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一个记录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4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3-03_001331-0.jpg[/align]
  十年前的3月3日,可能是为了写什么材料,晚上听当时的一个领导谈思路,当天的日记里记下了这么一段话:

  “开始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思路,其实,晚上他谈的仍然是老一套东西,并没有突破他一贯来的框框,如果像邓小平理论一样归纳,不外乎以下几点:

  “一、当前的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奉化人的思想问题;

  “二、当前工作中有问题,但这些问题并不是奉化特有的,而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换过程中产生的,是优胜劣汰的结果,是不可逾越的阶段;

  “三、对当前的问题,领导干部要有自己的思路,不可以人云亦云,跟着老百姓的思路走。要有正确的舆论引导,逐步改变群众的观念;

  “四、工作的关键是组织问题。

  “领导讲话慷慨激昂,可惜都是像毛泽东一样号召式的,但又少一些理论色彩,可以说是感情式的。因此,听了虽然激昂,但回味一下,却没有多少肉头。领导周围的属下皆多好事者,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他自己有些想法,要发现错、短在哪里,其实很难。

  “地区现在的症结在哪里,领导的一句话不能说不对,那就是组织问题,干部问题。中国现阶段总的政策是一样的,在我看来,好象并不鼓励县市一级经济怎么发展。上面好高鹜远,眼睛只盯在几个大中型企业身上。其实只有大中型企业,对一个国家来说,日子并不好过。总的政策对县市一级限制多,你怎样才能在这个夹缝中生长,唯一的可能是把蛋糕做大,争取把自己列入国家支持的行列。但这又谈何容易?必须经过艰苦努力,共同协作奋斗才行。在这一点,我们这个地方吃了亏,因为鼓励的是投机取巧的作风,起用的尽是一些华而不实之徒,然后大家都学这样的人,这下可糟了,一个县里出来的人都是一个模式,都好奉承拍马吹捧。脚踏实地干到底的人很少。这就对发展留下了最大隐患。因为没有人肯奋斗,没有人肯吃苦,所以最后吃亏的是大家。

  “放眼整个奉化,眼里的厂长仍是那么几个,企业仍是那么几个,大企业发展不起来,小企业又因为学习贯彻国家政策,不让它发展,整个区域经济死气沉沉。活跃的人倒不是没有,也有一些人整天在那里算计着要加强自己的职能,要多向社会、企业、个人罚一点款,使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不给人有潦倒之感?

  “现在县市一级以下的日子都不好过。困难特大,但嘴巴又特硬。有难偏说无难,只差一句“莺歌燕舞”了。但困难就是困难,老百姓的实际收入有所下降,困难人群扩大。当然也有好的,垄断部门倒也真的是“莺歌燕舞”,食禄阶层收入逐月上升,而且人群也日见庞大。所以财政收入翻了一番多,日子仍然很难过。

  “中国现在问题最大的,恐怕是食禄者太多,有限的几个钱全让这些人吃掉了。吃了又不干事,高层的想到下面去打秋风,下面基层的又想在老百姓向上搜刮一点,手中掌着一点权力的,都在换钱花,有良心的真正是晚上也睡不着……”

  十年过去了,似乎好多现象现在仍然一样存在。有什么话好说呢?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十年前的一个记录
  1. avatar

    现在还写日记么?呵呵。

  2. avatar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再等十年又何妨

  3. avatar

    缺良医,病难医;有良医,难行医;病中病,医难同;道与魔,尺与丈.

  4. avatar

    但有一点变化是很大的,领导们的工资是大幅度增加[w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