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老照片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3 条评论

2012-12-01_015228-0.jpg
 
  晚上,翻看电脑里的照片,在一个文件夹中发现一张3年前,在一同学处翻拍的一张老照片,再次感觉惊讶。
 
  对这张照片的拍摄经过,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不过照片是在我们高中时的教学楼前拍的,这一点很明确。从照片的装束上看,应该拍摄于1984年初的寒假期间。可能是我上大学一年级回乡,在高中母校拜访老师时所拍。照片中的同学,看上去都还稚气未脱,中间的那个老师,是我们高中时教物理的蒋老师,前些年已经去世。当年他的年纪,大概还没有我现在老。记得他当年的日子过得凄凄惨惨,听说离婚了,独自带了孩子生活。没有女人照料的男人,衣服一年四季都是皱巴巴的,特别是一条洗得发白的劳动布裤子,看上去像香肠一样,上面还有肥皂没漂干净的痕迹,上课的时候从身边经过,老能闻到若隐若现的肥皂味……
  
  蒋老师生活上难修边幅,上课却是一流的。我的物理基础很差劲,经过他一年调教,基础部分还是掌握得很扎实,高考的时候没丢太多分。记得他上课时,每在课堂上出一道题,必引用基础定理,电磁转换的左手定律右手定律,差不多讲得人都烦了,他还不厌其烦地重复讲。他用手比划的时候,眼睛老是直直地盯着门外的风景,这时,窗外的知了也经常非常配合地嘶嘶鸣叫……他这教法跟高中时其他老师的教法很不一样,特别是到了最后半个学期,有的老师专门挑些偏题难题让大家做,讲解的时候好多同学根本就听不懂,更别说能解出来了。就他,最简易的题目就翻来复去的讲。有学习成绩好的同学就担心,怕高考吃亏,没想到他的教法还挺灵,高考时物理失手的同学不多,该做出来的题目都做出来了。
 
  蒋老师下课时,很爱找同学谈话。其他老师找同学谈话,肯定经过深思熟虑,该找谁找谁。他不同,他似乎很随意。曾经有好几次,傍晚的时候,我在操场经过时,被他挥手叫到他办公室。叫进去后,他会架起二郎腿,仰在椅子上,并腿下手表,一边拧发条,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老家哪里啊,爹妈干什么的,是什么户口啊……等等问题,每每听到你说是农业户口的,他就说,那你要好好读书啊,不然就回家做农民去了。头次这样问,我觉得很正常,可第二次,第三次……问的还是同样的问题,就觉得他根本没把我说的往心里去,这谈话不过是调适一下我高考前紧张情绪的一种手段。每次被他问过之后,我的小心脏都会被激动地跳上一会儿,回去之后总会老实一两天,因为他说的话是很实在的,农业户口读书不好,就要回去种田……
 
  我们毕业20年聚会时,蒋老师来参加了。再之后,听在医院工作的同学说,他去世了。去世前,他还是很凄惨:病重住在医院,儿子不管他,他成了无亲无故的被遗弃的人……偶尔关心他的,只有几个他以前的学生……我不清楚他的孩子为什么不去照顾他,家家在本难念的经,谁知道呢?
 
  照片左边一位抱着孩子的,是我们高中时的体育老师。当年他大概还不到30岁。听说他后来调城区一家学校工作,好多年前,因为避债,不知去向。我曾经在本地的教育志中,看到荣誉志中有他的记载,获得一个全国性的先进称号。人真是很奇怪的,没有盖棺时,终能定论。
 
  马上要高中毕业30周年同学聚会了,晚上鬼使神差的翻到了这张照片,一些回忆又泛了起来,遂写一下。这张照片没翻拍好,以后重新去拍过。不知道还有多少照片,拍了之后我没看到过。人生在世,时间是连续的,回忆是断续的。因为没有佐证,绝大多数的往事就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无影无踪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一张老照片
  1. avatar

    蒋老师也教过我高中物理,看来我们是武岭中学校友了,哈哈!蒋老师上课挺幽默的,比较生动,据说他是清华毕业的,具体不得而知,高中时有很多关于他的故事,说他如何如何神奇,可以让一堆湿的木材很快燃烧起来,呵呵!不过听说他的晚年确实很惨,家有不孝子确实悲哀啊!
    [reply=大道,2012-12-02 10:27 PM]唉。[/reply]

  2. avatar

    在你的记忆深处,总有那么多故事。
    [reply=大道,2012-12-02 10:28 PM]睹物思事嘛[/reply]

  3. avatar

    蒋老师的儿子似乎也过得很凄惨。也许不是他的儿子不去照顾他,而是他已无法去照顾他的儿子。
    [reply=大道,2012-12-02 10:28 PM]唉。[/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