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2016年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1 条评论

00
 
2016年是在严寒冬中拉开序幕的。1月份天气奇冷,下旬某几天,最低气温到过-6~-7℃,山区-10℃。曾经在一个周末的下午,雪后,驱车到老家后山上,见到公路边崖壁上成片的巨大冰挂,都说我们小时候天冷,但这样规模的冰挂,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01
 
比天气更冷的是经济。继2015年的疯狂之后,元月,中国股市推出了一个叫做熔断机制的东西,本意是的交易价格变动异常情况下,保险丝能自行烧断。此政策出台后,马上引起市场极度恐慌,几天中股市数次狂跌,保险丝熔断若干次,场内哀鸿遍野,据说,两周时间内,股民人均亏损10万元。自前一年的年中算起,半年时间,股市成功消灭中国大量中产阶层。春节过后,一些商铺关门了,企业不冒烟了,老板跑路了……看到有个朋友在调侃,短短几年,能够把经济搞成这样,也是醉了。
 
在这样严寒环境中,家里竟然出了一个勇敢搏击市场的。上一年儿子大学毕业,自己找了个工作,到上海打工大半年,4月,辞职回家。5月17日,申领到营业执照,开了一家文化公司,专做电影特效。在被儿子启蒙之前,我不明白电影特效是什么玩意儿,也不知道这还能是一个正经职业。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讲不清楚电影特效的准确定义。许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动漫,我以前也这样问儿子,儿子正色说,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曾经跟儿子探讨过,很多特效,就是要处理那些实拍没办法拍,而呈现时又需要特别逼真的场景。我一下子明白,概括到理论高度就是:要来源于真实,而又要超越真实……
 
03
 
儿子公司开张半年过去,发工资时,最多发过10个人的。公司挣的不多,但他的小伙伴们都乐呵呵的:做多做少取决于自己,更主要是,自由啊。儿子说,他的公司从不考勤,也不打卡。11月底一个单子完成,儿子宣布:放假了!等春节后再复工。儿子说,隔壁公司两个小青年惊闻他们这么早放假,假期长达两月,惊问:你们缺扫地的么?
  
今年,家里遭受重大变故。4月,岳父突发脑溢血,没留下一句话,走了。亲人的陪伴永远没有够的时候,虽然岳父已是90高龄,生老病死生离死别也是人生无法回避的常态。但对于儿孙们来说,亲人的离去总是一种痛彻心肺的悲。随着我们自己渐渐向老年逼近,父母一辈们年龄越来越大,行动日见迟缓,对下辈的依赖也日见明显。对于我们来说,这是生命和生活中的新一种负担,这个压力会越来越大。
 
06
 
事实上,自己的身体也日见衰退,今年初,我的左脚掌突然受损,行走困难,足足一个多月后才恢复正常。临近年底,皮肤突然过敏,痒得无法好好入睡,做医生的同学断言说,你这是医不好的,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奏效,他可以得诺贝尔奖了。最后去找中医朋友,中医朋友说得有道理,他说皮肤上的问题,都是内在的问题造成的,我给你调理一下再说。最后,中医朋友开方,我喝药,外加在网购的药敷,又是一个多月后,症状方缓解。其他如偶尔发生的东疼西痛,更不必说了,常有。牙口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好,硬的冷的热的特别酸的,都开始望而生畏。入秋以后,把过去几年中养成的每晚泡茶的习惯也戒了,改喝薏米汤,听说可以除湿,喝了几月,还挺有效。
 
再说工作。这一年仍然不轻松,从年初开始上班,到最后一天的值班,工作日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休息天也常被占用。只是感觉这一年时间过得比以往任何一年快,很多事情,年初有个打算,做着做着,转眼就到了酷暑,不知不觉中,又到了年底。不轻松中,倒也稀里糊涂又混了一年。这一年精力化最多的,依然是名山建设,“这是一个创意无限、空间无限、作为无限的大构想。”我在一个微博中曾这么说这项工作,但其实,落实到工作中,样样事情都很具体琐碎。这一年最明显的是佛学院的建设:年初主楼结顶,秋天迎接验收,年末正式挂牌,一气呵成。整个项目从挖地开建到目标达成,也就两年时间,功成居然有我。今年还攻克了一个难题,拖了三年之久的基督教两会换届终于顺利完成,步入正规。民间信仰的备案登记工作,在上级的诱导下,定了个150家的计划,是去年的三倍多,玩得有点大了,到最后这几天,还在催各地拚了命地赶。
 
07
 
08
 
其他的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的事情。所谓春种秋收冬藏,我们也唱四季歌。就像年末这段时间,圣诞节,新年撞钟,春节烧头香……正在经历这一段职业生涯中的第六个轮回。年年如此过,感觉挺无聊无趣。然而,这是工作,养家糊口,安身立命。你别无选择。
 
今年又是一个大变化的年份。11月撤市设区,同期领导班子大调整,我的直系上级都换了。20年中,我在原地踏步甚至退步,许多当年的下属,蹭蹭窜到前面上面去了。按照以前的惯例,如果没有撤市设区,再过两年多,我也可以退出江湖,所以早已心静如水。现在说政策调整,没有了明确的退线年龄界限,如此说来,我至少还得在江湖上行走五年。想起来,有点前路漫漫无尽头的感觉,让人好不烦躁。好在心境随时可以调整,再苦再难再累,总会过去,过去的日子不是这样么?回头一看,什么都是浮云!
 
业余时间,照例在城乡四处乱逛。今年的脚步,走得比往年更远些,周边的鄞州、余姚、宁海、嵊州,新昌……等地,走了不少。当然,走得最多的,还是奉化本地,春追百花秋赏红叶,偶尔爬个高山,钻条山谷。这几年中,城乡面貌变化还是快,有时候甚至有猝不及防的感觉。很多地方,一年半载不去,就完全变了样子。这样想想,很多时候漫无目标的走动,看上去毫无意义的相机快门,还是有点价值的——至少我留住了记忆。
 
12
  
09
 
这一年中,在游走拍照的同时,还顺带着玩点新鲜的事情,在网上购置了两套炉子,几个茶具餐具。周末和同学朋友家人出行,偶尔在青山绿水间停下脚步,弄点汤汤水水的喝喝,竟感觉也甚有意思。时光,就在这样的忙与闲中,悄悄流去。转眼,又到年底了。
 
10
 
这一年,没出过远门,有几次差点出门,又因故未去成,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想出门。走得最远的是杭州,是培训,我自己一个驾车。说起培训,在宁波足足一月,创造我工作以来的脱产学习最长记录,只是没有住宿,天天驱车来回。
 
今年,写博热情减退,除了每周整理微博,已经无法支撑一周一个记录。不记得有谁说过,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有些话不能说,更无法写,干脆就不写了。
 
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周六,应该是个休息天。可我没能休息。一大早去溪口,见证我曾倾注大量心血的教堂落成。晚上,又去雪窦山保障领导撞钟。下山的时候,就该是2017年了。在这个博客中回顾过去的一年,已经养成习惯,今年也不例外。这个文章发出的时候,我还在山上。感谢经常来光顾这里的朋友们,我照例会在山上祝您和您的全家:平安,健康,幸福,顺利!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送别2016年
  1. avatar

    每周都来看看博主认认真真的周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