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印迹之二:上马墩与显灵庙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0.jpg[/align]
 
  老家,地方很小,但是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却令人回味不尽。
 
2007-12-03_161117-1.jpg
  老家门口的大道,现在看上去显得很小,过去却是四明山通往外界的的要道之一。小时候,经常看到衣着光鲜的人们在这条路上行走,在路边劳作的村人会用好奇的眼光行注目礼,然后议论,刚才经过是过路的,还是哪家的亲戚。我见过的最大的队伍是一支拉练的部队,两列纵队足足走了半个多钟头。领头的腰佩小手枪,后面的小战士牵着马,我们议论那至少应该是一位团长。
 
  老家村里虽然只有百来户人家,但每个地方,甚至一个拐角,都会有一个专有的名字。出村口的这个地方,就有个名字叫上马墩。
 
  上马墩原来有堵矮石墙,据说以前骑马出行的,从这里可以上马前行,因而得名。村子的另一个头有个下马墩,但已经找不到遗迹了。也不知道这规矩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定下的。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2.jpg[/align]
  这看起来非常平常的地方,在1949年的某一天,曾经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幕。那年,时近解放,解放军有支部队在亭下小晦岭打了一仗。有个战士掉了队,就沿着这条路往四明山根据地走。在村外有人告诉他,上面有岩坑自卫队的人守着,最好沿着溪滩走。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听人劝,就沿着这条大路大摇大摆地上来了。当时正是中午时分,岩坑自卫队的头目王世根正在我们村里吃中饭,外面派了两个人站岗。俩站岗的看见一个穿黄军装的人上来了,就趴在上马墩的矮石墙后开枪。那个战士见有人打他,赶紧跳到路边的地里,向上扔了个手榴弹。可惜手榴弹没炸开,他就被打死在下面这块地里了。
 
  我父亲当时只有十来岁,那天正在村里玩,先是听到枪响起来,接着听说有人被打死了,于是跑去看热闹。那些自卫队的人也围着看,有人提议去砍那战士的脑袋,结果因为刀太钝,砍了好久也没砍下来。后来听说这个战士有可能是文艺兵或者是卫生兵,扔手榴弹的时候根本就没拧开盖子!
 
  听我父母说,当时自卫队站岗的两人争着抢功劳,都说自己开的那枪是致命的。解放后,那两个人又都说自己不是开那致命一枪的,结果后来两人全部被枪毙了。王世根,这个曾经在抗日期间做过乡长,和共产党有过合作的草莽英雄,因为在解放前的关键时刻站错了队,也被枪毙了。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3.jpg[/align]
  村口外百余米处,有一所房子,过去是显灵庙,现在改建成了显灵文化宫了。
 
  显灵庙供奉的是北宋奉化县令萧世显。据说当年奉化遭受蝗害。萧县令带令民众抗灾,昼夜在乡里奔忙,积劳成疾,中风而死。乡人感念他的恩典,好多地方都筑庙纪念。我小时候,显灵庙的老房子还在。但已经办了公社农机厂。1979年建造亭下水库时,显灵庙是水淹区,拆了。这地方虽说是水淹区,但水库造好后,真正水淹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又有村人集资在这地方建了个显灵文化宫,里面除了普通的庙宇布局外,还陈列了一些村里的名人旧迹。不过从外观上,这显灵文化宫与当年的显灵庙,无法相提并论。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4.jpg[/align]
  今年罗莎台风来时,雨下得太大,水库水位超过历史记录,显灵庙被浸泡了
 
  小时候老家不通公路,显灵庙办着农机厂,成了四个轮子的家伙经常光顾的地方。只要车一停,我们在家门口就可以看见,于是就会有一大帮小孩子大呼小叫地冲下来,围着铁家伙琢磨个不停,直到人家开走为止。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会一直议论上次看见的东西。从现在的回忆看,光顾那地方的多数是手扶拖拉机,偶尔会来一辆中型的方向盘式拖拉机,印象中汽车是很少来的。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5.jpg[/align]
  文化宫旁边长着两棵树的地方,60年代末的时候建过一个实心牌楼,一面画的是伟大领袖的巨幅画像,记忆中好象是去安源的那张。另一面是副统帅手书的四个“伟大”。大概是副统帅自我爆炸后没多久,牌楼就拆了。
 
[align=center]2007-12-03_161117-6.jpg[/align]
  显灵庙前面有一块平整的水田,田边的石墈下面,有一个冷水孔。据说以前那里住着一条很大的蛇,小时听爷爷说,蛇从那个洞里经过稻田游到对面溪中去,水稻会哗哗地往两边让开去,可见了这蛇大得惊人,50年代初,庙对面溪边有一片荒滩,荒滩上有几个草厝的棺材,经常可以见到这蛇在棺材上缠上缠下的。不过自我懂事起,这蛇就没见过,小时候也听大人常嘀咕:这大蛇去哪里了呢?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童年印迹之二:上马墩与显灵庙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