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有高人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img=right]download.asp?id=3601[/img]  星期天在岩头村一带转悠,朋友看到溪边有一个小村,说似乎没进去过。我说以前肯定来过,不信我们进去看看。停车,过桥,进到村前水泥晒场,见到晒场边一块空地上,立着一棵造型奇特的树塔。朋友恍然说,真的来过。
  
  要说这树,真是棵名树。我最早一次来这村是2005年,那时,这棵树已经美名远扬了。那段时间全国上下喜迎奥运,这树的主人经过十多年的培育,将这棵树造成五环形状,说是为了迎接奥运。当时许多媒体作过报道。那次,我们有可能也是看到消息后,冲着这棵树去的。如今这棵树当然长得更高大了,我数了数,环已经增加到六个,而且有了一个亭子一样的顶,成一座塔了。
  
2014-09-05_225334-0.jpg
 
  这个村还有一座老宅挺有气派,三年前的2011年,我第二次来这村时得出了这个印象。那天碰到一帮孩子在晒场上玩耍,有个特别漂亮可爱的小女孩,靠在这老宅的墙上,其表情、招式,仿佛是个小小模特,我拍了好几张照片,并且在这儿发了个博文。
  
2014-09-05_225334-1.jpg
  
  替那棵塔树留了个影,朋友进了那老宅。我也跟进去再次重游。老宅外观看着非常气派,可里面异常破败。村人说,这房子已经没有人居住了。老宅正面向西,左右各一排屋子相向而围,呈凹字型布局。西面有照墙,照墙前有一棵梅树,院中有一口老井。房子廊前堆着杂物,过道泥地上积满青苔,看样子平常基本没人在这里走动。
  
2014-09-05_225334-2.jpg
 
2014-09-05_225334-3.jpg
 
  然而,意外听到右边过道上有动静,循声望去,有一老者光着上身,在做木工活。近前一看,是在削一个铲型物件。我问老者,这是做什么铲子呢?他说,现在的不粘锅不能用金属铲子,我做一个。我看他活干得很精细,旁边又放着成套的木工工具,问:您以前干过木匠活?他说是的,要不是我会做木匠,经常修修补补,这房子早倒了。我注意到这房子一半还完好,一半快不行了。我说您把这宅子全买下来算了。他说,好多户人家呢,各有各的想法,收不拢的,我只能修自己的。
 
2014-09-05_225334-4.jpg
  
  我看着他身后一间开着门的屋,问,你住这里?他说没有,现在住在下面,这里是工匠间,没事上这玩玩。我听他谈吐咬文嚼字,带着好多书面语,疑心他从前吃过公家饭。但他说,我是农民,会做木匠,种花木。他看我注意墙墙上贴着的一张万马奔腾图,说,这是我画的。
 
2014-09-05_225334-5.jpg
  
  哎呀,真是人不可貌相,虽然说这画技法不是太精,但能干这活的,在乡间,不算是常人了。没想到他又说,我有许多作品在下面呢,我带你们去看。我心里又是哎呀一声,瞧,人家都出作品了!
  
  转出老宅,随即到了“下面”,原来老宅旁边那排亮堂堂的楼房就是他家。这楼房位置好,紧邻晒场,面向南,前面一个平台,在村里也挺醒目,看得出是户殷实人家。房门口墙上贴着一张画,老者解释这是今年的年画,自己画的,今年是马年,主题是马。跟了进屋子,看到墙上一幅字,字迹工整,看得出是化了功夫练过的,问他是不是他写的,他说是。转到另一间,墙上又一幅奔马图,用笔用墨比老宅那幅更显老练,不用问肯定是他的作品啦,看来老者喜欢画马。转眼,老者又拎出两件木制物件,哈,一虎一狗,栩栩如生。他说,这两件是自己手工雕刻,那只虎,属于处女作。哇,处女作!多在行的说辞!
 
2014-09-05_225334-6.jpg
 
2014-09-05_225334-7.jpg
 
2014-09-05_225334-8.jpg
 
2014-09-05_225334-9.jpg
   
  我说,您可直是多才多艺啊。他说,这都不算什么,外面那棵树才厉害。我又吃一惊:什么?那棵树原来是你培育的?他说是的,二三十年了。我说当年好多报纸登过啊。他面显喜色,说,对,全国报纸都登遍了。
  
  旁边一老太太一直笑着看我们聊天。我问老者:这是您老伴?他说是的。我说你们的孩子呢?他说,都住外面了,其中一个住在岩头,现在是村委。他说话的口气是淡淡的,可我分明从他的口气中听出,儿辈们,也是他得意的“作品”。这真是一个乡间少人的高人啊。
 
2014-09-05_225334-10.jpg
   
  哦对了,这位高人所在地村属于溪口镇岩头村的一个自然村,村的名字有三个字,前面两个是“许家”,第三个字,把“土耷”这两字挤得瘦瘦的,拼起来就行。一般的字库中没有这个字,属地方专用的地名词。在《汉典》中有其解释:《集韵》德盍切,音搨。地之区处(区处)。常用作地名。现在我们将这个字念“dā”。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乡间有高人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