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星单谟日驾鹤西去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3 条评论

2011-09-27_010244-0.jpg
 
  前几日,高中同窗张同学打电话给我,说他的外公已经于9月17日那天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黯然。我这位同学的外公叫单谟日,是个教了一辈子书的乡村教师,在我老家那一带很有声誉。他出生于1915年,孩提时就读于蒋介石创办的武岭学校,从师范毕业后,又回武岭学校教书。抗战时期,武岭学校辗转乡下办学,他也跟着东跑西颠。解放时,他已经是他老家所在的亭下区校校长,曾经主持了庆祝解放大会。之后继续在奉化宁海等地的乡村教书,直到1975年退休。退休后他注意锻炼身体,看报读书不辍,常习书画,勤于思考,乐于接受新生事物,在乡村是个少有的受人尊重的老先生。
 
  2007年12月,我在同学陪同下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谈笑风生,新鲜词语不时从他口中蹦出,我无论如何想象不出他当年已有93岁高龄。那次回来之后,我写过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发在我的博客中。他的外孙打印了一下,送给他看,他很开兴,捎来口信说要谢谢我。作为晚辈的我,写的短文能得到老先生的首肯,我也觉得很高兴。
 
  时光匆匆,去年10月,我曾在同学的陪同下,再次拜访老人。这次见到他时,他的身体已经明显不如3年前了。我的同学说,前些时候,外公跌了一跤,行动就一直不方便了。不过他的言谈依旧思路清晰,见我到来,忙不迭地指挥家人拿出孩子们孝敬他的糕点让我品尝。中午时分,还非要挽留我在他家用餐。这次来,他家还有一个最大的变化是,他儿子将我上次见到的低矮楼房,改建成了高大明亮的乡村别墅。坐在尚未完全装修完毕的别墅大厅里,老人心满意足地重复了三年前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够好了,够好了!
 
  据我同学说,自那以后,他的老外公的身体就每况愈下,快一年时间了,经常住院出院又住院。前不久,我同学还对我说,外公的身体虽然不是太好,但在奉化目前尚健在的90多岁的老教师中,还算是不错的。不想说这话后不到一个月,老人就驾鹤西去了,实在令人哀伤。虽然老人今年虚岁已经97,在这世上生活了将近一个世纪,他的去世不至于让人太过震惊,不过,就我在四年前所见的状况,觉得他活过百岁,应该没有一点问题。所以,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觉有些突然。前几天有人说,人过了六十,一年不如一年;过了七十,下半年不如上半年;过了八十,一月不如一月;过了九十,就一天不如一天了,觉得真是有点道理。
 
  无论如何,我都要祝老人在天国快乐!
 
  
2011-09-27_010244-1.jpg
  2010年10月,老人在他儿子新建的别墅前。
 
2011-09-27_010244-2.jpg
  老人虽然身体状态不如3年前了,但依旧脸色红润,谈吐清晰。
 
2011-09-27_010244-3.jpg
  老人与他的两个女儿和外孙合影。他的外孙就是我高中同学,现在是宁波一家医院的骨科主任医师。
 
2011-09-27_010244-4.jpg
  我同学在外公面前仍然调皮得很,说要拍一张亲切会见的照片,外公非常配合。
 
2011-09-27_010244-5.jpg
  中午时分,老人非要我留下吃饭。
 
2011-09-27_010244-6.jpg
  这是4年前的10月,首次碰到老人时拍的照片。
 
2011-09-27_010244-7.jpg
   4年前,博友沈水波也一起拜访了老人。
 
2011-09-27_010244-8.jpg
  这张画是4年前拍下的。老人根据记忆,在80岁那年画了他老家亭下村全貌,并随意地钉在老宅的墙上。这个村已经在1970年代末整村拆迁,原址在1980年代初沉入亭下水库。不知道现在他们家是不是还保存着这张画。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寿星单谟日驾鹤西去
  1. avatar

    他居然还抽烟
    [reply=大道,2011-09-27 07:01 PM]一直抽着的。上个月去世的一位百岁老人,也是一直抽着。[/reply]

  2. avatar

    世事无常 顺其自然
    [reply=大道,2011-09-27 07:01 PM]对。[/reply]

  3. avatar

    兄弟家寿星驾鹤,一起感受一下!
    没能认识老先生,遗憾下;
    无法一起领受值得的,可惜下。[redface]
    [reply=大道,2011-09-27 07:01 PM]代我同学谢谢啦。[/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