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周记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06年第十一周的事情
  (3月12日-18日)

  12日 植树节,现在条件好了,不大讲究这个了,已经有两年没去种树了。不过现在的山林,比过去年年都种的时候要好得多。
  冷空气来袭,昨天夜里下了一夜雨。中午去溪口方向拍片,看到山顶有积雪,想去相量岗,路边看到李花开了,到雪窦寺后折返至亭下,看到李花开了三分之一左右,没多久,飘起了雪花。去年的3月12日,也是下雪,积得还挺厚,今年没积。
  全国两会继续,有代表、委员又提“行政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部门利益法制化“的问题。这在中国是个非常奇特的现象。法律法规由部门起草,特别是开始的一些,没有经过广泛讨论就匆匆出台,出台之后就发现,原来这些法规事先都打了埋伏,一执行,管理的内容不要了,留下的就是收费。哪个部门的头有能量的能耐,就看他能不能立个收费项目,然后以法律的名义向老百姓收钱。包括许多资源费、补偿费,对生态、自然倒没补偿多少,全补偿到部门的腰包和个人的口腹中了。政府的许多腐败,许多失信之处,都是以法律的名义进行的,不能不说这是法制的悲哀,民主的悲哀

  13日 今天相量岗上面的雪积得跟冬雪似的,白天气温也异常低,大概在0度左右了。
  博客浏览人数过3万了。
  全国政协会今天闭幕了。人代会还在开。有代表提出,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达2000多亿元,几乎和2006年的国防开支相近,要求严格控制。控制公车使用,已经被提了多年的老话,有的地方率先实话了改革,节约的目标肯定是达到了,但听说出了一些问题。主要是领导的车贴发得比工资还高,甚至超过了普通职工的2-3倍。本地实行车改的地方补200多元一月,难怪老百姓要有怨言。现在有个共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时间仅占三分之一,其余时间分别被用于领导和司机的私事上。可是在测算补贴的时候,却是按照全额测算的,车子主要是领导用的,当然补贴也主要补在领导头上了。现在车改的主要障碍是领导,领导听说出了问题,当然是不要改了,保持现状对他们来说,当然是最好的。车改还有一个问题是法理问题,听说只有地厅级以上可以配车,那么县处级以下发车贴当然是不合理的,不能发当然也就不能改,这也正中领导下怀。所以车改是肯定大大地后退了。车改一退,车子就升级了,单位大院里的车子前几年还是灰扑扑的桑塔那的天下,现如今已经漆黑锃亮一片了。要不是有20万元和2.0两个硬指标扣着,恐怕早就是奔驰宝马的天下了。有人算过,一个县级政府正科局级部门头头,在本地的行情,薪水6-7万元;车子20万元可以用五年,每年折旧4万元;养车费用2-3万元;司机工资2-3万元(有的可以到4-5万元);请客应酬吃饭签单一星期一次,一个月3000-4000元,一年也得5万元;2-3年年出国一次,平均每年1万元;境内一年出差1万元。这样算下来,支出大概得17-20万元,这个数字还是相当的保守的。难怪如果有人想出年薪30万元请去当老总,那也是绝对不会去的。

  14日  一个好天,早晨冷,中午起就升温了。下午偷偷跑到亭下湖边拍摄李花,却遇透视不好,远山灰蒙蒙的。
  上午,全国人大会议结束。然后召开总理记者招待会,这已经成了惯例了。实际是一次总理的施政演说,收视率要比人大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高。上午外面回来,看了五分钟,正好听到温家宝总理在说,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给了政府最大的支持,但是温总理说他在任三年,最痛心的没有解决好就医上学住房等问题。总理的言辞是恳切的,表情是严肃的。但是这三个问题中,住房问题可能跟经济有关,但是上学和就医的问题,就不是经济问题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学生也能上得起学,恢复高考之后,大学生能够基本免费上学,反而到了现在,国家负担不起少负担点,却还要通过学校挣钱,说这是政府失策是不为过的。医疗就更离谱,公费医疗是浪费国家的钱财,并且是高价医疗的助推器。没有公费医疗的老百姓更象是砧板上的肉,任医院的宰割,这个就不是经济的问题了,医院消费水平早走到经济的前面不知多少路了。政府要正视现实,更要重视解决。好在义务教育段的免费已经快实行了,不知道医疗会走向哪里?

  15日 天又下雨了,中午传来消息,溪口旅游学校传来消息,两学生打架,其中一人被刺身亡。学校的周边的治安令人担忧,学校内也一样不可乐观。今年换届,单位又要进行述职述廉了。
  今天是中国的第16个“中国消费者权益日”,央视不例外地举办315晚会,继续揭露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典型案例,并接消费者的举报。应该说,现在央视晚会的轰动效应已经没有像最初办晚会那么热闹了,因为中国的消费者保护法律体系已经日趋完善,消费者的保护意识也有增强,商家的信誉意识也有很大提高,许多问题可以在平时得到解决。但是,随着消费者的成熟,坑蒙拐骗者的手续也在不断提高,有的部门,如医院等,借着信息不对称的强势,他损害消费者的手段更加隐蔽,消费者维权的难度也更大。还有一些垄断行业,如电信、移动、成品油等,俨然是老大模样,尽管连人代会政协会也讲,但他就是按兵不动,一副舍我其谁的姿态,在这些行业面前,消费者无论如何强硬不起来。中国人要真正成为消费“上帝”,路还很远。

  16日 两会结束了,有关两会的话题还在继续。政协会快结束时,会议透露消息,说有很多政协委员缺席会议,有的甚至没有请假,其中特别点了张艺谋和巩俐的名字。有人质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为什么就要请这些没有责任感的人来当呢?人大代表还好点,是逐级选举出来的。真的没有太有责任感的人,选民也不大会选他,而且全国分配到各地就那么几个名额,人大代表可以为地区摇旗呐喊,地方上也不会浪费。政协委员则不同了,基本上是指定的,社会各界可以推荐,全国政协认可了就是了,因此,名人们特别喜欢当,当上了是不是履行责任那则另当别论。其实,在地方,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地方政协也很感头疼,威胁说如何常不来开会,不提出提案,就要换人。同想到全国政协也是同一个样子。这里可以分析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些人是不愿意扔掉自己的事业来搞政治,对他们来说,自己的事业是第一位重要的,民众的事情自然有人管,自己不操心,自然也会有别人操心。二是这些会议起的作用有限,一届委员任期五年,许多问题,提了又提,每年都是同一个调子,也没见得有多大改进,委员觉得提不提也无所谓,反正没有什么用。所以说,要解决这些问题,根本的是要改进制度。要让政协会议起到相当的地位,要让委员们的话也算话,另一方面,推行政协委员,也要自下而上,真正让关心民众民生的人上去,真正替老百姓讲话。当然上的政协委员要政协委员要不辱使命,把民众的托付当成回事。

  17日 卫生部长商强今天提出,要加快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建设。不仅要让特别困难的农民能够得到重点保障,还要研究扩大农民受益面,体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普惠性。农村合作医疗,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有着相当深的印象。人民公社时期,每个村都有一个赤脚医生和一个医疗站,每天晚上医疗站是村里比较热闹的一个地方,农民白天劳作时受了一些小伤,都要到这里进行上药包扎,有个头疼脑热的,配几粒药也照样能解决问题。赤脚医生对一些觉毛病一般都能对付,基本上每个人生病了都可以得到初步医疗,这是中国特色的医疗保健体系的巨大成果,连西方发达国家也感到非常惊奇,中国能在生产力如此低下的情况下,在最落后的农村地区基本实现卫生保健服务。然而,随着1978年农村承包经营的推开,农村集体经济迅速崩溃,根本无法支撑起这个制度了,渐渐地,赤脚医生也开始实行承包,随后改叫乡村医生,有些文化程度比较低的因为通不过文化技能考试失去资格,有的村因为没有一定的业务量支撑,乡村医生改行做其他事情去了,加上大医院,乡镇卫生院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对这些医疗保健站不再支持,最体现中国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卫生体系瓦解了。九十年代中期,曾经参加过一次一次调查,那时候不仅村级卫生基本消失,就连乡镇卫生院也生存困难。当时国务院总理李鹏曾经向联合国表态,要在2000年让中国人人人享受基本卫生保健,搞的却是改水、改厕。当然 也是一个成果,但是农村的医疗保健,到了本世纪初,终于让中国人吃尽了苦头。2003年非典爆发后,中国农村竟然没有人来做这件事情。从哪以后,中国才开始重视农村的卫生保健体系建设。另外一个原因是,在当今情况下,估计中国有98%怕生病了以后看不起病,有半数以上的农民寅了这后实在挺不过去了才会去医院看病,有好大一部分,估计生了病就在家里等死了。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悲哀。前年开始,宁波开始搞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效果是可观的,尽管学有许多农民不相信,但是确实解决了一部分生病人的困难。绝大多数老年人是非常赞同的。当然,农村医疗卫生问题要解决,远不是那么一个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农村的看病难问题、保健服务问题,对农民来说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中国农村的医疗保健服务体系建设,任重而道远。

  18日 中国法院网昨日消息,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袁宝璟雇凶杀人案当事人,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兄弟于昨日上午在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注射执行死刑。袁宝璟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后,通过经营黑小麦掘是第一桶金,通过资本动作,收购兼并大量国有企业,最后成了亿万富翁,据说拥有资产30亿元,后因杀人被处死刑。在中国转型时期,有许多奇才通过规范或不的动运作,使自己的资产在短时期内取得爆炸式的增长,这种现象,前些年被学术界称为民营企业家的“原罪”,就是说,没有几个民营企业家的钱是来得清清白白的。就是小本经营的,他也是通过盘剥工人的工资,或者偷税漏税等手段取得超额利润的。这一现象也并不奇怪,许多港商,现在是中国政府的座上宾的,过去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的祖先的经历也并不光彩,但是基本上取得成功者的,后来都会以某种方式赎回“原罪”,如向社会捐资,扶助弱势群体,投资环保或者生态,设立基金会等。中国的富翁们钱来得太容易了,过去又实在太穷了,因此,一富起来就不知道了自己挣钱是干什么用的。因此,有的人的原罪还会演变为真罪。袁宝璟是一个极端的特例,其他现象,如钱多了去吃喝嫖赌得,那真是多如牛毛了。现在的现状是,偶尔有一个清清白白的老板、富翁,那是要被当作稀有动物来看待的。

  今年的周评到此结束,下周起开始日述。有则记之,无则不记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最后一个周记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