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老人杨孝恺--寿星谱(五)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3 条评论

2009-01-28_215837-0.jpg
  春节前的一天,和朋友在溪口镇上采风。街边护栏上靠着一位老人,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拍照片,我们随口问他:您在这里晒太阳还是看风景?

  老人说,我以前住这里,现在来看看曾经住过的地方,镇上都变啦!

  我一听有戏,问老人:您现在不住这了?

  老人的话匣子让我简单一问就打开了,通过跟他半个小时的交流,老人的故事让我弄清楚了大体。

  老人姓杨,叫杨孝恺,出生于1928年,这了年虚岁就82了。在溪口,杨家不是一个小姓,杨孝恺是孝字辈的,现在可以算是溪口杨姓中的“族长”了。不过他不是在溪口镇上出生的,他小时候的家在溪口镇后一个叫东山的小山村。那个村里的杨姓祖先从溪口镇头搬迁到山上去看护山林,开垦种地,繁衍后代,他们与溪口镇上的杨姓同宗同脉。这种情形在奉化很常见。记忆中,他每年清明都要挑着东西跟着父亲到溪口镇上祖宗的墓地祭拜。

  1947年,杨孝恺19岁的时候,进入鄞奉汽车公司工作,在溪口车站当差。鄞奉汽车公司是由蒋介石的舅舅毛懋卿创办的,杨孝恺是溪口车站中最年轻的伙计。1949年蒋介石下野后住在溪口,吃的海鲜如牡蛎、青蟹、蛏子啥的,都是通过他们公司的车子从邻县宁海带进过来的。所以,他每天都要往蒋家丰镐房送东西。一般都是站长批条,他带了东西,凭条子进入,然后在厢房把东西放下后,让人在条子上签收后再出来。时间长了,门口站岗的哨兵都不检查他的条子了。看到他来,手一挥就让他进去了。

  杨孝恺说,当年溪口镇上住了不少达官贵人。他的大女儿出生时,由于自己年轻,啥也不懂,什么准备也没有,是住在溪口镇上的一个棠云籍的师长的太太帮助接生的,还送了他女儿很多的衣服。

  解放后,1951年,当时的军事管制委员会要调杨孝恺到宁波当车站站长,可是他不敢上任,说自己不识字,没文化。组织上说没关系,没文化可以上夜校实习。这样他边上班边上夜校,读了两年书,扫了盲,可以应付工作了。

  1957年,杨孝恺被调到余姚工作。一次出差的时候,遇到一家工厂失火,他勇敢地冲入火海救火,没想到那是个火药厂,炸药爆炸了,他被严重烧伤,生命垂危。当时的县委书记杨光明说他是救火英雄,指示一定要把他抢救过来。他被送到上海得到了很好的救治。当地的报纸还刊登了他的英勇事迹。伤愈后,听说指示救他的县委书记杨光明已经调到新昌工作,杨孝恺还特意去拜访道谢,却因为人家去杭州开会了,没碰到。

  后来,杨孝恺又调到镇海交通系统工作,还任车站站长。以后他一直要求调回奉化家乡工作,却因为发生了“文革”,老干部们被打倒了,调动一事被搁了下来。文革结束后,老干部们得到平反后,他的调动要求才得以实现。1977年,他调回奉化工作。

  杨孝恺回奉化后,当时主管交通的副县长邬烈民要他主持修建奉化汽车站。杨孝恺回忆,当时碰到了安置土地征用工等难题,邬副县长还亲自协调,给予了很大支持。

  奉化汽车站建好后,他要求病退。但是组织上说,你退休可以,但把溪口汽车站建设的事情办完了再休息吧。因此,1980年代初,他又主持修建了溪口汽车站,到1983年建成。

  杨孝恺感慨说,溪口汽车站建好后,他就真正退休了,退休后在奉化定居,一直没回过溪口,这已经有二十六七年时间了。这些年奉化城乡面貌变化真大,溪口汽车站已经拆了,奉化的汽车站也搬迁到城外围了。杨孝恺说,当年建溪口车站时,他想把车站建得离镇区远些,15亩土地已经征用好了,后来,还是邬副县长指示说,溪口车站建得离镇区太远,镇区会冷落的,他亲自协调,与当时的林业部直属的溪口林业学校调换了土地,把溪口车站建到了武岭门下。现在溪口旅游发展很快,车站所在地要改建成广场,所以拆了。

  对过去溪口镇上的景象,杨孝恺老人记忆犹深。他说溪口过去就是一条老街两排房子,房子前后不是沙滩就是坟滩,现在全变了。老房子虽然拆了很多,但方位还可以看来。有的老房子还在,回忆起来很有意思的。

  杨孝恺生有三女一男,分散在溪口或者奉化居住,算起来,大女儿在溪口出生刚好是60年,早已经退休,大女婿明年也要退休。儿女们过日子都没问题。
 
2009-01-28_215837-1.jpg
  说起老溪口,杨孝恺老人眉飞色舞。

 
2009-01-28_215837-2.jpg
  杨孝恺老人在1970年代末主持修建的奉化汽车站。如今功能已经改变,并且被列入了拆建计划。
  
2009-01-28_215837-3.jpg
  杨孝恺老人在1980年代初主持修建的溪口汽车站,已经于2008年初拆除,原址改建成了武岭广场。
  
2009-01-28_215837-4.jpg 
  这张照片打算改日送到杨孝恺老人府上,想再听他讲一些有关过去的故事。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交通老人杨孝恺--寿星谱(五)
  1. avatar

    感谢螺旋藻同学,有时间一定前云叨扰。

  2. avatar

    没问题,我随时恭候您的电话!
    叶老的耳朵是不太好,手和耳朵并用吧,我父亲对他熟悉,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近几天我父亲在林校住着,开学到宁波去了,他在更方便点。

  3. avatar

    林校有一位百岁老人—叶子华老师,俩夫妇都健在。有心趣的话可采访一下。我愿提供方便,15958877567
    [reply=大道,2009-01-31 11:52 PM]非常感谢!去年下半年有一次差点成行,后来有事没去,听说他的耳朵不行了,得手谈对吧,我记下了你的电话,我去的话一般都是双休日,有问题吗?[/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