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陈将军”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2 条评论

2011-05-14_015808-0.jpg
  
  2006年12月,我与同学在莼湖镇游荡,在老街边看到一座庙,额书“鸣山庙”。遂踱进去看,见庙内大殿上有一副对联:“楼大人除暴安民扬名千古,陈将军抗倭卫国流芳百世。”
 
2011-05-14_015808-1.jpg
  ▲ 鸣山庙内大殿的对联。
   
  我问看庙的老人,知道这供奉的是谁吗?看庙老人说:是菩萨。再问是什么菩萨?老者说菩萨就是菩萨。看来他不知道,这对联上所说的楼大人和陈将军是什么年代的何许人也。
  
  当时虽心存疑惑,不过,时过境迁,也没怎么把这事放心上。
  
  前几月,在探访楼隘村的过程中,查到不少资料,说楼隘村楼氏先祖楼茂郏,因平定叛乱,守隘安民,被周边许多地方立庙祭祀。忽然就想起了鸣山庙的这副对联,知道楼大人必是这楼茂郏了。不过这陈将军,在所有的资料中都未提及。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继续深究一下:这陈将军到底是谁?
  
  许多地方文史资料中提及,供奉楼茂郏的有莼湖降渚庙,于是翻看了数次去过这庙时拍下的照片,发现也是2006年,曾经在那儿拍下过一张重修降渚庙的碑刻照片,不过碑记上只有短短两句提及此事,写的是:“降渚庙乃为祭祀抗倭精英楼陈两公之功绩,建于嘉庆初年。”再无下文。
 
2011-05-14_015808-2.jpg
  ▲ 降渚庙内的碑记。
 
2011-05-14_015808-3.jpg
  ▲ 降渚庙气派的外景。
  
  前段时间,又独自去莼湖桐照渔港附近的河泊沙村。据资料记载,该村的陈楼庙供奉的也是楼茂郏。进入村口还算气派的陈楼庙,里面空无一人,遍寻庙内四壁,看到了许多记载捐助建庙的功德碑,碑上没有任何有关此庙历史的片言只语。
  
2011-05-14_015808-4.jpg
  ▲ 陈楼下庙的大门。
 
  听到庙旁有说话声,遂循声寻去,一破院子内有俩年迈老太太闲坐聊天,见我进去,她们客气地为我让座,询问我从何而来。我问她们这庙的典故,她们也说不出所以然。其中一老太太说,这是陈楼下庙,在村子的另一头,还有一座陈楼上庙,你可以去看看。我问清了方位,循村中的小溪走向村子的一头。
  
  问了好几个村人,终于在一片民宅中间,找到了陈楼上庙。跟陈楼下庙相比,这陈楼上庙可以用寒酸两字形容。庙里一样空无一人。我细细寻找,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块碑记,细细辨认,上写:
  
  “重修陈楼庙序略:庙者,神之寓舍也,菩萨者,陈楼两公也。昔两公坚守关隘,捍(似应为“御”——博主注)寇保民,裨益桑梓,吾民得以安生者,藉两公之功绩也。故于明之万历年壬辰岁,建斯庙祀香火,缅怀两公之德矣。
  “嗟乎,一九五六年夏,惨遭台风侵袭,坍成废墟,迄今卅有五载。今逢盛世,德政吾民,复萌树庙塑神之善念,遂于一九九一年秋敛资重建。虽无曩(从前的意思——博主注)之岿巍,亦聊慰苍生敬神之愿哉。”
 
2011-05-14_015808-5.jpg
  ▲ 陈楼上庙内的碑记。
   
2011-05-14_015808-6.jpg
  ▲ 寒酸的陈楼上庙外景。
   
  这块碑记,看来是现代有相当文化水平的人所写,记述得也要比降渚庙内的那块详细。不过遗憾的是仍没说陈楼两公之姓名及具体事迹,我仍旧不得要领。只是可以肯定一点:庙内的楼公即为楼茂郏无疑。
  
  在诸庙内得不到实证,遂想从古籍中推究。我到奉化史志办,想借几本历朝的奉化县志,看看里面有什么说法。我的老同事,也是博友陈黎明听闻我查证此事,说有位老先生翻印了一本《忠义乡志》,忠义乡正是以楼茂郏的事迹而命名的,说的正是我要寻找的那一片区域的风物人情,可以一阅。我闻之大喜。过一日,一套三本崭新的晚清乡人吴文江编篡的《忠义乡志》影印本就到了我的案头。我细细查找,果然,在乡志卷六“神庙”中,发现了以下一段文字(句读为我所断,不一定正确):
  
  “忠义神庙,并祀陈斌楼茂郏者二,降渚庙、陈楼庙也;专祀楼茂郏者三,镇东庙、后鸣庙、塘头庙也;祀陈斌而附楼茂郏者一,鸣山庙也。茂郏事实,楼谱以外,散见于剡源文集、县施志、曹志、鄞闻志、董志,幸得互稽备详。人物传内,斌之事实惟楼谱,载其略云:咸通间裘甫陷象山,浙东骚动,王式辟茂郏为参军,与陈斌共讨之。光化二年九月茂郏复与顾全武攻苏州秦裴,克之。而惜斌不同往,云云。其里居、官阶,则未之详也。然斌之有德于乡实,于庙食可见。且并祀陈斌楼茂郏者,必左陈而右楼,而鸣山一庙又主陈而附楼,则当日其秩其年约可知已。姑记所见,俟博者详考焉。”
  
  从这段文字,我总算知道了陈将军的名字为陈斌,陈斌曾经与楼茂郏一起参加过平定浙东裘甫之乱。不过《忠义志》的作者也说了,此事只有楼氏的宗谱里有记载,本地的其他文献资料内并没有可以印证的资料,而且这陈斌的生卒、家乡都没有交代。作者说让博学广知者详细考证,看来后人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根据晚唐时的情景,当年楼茂郏在奉化守卫黄檗隘时,手下统领的有可能是从地方招募的土兵。招募土兵,军事主管应该有很大的自主性。我猜测,这陈斌有可能是楼茂郏自己招募的属下。我们现在手头能查到的楼茂郏的事迹,都是本地的一些方志和族谱的记载,并没有出现在正史中。依此类推,如果陈斌的地位比楼茂郏更低的话,在现存的文献中找不到陈斌的影子,也是可以理解的。陈能与楼并列,甚至排位比楼更高,我猜测有这么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陈斌是楼茂郏的得力干将,在某几项重大战事中,如平定裘甫之乱时,陈斌必定立下过决定性的大功,因此,深得楼茂郏和乡人们的敬重。第二种可能是,陈斌的年岁高过楼茂郏,或者楼茂郏的从军之路,得到过陈斌的鼎力相助,因此,楼家人把陈斌放到比楼茂郏更高的位置。这从后来楼茂郏去攻打苏州,而陈斌未同去这事,似乎也能得到印证:即有可能斯时陈斌年事已高,不适宜出征了,或者可能是后来攻打苏州的军队不再是楼手下的土兵,而是朝廷直属的正规部队,陈斌无法参加了。不过,不管什么情况,陈斌曾与楼茂郏一起并肩战斗过,并为保乡间平安立下过功劳,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历史如果仅靠口口相传,我猜想,过上几十年,史实就会走样,或者湮灭。古今中外,能留下史实的唯一途径只能是文字。可惜,中国的古籍过于惜墨如金,中国古代的乡民们能识文断字的太少,给我们留下的东西太少了!忠义乡一带,陈姓居民的聚居地并不少,陈斌是不是他们之中某一族的先祖?民间还会不会遗留下有关陈斌事迹的资料?看来这谜目前还无法解开,我也只能姑记所猜,待日后,或“俟博者详考焉。”
  
  忠义乡志中提到的专祀楼茂郏的镇东庙、后鸣庙、塘头庙我还没有找到,不过我想更不会有陈斌的资料。这些年,看了许多庙,有时候很为我们的先人们悲哀,尽管他们作出过重大的贡献,但后人们却只塑一个泥身,还不时地要求他们为自己做这做那,却全然忘记了他们曾经做过的一切……
 
2011-05-14_015808-7.jpg
  ▲ 世间有多少香是为自己而烧?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谜一样的“陈将军”
  1. avatar

    奉化日报雪窦山副刊,2012年8月21日用掉。

  2. avatar

    学习你刨根问底的精神。
    [reply=大道,2011-05-18 00:39 AM]不敢不敢:)[/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