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在何方(续二)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1 条评论

2012-05-15_001600-0.jpg
 
  4月初,迎来了清明小长假。跟博友江幼红说起3月25日那次探徐凫岩古道的经历,她鼓动我再去探访一次。因此,本来想在今年冬季成行的第三次探访汝霖古道行动,在4月4日清明节那天再次成行。
  
  因是清明节,从甘肃来奉化打工的堂弟也休假了,说了好多次要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因此也叫上他跟我们一起同行。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慢慢探寻,我们打算上午出发。不过,到真的行动时,说早也不早了,早上睡足了起床,跑到溪口吃了一碗面条权作午饭,再开车到达姚家村时,已近中午11点,村里人家屋顶烟囱上正袅袅然冒着炊烟。我们在村里未作停留,马上向山上进发。
 
2012-05-15_001600-1.jpg
  ▲ 姚家村村口,有一棵巨大的古樟。
 
2012-05-15_001600-2.jpg
  ▲ 古道通过姚家村村后,在这可以看到村子一角,对面在建的是浒溪线改道的一座公路桥。
   
  沿着上次我已经走过的古道往上爬,马上发现了这山间与我上次来时有了许多不同:虽说两次相距不到十天,但山里已然换了另一种颜色。上次盛开着的花谢得无影无踪,却新添了许多别的花,当然,更多的是满目的绿,显得山间的层次和神韵更加丰富,到处生机勃发。遗憾的是,这天没了阳光,否则,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景色肯定会更加美丽。
 
2012-05-15_001600-3.jpg
  ▲ 这里是往上走时看到的第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与10天前比,层次和色彩丰富多了。
  
  有了上次的经历,加上景色有了新的变化,我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到了细微处,发现山间的奥妙可真不少。比方说,这古道两边的林子比较密,于是映山红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呈灌木状,而是长得又细又高,显然是为了与其他树木争夺空间和阳光而努力向上生长;林子里的藤蔓长得又粗又蛮横,不仅经常挡着道,而且一路可见被藤缠得伤痕累累的树木,或者干脆寄生在别的树木上,或者像是给人下的套;这一片山间石头不多,偶尔露出地面的,多长得奇形怪状,有的如人工雕琢过一般,细一看,则分明是浑然天成;至于路边娇嫩的小草小花,长得怪异树皮的大树,那就更多了……
 
2012-05-15_001600-4.jpg
  ▲ 映山红少有这么高的。
 
2012-05-15_001600-5.jpg
  ▲ 山间的野桃花。
 
2012-05-15_001600-6.jpg
  ▲ 洁白的小花
 
2012-05-15_001600-7.jpg
  ▲ 路边的石头,风化得跟刀切似的。
 
2012-05-15_001600-8.jpg
  ▲ 野藤缠路。
 
2012-05-15_001600-9.jpg
  ▲ 被藤缠得伤痕累累的树。
 
2012-05-15_001600-10.jpg
  ▲ 一棵野藤从树的根部开始寄生。
 
2012-05-15_001600-11.jpg
  ▲ 这根野藤两着埋在地里,好象是给人下的一个套。
 
2012-05-15_001600-12.jpg
  ▲ 青苔绿绿的石头。
 
2012-05-15_001600-13.jpg
  ▲ 这一片像是我见过的云冈石窟上的石雕。
 
2012-05-15_001600-14.jpg
  ▲ 花纹别致的树皮。
   
  一路上行,一路观赏,40多分钟后,到了我上次止步回头的小平台。一上平台,意外发现这上面的几棵树木被腰斩了,上次来似乎没有这个情况啊。这树均拦腰而断,从刀痕看,创口非常新鲜。这是谁干的?人家好好长着,跟你又有何仇?
 
2012-05-15_001600-15.jpg
  ▲ 上次止步回头的小平台上,被腰斩的树。
   
  感叹了一会儿,往村里人指点过的左边那条小道向徐凫岩进发。
  
  上次在下面村里碰到的我同学的母亲曾说,通往徐凫岩的那道是平缓的。可我们走了一会儿,发现情况并非如此。与登山上来的前半段相比,这一段古道的破坏更严重。也许是因为横着铺设的关系,山上的落石、溪沟的激流,将许多段路冲刷得变成了羊肠小道,有的甚至于路的样子也没了。走了一会儿,路又下行,落差上百米……穿越好几条山谷,40分钟后,听到对面山间有人扯了喉咙啊啊在喊,透过树梢望出去,看到徐凫岩西边那座云梯的影子,也听到了哗哗地水声传来——那吼叫着的人,大概是景区的游客。我也可着劲儿,对着山间狂吼了几声,听着声音在山谷里荡来荡去,知道,离我们的终点应该不远了。
 
2012-05-15_001600-16.jpg
  ▲ 这一条横路有的保持着很好。
 
2012-05-15_001600-17.jpg
  ▲ 有的看不出路的样子了。
 
2012-05-15_001600-18.jpg
  ▲ 障碍重重。
 
2012-05-15_001600-19.jpg
  ▲ 有的被溪流所毁。
  
  又行一会儿,发现了一个情况,路边有一处整齐的石砌小屋的痕迹。我一阵兴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汝霖别墅?近以跟前一细看,又觉不像:这地方太小了!整个小屋旧址的面积不会超过10平方米,前面和左右两侧的墙已经倒塌,只留下半人高的痕迹,仅后墙还比较完整,屋顶自然不见了踪影。后墙正中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孔,像是过去农家搁油灯的地方,又像是置放神像的神龛——这不可能是别墅,倒像是一个供过路人歇脚的凉亭。
 
2012-05-15_001600-20.jpg
  ▲ 发现一个新线索。
 
2012-05-15_001600-21.jpg
  ▲ 这应该是一个石凉亭的遗址,不可能是别墅。
   
  过了这个石屋,再行几步,转过一个山脊,眼前豁然见到了徐凫岩的峭壁,再看着前面的那差不多完全消失了的路,证实我的父母说的话不虚:那条古道确实是从徐凫岩东侧的那几间小屋子开始出发的。第一次探路到这里时,其实我只要跨过几棵枯死的木头,跳过一条小溪沟,再往山梁上走上几十米,就应该发现这条古道的。行百里者半九十,只差那么一点点,我们第一次就可以成功了!
 
2012-05-15_001600-22.jpg
  ▲ 到达徐凫岩脚。
 
2012-05-15_001600-23.jpg
  ▲ 第一次来时,我就是止步在这拍照的位置上。是前面这几棵树,打消了我前行的念头。
   
  本来一条很宽的古道,为什么在这里会消失呢?我以小人之心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景区开发者故意毁掉的:他们怕有逃票者通过此通道,不买票进景区参观。山间小道,只要鲜有人行,不需要多久就会湮灭在树木丛中。这两年要不是喜欢在山间探险的人多了,我估计许多古道从此再也难见天日了。
 
2012-05-15_001600-24.jpg
  ▲ 见到了徐凫岩。这是我第一次从下面上行来到这里。
   
  在徐凫岩下盘桓了一会儿,我们又从原路返回,回到山下的姚家村。在村口一个相对比较简陋的老祠堂里,向一位老者咨询汝霖别墅的事。老人听了我们的探路经过后,说你们没找对路,应该在往上走的时候,看到有一条往左的小道。我们走的叫上横路,下面那条小路叫下横路,去汝霖别墅,应该走这条下横路。下横路是一条斜着上行的古道,也可以到达徐凫岩,妆霖别墅在这条小道过去的一个山谷中。老人还说,前些年,妆霖先生的孙子曾经回来过,想再开发他爷爷的别墅,条件是要找到他爷爷的坟墓。可是遍访当年的知情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爷爷的葬身之地了,于是一气之下就走了。我问妆霖先生的孙子现在何处?老人说,听说是在美国。
 
2012-05-15_001600-25.jpg
  ▲ 这位老先生告诉我,我们没找对去汝霖别墅的路。(江幼红 摄)  
  
  三次成行,路探对了一半,可我一直想找的汝霖别墅遗址去始终没看到。我下定决心:今冬明春一定再来!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古道在何方(续二)
  1. avatar

    这个纠结的探源哦
    [reply=大道,2012-05-17 01:03 AM]哈哈,徒劳无功。[/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