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击队员江大毛――寿星谱(21)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1 条评论

2010-10-29_222223-0.jpg
 
   2006年12月10日,我曾经在奉化江口前江村旁的一座庙内邂逅一位曾在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担任过通讯员的老兵。那次,我写了一篇《乐观人生》,见如下链接:
  
  http://www.zhuf.net/article.asp?id=440
   
  这篇文章4年前在博客中发出后,有位女士留言说,她是文中提及的奉化首任县长严式轮的外孙女,想去看看这位老人。我答应她可以给她带路。但由于当时我的访问工作做得不细,没有核实老人的具体情况,所以这一任务一直未能完成。后来我去过这庙多次,都没有碰到知情人。两个星期前,我与朋友一起,再次前往该庙。这次运气很好,在庙内碰到一位中年人,自称是负责这庙维修的本地人。向他打听这么一个老者,他马上告诉我,这位老者名叫江大毛,是旁边的前江村人,这会儿应该在家的。
  
  在村口的小店门口,我们向一位大妈打响,她给我们指了大体方位,说他可能下田畈去了。我们在大妈指点的一排房子前,发现路边坐着一个男子,于是停车欲再次打听。一位老者出来,一问,他说,我就是啊!
  
  四年前的情景他应该记不得了,不过听说我们是找他的,他还是非常热情地让我们进屋坐了。我说当年我碰到你后,写了一篇小文,结果被你的首长的外孙女看到了,她说想来看看你,结果我一直没找到你。今天运气好,一找就让我们找着了。
  
  四年前的一些情况了解得不深,这次再问,他又作了简单的介绍。他说他们村当年参加游击队的总共有4位,现在还剩下2位。另外一位健在的比他大两岁,现在已经不会走路,眼睛也不行了。相比之下,他的情况还算好的,只是干活、走路时间长了,脚要发麻,不过坐一会儿就好了。同去的朋友说你可能缺维生素B,到医院去查一下啊。他说麻烦,不去。继而又说,他的一个外孙女在城里的中医院当护士长,前两年看牙齿去过一次。现在嘴里还剩下3颗,舍不得拔。以后要是掉光了,就去装一付假牙。
 
2010-10-29_222223-1.jpg
  ▲老人跟我们聊天。
     
  说起当年游击队时的经历,他只说自己的性命能够保住,很不错了。他刚参军时到樟村严式轮那儿当通讯员,参加过攻打宁波西门的战斗。他说,当年幸好没有北撤,不然的话,早没命了。他说的北撤,是日本投降后,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北撤到苏北的事情。当年北撤的路上,与国民党部队发生过多次战斗,处理异常艰险。这支北撤部队后来改编为华东军区兼第三野战军20军60师,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解放一江山岛战斗。老人说,当年他的老领导严式轮也没有参加北撤,他们解放前在江口与浙保部队有过一次战斗。严式轮解放后担任了奉化县首任县长。
  
  老人说刚解放,他的第一个女儿就出生了,他萌生了回家的念头,他的岳父母也不愿意他再从事这么危险的行当,因此他回家了。因为这个事情,村里好多人开玩笑说他是逃兵。他说逃兵就逃兵,随便你们说吧,我的命没丢掉,已经够好了。1993年,在他多次要求下,经组织部门调查核实,同意对他发放生活困难补助。这笔钱从一开始的每个月45元,这些年已经增加到每月375元。另外,每年过年的时候,上级还会上门慰问,发给他慰问金1000元。与他同住的儿子,政府也给每月100元的低保。加上他现在手头还有几万元钱的积蓄,生活过得去。只是不敢太花钱,平时买菜买肉,也挑便宜的买。现在他平时在田里种些蔬菜,偶尔骑着三轮车到江口赶赶集市,活动一下筋骨,身体没啥大问题。
 
2010-10-29_222223-2.jpg
  ▲老人给我们看当年批准发放生活困难补助的文件。
   
  老人一生育有3子3女。其中一个儿子小时候生病落下了痴呆的病根,一个儿子前些年遇车祸去世,媳妇改嫁。目前他住的房子是那个去世的儿子的。老人说,儿子车祸去世、媳妇改嫁,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卖光了,只剩下一个屋壳,很可怜的。后来女儿帮他置办了一些家俱,他与那个痴呆的儿子一起住在这里。现在女儿经常回家帮他打理,洗洗刷刷,他说这两天女儿正好来了,这会儿可能到田畈去了。
  
  老人说他的第三代现在有十二三个,第四代更多,他已经数不清楚了。逢年过儿孙们来看他,家里很热闹,他要发许多押岁钱,支出虽然不少,但心里高兴!
  
  说到去杭州严式轮家去的情景,老人非常兴奋。他说老首长床上全是书。当年他什么时候去参军,什么时候离开的,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了,老首长记得一清二楚。尤其是老县长的媳妇人真好,坐下一会儿功夫问他三回,问伯伯身体是不是好,感觉怎么样。老人说,我带去的东西他们一样不要,而且说你以后不要来人,有什么事情只要来封信就行了。老人回忆道,老首长真的给他来过信,可是让村干部给扣下了。当年村里的干部老是批斗他,说他是资本主义尾巴,每次运动都要挨批。原因是他太能干,甘蔗孛荠芋艿样样都种,种了还要去卖。他伸出手让我看:你看我干活干得现在手指头都伸不直。我说难怪,当年太能干也是罪状。
  
  老人说你们参观一下我的住处吧。我们跟着他到进到院子里。院子里零乱得很,晒着好多被褥,估计是他的女儿正在帮他洗刷。我们告辞的时候,他一定要塞给我们几个橘子,说甜得很。我们推辞再三,尝了,果然很鲜很甜。
 
2010-10-29_222223-3.jpg
  ▲老人的卧室。我说这张床很漂亮啊,老人说是他女儿当年花200元钱买的。
    
2010-10-29_222223-4.jpg
  ▲老人的院子,旁边的房子是他另一个儿子的。
 
2010-10-29_222223-5.jpg
  ▲院子对面的小平房是他的厨房。
 
2010-10-29_222223-6.jpg
  ▲午饭的菜,有鱼有肉。我们跟他说,菜过于油腻了。他说,他那个儿子喜欢吃肉。
 
2010-10-29_222223-7.jpg
  ▲走出厨房,面前是个小池塘,老人很得意,说他洗东西很方便。
 
2010-10-29_222223-8.jpg
  ▲我觉得,站在这里的老人确实有很知足的味道。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游击队员江大毛――寿星谱(21)
  1. avatar

    喜欢凡人的平常故事,一一都看了下来

    挺回味的
    [reply=大道,2010-11-14 00:48 AM]非常感谢化那么大精力翻阅拙文,希望多提宝贵意见![/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