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老兵王振洪老先生辞世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2 条评论

2011-03-04_235734-0.jpg
 
  春节过后,听到一个消息,说是住在城里的黄埔老兵王振洪老先生已经仙逝。
 
  赶紧让妻去向他的同事、老先生的女婿打听确切消息。传回来的消息是:老先生是去年10月20日去世的。这么说,等我知道消息,已经是他去世四个月之后了。
 
  回来查我的记录,去年10月10日我还拜访过他,跟他聊了半个来小时。记得那天我走的时候,我嘱他好好休息,以后等身体好了我再来聊天,他连说:“谢谢谢谢,你真好。”没想到,这是我听到他对我说的最后的一句话!在我拜访他之后10天,他就去世了!
 
  那次去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他的气管炎老毛病又犯了,刚刚住院归来,身体非常虚弱。我向他报告了《最后的黄埔老兵》在平遥展出的盛况,并向他打听黄埔军校的一些事情。那天已经发现他的记忆力明显减退,回忆一个人名得化好长时间,而且记忆与实际情况明显有差池。坐在床上的他,不时的叹气。那天他儿子也在家,我问他儿子,现在胃口怎么样?他说胃口还好,只是在床上躺的时间太久了,脚上肌肉已经萎缩,只剩下骨头了,想站起来是不可能了。
 
2011-03-04_235734-1.jpg
  ▲2010年10月10日,我用松下GF1拍摄的视频截图。
 
  那天我出来时,他的老伴悄悄跟我说,国庆节前,他的身体还很好,可以坐在床上聊天,讲话中气十足,这天一凉,老毛病一来,又倒下了。她叹气说,今年怕是不行了。我直后悔,在夏天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来找他聊聊呢?
 
  自从我上一年的12月走访过一次以后,我曾经数次来过他家,4月底,我送给他一本我们摄影俱乐部的年册,上面收录了我拍摄的那组《最后的黄埔老兵》,上面有他的照片和简要身世介绍。他看了之后很高兴,在他那一页上亲笔为我签了名。那时他的身体状况还是比较好的,说我为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要好好感谢我。
 
2011-03-04_235734-2.jpg
  ▲2010年4月30日,我送他一本我们俱乐部印制的画册,他认真地看自己的那一页介绍。
 
  回想我第一次找到他家,正是他首次发病倒下的时候。那天他的两个同乡在外屋聊天,他在里屋休息。他的两个同乡跟我介绍说,老先生一身正气,一生正气,年轻时为这吃过很多亏,现在年纪大了仍然如此,还在为村民的利益操心,周围的人没有说他不好的。老先生病倒前,耳聪目明,思维清晰,看报纸都不用戴老花眼镜,是奉化黄埔老兵中的核心人物。没想到,仅仅一年多时间,他就驾鹤仙逝了。在我拜访到的在奉化境内的10位老兵中,他的年纪还是最小的,没想到反而是他先去了。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回想他的一生,还是令我感慨万千!地球人的绝大多数普通人,来人世间走一遭,离世时多悄没声息,盖棺亦无定论。像这位黄埔老兵所一生经历的曲曲折折,有谁愿意理解,愿意倾听,愿意记录?好在我为他尽了一点绵薄之力,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一点活动的、静止的影像。
 
  愿老先生在天国平安幸福,相信他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记着他念着他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家人,至少还多了一个我。
  
2011-03-04_235734-3.jpg
  ▲2010年4月30日,他的亲笔签名,由于长期卧床,他的手抖得不行,签后抱歉地说:没写好。

——————————————————————————
  
  王振洪简历
 
  出生于1923年。1940年考入黄埔军校七分校17期(步科)。1943年分配到安徽临泉抗战。日本投降后,在上海军事接收委员会工作,解放前夕受聘于上海警备司令部。解放后,在上海从事体力劳动,筹建虹口区五金厂。1958年赴宁夏银川支边。1965年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帽子。1967年,携全家回老家务农,协助村队办企业。1981年平反。2010年10月20日病逝。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黄埔老兵王振洪老先生辞世
  1. avatar

    愿老先生在天国幸福、一切顺心!
    [reply=大道,2011-03-08 01:08 AM]好心人![/reply]

  2. avatar

    你是杯具收藏家。
    [reply=大道,2011-03-07 01:05 AM]我所见就是那样啊。[/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