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三十六湾村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2009-01-06_003435-0.jpg
   元月二日下午,再次来到三十六湾村。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给村里人送旧影新照的图片版《三十年回眸》一书,书中收录了这个村的故事。另个一个是去考证一下这个故事中的一位主人公姓名的具体写法。博友杨野认为我说的这位主人公的竺清钅监(两字连写)的最后一字“应该是鑑,同鉴定的鉴。”,我觉得有必要去核对一下,以免给人家弄错。

  这天下午阳光很好,风却有点大,山上的气温比平地上要冷许多。我先到村里去找老会计,老会计的儿媳妇说他到溪口求人给隐潭庙写字去了,不在家。再问了村里人,请他们带我找竺清钅监家,上次探访的时候没到他家,这次正好看望一下。竺清钅监正在院子外一块空地的苗圃地上忙活,深身沾满了泥巴,见我到来,赶紧领我到院子里,泡了茶水,递上中华烟,我们就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聊起了天。

  这次我比较仔细地问了一下他的情况。他说他今年61岁,有两个儿子,都搬到溪口镇上住了。儿子们在村里也搞了一些苗木,平时不回家。他除了在村里搞些花木外,10多年前,还在隔壁的余姚四明山租地种花木,把那个村的花木生产也带起来了。问起村里的收入,他说,三十六湾人居家过日子都没问题,不过,2008年明显感觉花木销售困难,价格也低了不少。他笑说,没想到金融危机也影响到我们农民了。不过,听说2009年下半年经济会好起来,不知道到时候他们的花木形势会不会好转。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要搞些建设就比较难了。

  说到刚刚到手的画册,他说当年拍这样照片的时候才30岁光景,时间过得真快。我问他名字的写法,他肯定我写的没错,他说这字简化字电脑中打不出,但繁体可以打出来。奇怪的是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打出来了的。我说那有可能是人家在电脑字库里自造了字。

  聊了一会儿,怕影响他干活,我告辞出来。在村里的小晒场上,看到一些有人在晒太阳聊天,一大帮孩子在玩耍。村里人说,村里在奔跑的,都是外地打工者的孩子,村里人的小孩都住到镇上念书去了,只有到了节假日才可以看到几个。我想,过上几十年一百年,也许,村里人都住到城镇了,这些外来打工的会变成新的村民。上推至几百年上千年,我们的祖先也是这样从北方迁移过来的啊。
 
2009-01-06_003435-1.jpg
  画册上的主人公竺清钅监和他的孙子。
 
2009-01-06_003435-2.jpg
  他的孙子在我进来前正在做作业,这会儿他说不做了,收起课本去玩了。他在溪口镇上念小学五年级,元旦放假到爷爷处玩。
  
2009-01-06_003435-3.jpg
  竺清钅监家整洁的院子。
 
2009-01-06_003435-4.jpg
  村里人在晒场上晒太阳聊天。
 
2009-01-06_003435-5.jpg
  这群孩子全是外来打工人员的后代。村里花木地上的许多活都是他们的父母干的。
 
2009-01-06_003435-6.jpg
  这样的游戏,本地的孩子很少有人玩了。
 
2009-01-06_003435-7.jpg
  这个小女孩的跳绳功夫了得,一分钟能跳200多个,赢得了村里人的一致赞赏。看得出,孩子对自己的这个技艺很是得意,连续表演了好多次让我们拍。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再访三十六湾村
Not Comment Found