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阿哥拳头大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4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6-11-02_233519-0.jpg[/align]

  奉化有句老话,叫做“拳头大做阿哥”。可是,做了阿哥,你不把拳头亮一下,却未必有人明白拳头真的大。有时候需要试一下的。不信?看下面这个新闻:

  2006年10月22日,湖南慈利交警王志宏检查逃避收费的假军车时拦下一辆县委书记的座驾,被赶来的武装部部长带人暴打。下面是记者根据监控录像拍下的场面所作的记述:

  一记直拳打在王志宏的太阳穴上,这位交警的帽子飞出了1米多远。

  “我当时被打蒙了,”他说,“谁会想到政府工作人员会打警察?!”此前,王志宏曾经当过10多年武警,刚从中尉连职干部转业,现在湖南省交警总队慈利中队任职。

  攻击者抓住了他的“迟钝”——他的胳膊被两个人抓住,正面完全暴露。“嗵、嗵、嗵……”密集的拳头砸在他的胸部、腹部、脸部。

  王志宏挣扎着吼了一声,“你们不要袭警,这里有监控录像!”一个身穿白色夹克的男子跑过来,发现没有摄像机后,回头喊,“没事,继续打!”

  群殴持续了约2分钟。这个过程中,那辆“肇事”的黑色别克轿车静静停在一边,车里坐着刘桦——湖南省慈利县委书记。

  事后--

  “我坐那辆军车是没有问题的。”10月31日晚,县委书记刘桦告诉本报记者,“按照现行体制,县委书记兼任县武装部第一书记。”

  而县武装部部长欧清平认为,这是一个模糊地带。现有规定中,也说禁止这样做。“主要看各地武装部与县委的关系,我们这儿和县委关系比较好,所以给刘书记配了一台军牌别克。”他解释说。

  呜呼,在老百姓的眼里,交警也算是八面威风的人了。一般开车的,在路上就怕碰到交警察“关怀”自己。交警一招手,总会发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罚款就是记分。没想到,在路上还有比交警更厉害的。而且这个厉害的角色还是县委书记,按说,论装备,县委书记手无寸铁,论职权,在路上他也没啥特权。但是他就是敢打交警。按官场辈份排,县委书记是一个地方的最高长官,算是交警的大阿哥,生理上拳头长得小没关系,因为是大哥,他照样打你。“做阿哥的拳头才真正算大。”

  想起多年前,我们有一帮朋友聚会,大家调侃一个在省级机关任职了多年处级干部的朋友,说他在我们眼里可已经高官了。他说不然,在中国的官僚体制中,县委书记才是最威风的官。想想也是啊,当了省委书记、市委书记,他下面可以管的人也就是几百号人啊。县委书记同样可以管这么多。而且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出门有辆专车、身边有帮人马,县委书记哪样没有?下基层同样浩浩荡荡,摄影机照相机咔嚓咔嚓照样闪个不停,报纸电视头版头条照样有光辉形象。近年来,有的县委书记出趟公差,在飞机场还有同僚送迎,除了红地毯、仪仗队一时还没办法享受,其他的跟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也没啥区别了啊。难怪我那朋友会无比羡慕同样级别的地方要员。

  奉化人说的“拳头大做阿哥”,其实那阿哥的拳头不需要经常出手的,可是监利县委书记那个拳头却要出手试过。““谁让你查我们县委书记的车!”欧清平(县武装部长)说,“我是武装部的,看你们还敢查车不?你们交警不懂的话,就回去好好学习文件。” 阿哥的拳头出手过了,交警可能就更明白了,阿哥不仅只是你用来叫的,更是可以随便出手教训你的。“不懂的话,就回去好好学习文件。”

  当然,阿哥不会自己亲手出拳头。“我们党也不允许领导干部这样想、这样做。”网络上却有人说了:“武装部成了县委书记的私人卫队。”因为“按照现行体制,县委书记兼任县武装部第一书记。” 当然不会是所有的武装部都会是县委书记的私人卫队,“主要看各地武装部与县委的关系,我们这儿和县委关系比较好。”所以不仅可以提供一辆军本给县委书记,县委书记需要出拳训人时,也是随叫随到了。

  做阿哥的想体现一下拳头大的不止慈利县委书记一个。今年9月6日,同样因查车发生矛盾,广西北海一位副县长挥拳把交警的鼻梁骨打断了。而在2005年4日,湖南交警汪东旭和长沙市望城县县委书记王武亮的车发生一些磨擦,立即招致王武亮铁拳相向。闻讯而来的交警队副大队长刘贤辉和长沙110巡警张乐国,也被王武亮一顿拳打脚踢。还有更加离奇的是,今年7月9日下午,山西侯马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一中队新港大十字的4名交警在执勤时,被侯马市公安局刑警二队的5个人用手枪威胁着殴打,4名交警被打得1重伤3轻伤。

  不说了,没话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做阿哥拳头大
  1. avatar

    [Rhug][Lhug]
    拳头大做阿哥,阿哥大拳头也大—–或显或隐,存在于现实的官场之中!

  2. avatar

    虽然类似事件听得多了,但每次听到,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3. avatar

    比他们更高更坏的大有人在,他要是不坏,说不定还上不去呢,嘿嘿

  4. avatar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一把手,真不知他是怎样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