论!我的意思是,花瓶还是花瓶,而且这个花瓶里面的花,不能是带刺的玫瑰,最好是肥硕的牡丹,不仅要好看,而且要长得雍容华贵。如此才能显示欣欣向荣团结和谐的场面,那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啊。
 
  真是越想越郁闷。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花瓶只能是花瓶
  1. avatar

    晋升为电子花瓶~

  2. avatar

    象你这样体制内人士,对这类国情越想越郁闷,说明你还有人性但不懂人性。
    [reply=大道,2010-09-13 00:51 AM]不懂就不懂吧,嘿嘿[/reply]

  3. avatar

    唉,郁闷的事多着呢,尽量别给自己添堵吧。
    [reply=大道,2010-09-12 12:05 AM]由他去吧![/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