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特台风记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13-10-13_001318-0.jpg
  
  国庆放假前,气象部门发布预报说,今年长假气候宜人,每日以晴到多云为主,适宜出游。仅最后两天,6和7日阴有小雨。因此,国人纷纷出游,这个长假的前半段,从30日晚上开始,就频传高速堵塞、城市堵塞、景区堵塞的新闻。
  
  仅仅过了两天,气象部门开始修改预报,3日说菲特”今晨已加强为台风,其可能会在长假的后期带来明显风雨影响。4日提醒海上船只需迅速回港避风。5日说,菲特正靠近浙闽沿海,明后天甬城有强风暴雨大潮。
  
  5日下午,单位同事来电,说接上级通知,要求各单位正常值班。我问正常值班是什么意思?说是没说,大概是上班时间和晚上需要有人值班吧。我看着新闻上说台风很有可能于第二天下午在福建至温州一带沿海登陆,形势越来越紧张,因此,第二天,也就是6日上午,赶到单位,向下面的场所发了一个短信提醒。看看整个办公大楼冷冷清清,也没有啥人发指令,单位又安排了轮流值班人员,6日下午回了家。
  
  6日下午,接到气象台转达的省防指提醒:第23号强台风可能于6日晚到7日上午在浙南到闽北沿海登陆。下午的气象预告又说,菲特可能后半夜在浙南沿海登陆,谨防强风雨影响;今夜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明天局部暴雨,下午雨势减弱。
  
  当夜,暴雨一阵紧似一阵。我在城区家中修理车库电动装置,修好后去溪口的路上,有一段雨下大时,雨刮器要开到最大才能扫清前挡风玻璃上的雨水。
  
  当晚睡下时,我在微博上看到报道,台风已经在福建登陆。入睡前,雨下得很大,但也许现在房子建得太好,门窗一关,雨再大,也不至于吵得人睡不着,于是很放心入睡了。睡梦中,听到风一阵雨一阵,见多了台风的我,也不觉得有啥异常。只觉得这雨可下得够猛,不过既然晚上台风已经登陆,也许第二天早上起来,雨就停了,到下午,有可能就出太阳了。
  
  7日早上7点,我还在睡梦中,妻说,你睡吧,我和妈去一趟城里,昨晚家里一楼进了水。我一下惊醒过来,问怎么回事?她说,父母家后面的弄堂,不是因为老年活动建了之后,打了围墙吗?昨晚雨大,院子里的水排不出去,就冲我们家后面的弄堂来,给围墙一挡,流进房子了,隔壁邻居说,情况很严重,满地板全是泥浆。我说:咱们那地方,住了十多年从没进过水,你想,这个情况下,你有可能进城?妻拉开窗帘说,你看,外面雨不是停了,远山飘着雾气,好看着呢。能有什么事情?
  
  我摇摇头,打开手机看微博微信,一看,不得了,圈友微友都在说大水,城区的几条主要通道,早已经大水弥漫。我首先打电话给同事,让他给几个去年受过灾的场所打电话问一下情况,他说麻烦了,他自己的车都泡在车里动弹不了。
  
  这个情况下,去城里已经不可能。我们吃了早饭,开车出去,想看看溪口的情况怎么样。来到剡溪中学门口的那段,看到江中的水痕,发现昨晚的水可能要比这会儿高出将近一米。碰到几个在巡查的工人,一问,果然是这样。我心想,这水退下去可真快的。
  
  说话间,滂沱大雨又至。赶紧钻进车子,在镇上转了一个圈,到上游洋桥头看了看水,剡溪水真是浊浪滚滚,水流湍急,幸好水位不高。回来的时候,注意到通小区门的道路上,有几辆车子碰在一起,估计是昨夜这路面上水大时,车子顺坡被水冲了一段距离。进小区后,在小区主干道上转了一圈,看到路面中间下水道盖子中间的小孔,正在向外喷水,喷出来的涌柱有一二十公分高,说明地下水已经吃饱。路面上满是泥浆。看来,我睡了一夜,这雨已经在好多地方酿杨灾难了。
  
  本想,根据气象预报,上午的雨势应该会小下来,下午去城里,晚上我还值班呢。结果一个上午,雨就一直哗哗下,几乎没停过。心想,这下麻烦了。午后,雨稍有停歇,我对家人说,我先去探一下路,看能不能到城里,如果不行的话,我向单位请假,让人代个班。
  
  看微信微博上,大家都在说,城北的大成路一带泡在水中,好多车子都熄了火,我想应该另外找条路进城。不知道从三高连接线,从滕头那边能不能过?就决定走那条路!一路过去,过滕头时,路面很干净,心想,估计问题不大了。没想到,到了与南山路交界的地方,突然堵车了,而且发现前面路面上已经积了水,好多车子小心翼翼在往前走。我看着前车的排气管离水面还有好大一段距离,稍安了心:他们能过,我应该也能过,于是跟在别人车子后面慢慢地开。
  
  有惊无险,慢慢挪过了这个路口,转了弯,路面又没水了。到了倪家碶段,还是没水,这下有把握了:县江边是肯定没有水的,否则,整个城区都淹了。
  
  果然,很顺利地到了城南。经过桑园新村路段时,发现这个历史上有名的水灾村,这回又遭殃了。路面上全是白色垃圾,村里的巷道黑沉沉、湿漉漉的——昨夜肯定进水了。这个村,在以前县江没改造好前,是江水直接进村,现在改造好了,是水排不到江里去,反正雨一大,横竖是个灾。
  
  到家里,打开门,一看,不得了,院子里、一楼前间客厅、后间厨房,全是泥奖,楼梯间下面的积水足有二三十公分深,装了十多斤大米的米甏也漂得移了位。我脱了鞋子,摸到楼梯间水中,摸索着将地漏找着了,拿螺丝刀将地漏挖了起来,手一探,好!地漏下有吸力,水下去了,尽管看着不明显,但能下去就能解决问题。
  
  接着扫地面上的泥浆,没一会儿,隔壁邻居的两位大姐听到动静,过来看情况,一看这情形,两话没说,都带了工具来帮忙。这一干就是两个多小时。到下午4点多,总算把表面上的泥浆冲洗干净了。
  
  我对她们的帮忙,一再表示感谢。然后,扫了个尾。看着晚饭时间快到了,我还要去值班呢。就关了门,出门找吃的。
  
  没想到,就这会儿,雨势突然加大。注意了手机里的短信,7日的气象预报说,,“菲特”残留影响,今明阵雨,局部大雨或暴雨,请防范城市内涝、山洪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心想,这残留可够厉害的。
  
  到单位值班三个小时,感觉窗外雨声没停过。晚9点半回家时,发现傍晚来上班时基本干了的路面上,又是积水深深。
  
  这一晚,跟前晚一样,除了风声小了,睡梦中听到的还是一夜哗哗的雨声,看来台风登陆前气象预报说的雨势减弱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这雨一直下到第二天上班,在办公室坐定后,总算停了。
  
  一直到了8日下午,总算收到一个最靠谱的气象预报:雨势明显减弱,仍需特别提防山洪、地质灾害和城市积涝。今小雨,明有时有小雨转阴到多云;海上北风7-9级,夜里6-8级;20-24℃。
  
  我注意到,这一连四五天的气象预报,没有一个是说啥颜色警报的。回过头来看,其实,这次下雨的程度,完全够得上红色警报的级别了。
  
  果然,雨后,官方发布的灾情预报说:宁波全市11个县(市、区)、139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受灾人口137.5万人。倒塌房屋26180间、农作物受灾面积8.6万公顷、水产养殖损失面积7000公顷、死亡大牲畜7321头、停产工矿企业18134家、公路中断133条次、通信中断36条次、供电中断289条次(停电户数达15万余户),另有大量水利设施严重损坏。在这次台风中有2人死亡、1人失踪。
  
  奉化的官方统计数字是,全市平均过程降雨量接近435毫米,降雨量最大为西坞横坑地区达到628毫米。灾情统计啥的不说了,西坞江口的水,直到11日才基本退完。余姚呢,部分地段直到今天还泡着呢,整整一个星期了。
  
  据有关权威机构说,这次台风对大陆造成的损失,已经可以与1956年的八一台风相提并论了。那年的台风,在老一辈人那里,是抹不掉的痛,因为一夜之间,许多人家房倒人亡,损失惨重。今年这个台风,死人也有,但跟当年比起来,还算是好得多。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时期的宁波总算比较富庶,绝大多数人家,不至于因为一个台风,就被击打得爬不起来。
  
  回头看这场台风,各方面的准备不足是显而易见的。正值长假,大家都在放假,尤其是政府机关,大概是领导们不好意思让全体机关干部回来上班,因此,只安排了值班。台风远在福建温州登陆,按照通常经验,刮几场不大不小的风,下几场雨,这就过去了,也犯不着兴师动众劳顿百姓。过去台风天的时候,总要提醒老百姓储备点抗台物资,我小时候,母亲必在台风来临前,买好手电筒新电池。后来参加工作的时候,台风天我也会去采购些蜡烛干粮。这些事情,在这些年中,几乎完全被官方和老百姓省略了。以至于这次大水一围,居民们马上就没了食物没了水。被困的时间一长,不是灾民也成了灾民。
  
  台风劲吹时,看到网络媒体上的头条是,省委书记说要确保不死人。下面的消息是,台风登陆时,已经死了人。后面这几天,大水围城时,死人的消息不断增加。有时候想想真好笑,领导讲话总说确保,连力争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其实,你说确保还不如说力争呢,力争不死人说明灾害还会死人的,灾难来了摊下谁,谁也不知道,这反而会提醒人们要警醒。你说确保,老百姓就觉得这死人的事情离他很远。从个案看,台风天的死人事件,大多是老百姓麻痹大意造成的。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菲特台风记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